张灵甫妻子去割韭菜时,他一枪杀了她,为何?

其实,在娶吴海兰之前,张灵甫早在1923年便在家人的安排下,和第一任妻子邢凤英结为夫妇。

张灵甫出生于西安乡下,家境不算殷实,但长辈凭着见识,很早就送他到西安古城读书。

张灵甫聪明好读,凭着优异的成绩,顺利考进了西安最好的中学——长安中学。

张灵甫不仅好读,还喜好书法。

在他入读长安中学后,经常到附近的碑林里去临摹碑帖。久而久之,他的书法在西安城里颇有名气,以至驻军在陕西的国军元老级人物于右任,都曾称赞他为奇才,并在他以后的人生中,对他多有指点。

1923年,张灵甫考上了北京大学历史系。

同年,听从家人的安排,与邻村姑娘邢凤英结婚。

此后,由于家庭变故,张灵甫因经济困难,未能完成学业。

当时,民国政府为了培养革命军队才创立黄埔军校不久。在于右任的建议下,张灵甫考入该军校,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张灵甫毕业后,被编入国军21师。

不久后的北伐战争给了张灵甫崭露头角的机会。

他在战场上英勇无比,且很有谋略,因此在北伐战争结束后,对他赏识不已的第一师师长胡宗南便点名要他。在他调入第一师后,胡宗南更是对他器重有加,视为心腹。

在胡宗南的提拔下,张灵甫被委任为第一师独立旅第1团上校团长。

这时的张灵甫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和当时的许多国军军官一样,张灵甫并不拒绝再娶一房太太,何况他和邢凤英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包办婚姻。

1933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张灵甫认识了出生于四川广元的年轻姑娘吴海兰。

吴海兰本是小镇上的人,家里是开铜铺的,靠打铜器为业,经济上还算宽裕。

难能可贵的是,在那种封闭的小镇上,吴海兰的父亲居然没有重男轻女,而是送她去县城学堂做了女学生。

年轻漂亮,又有知识,这就成了小镇上的一道风景,说媒的更是多得要把吴海兰家的门槛踏平。

张灵甫见过吴海兰后,对她很满意。

吴家也觉得,张灵甫虽然比女儿大了10岁之多,但女儿能嫁给一个军官做太太,以后必然生活无忧。所以两边说定,张灵甫和吴海兰就于当年冬天成了亲。

温柔贤惠的吴海兰,把张灵甫照顾得颇为妥帖。二人婚后过了一段浓情蜜意的生活。一年后,还生下了女儿张清芳。

1935年,奉国民政府命令,张灵甫远征西北。

在这一期间,吴海兰和其他第一军的军官家属一起被安置在西安古城,留守后方。

不曾想,就在这年冬天,吴海兰好不容易盼回久战在外的丈夫,没想到,却丧命于他的手枪之下。

一时,“团长古城杀妻”一案,在西安闹得沸沸扬扬。西安女界坚持要为吴海兰讨还公道,甚至还惊动了宋美龄。

那么,张灵甫为何要杀吴海兰呢?

一种说法是“不贞”。

据张灵甫的同事说,张灵甫之所以会枪杀吴海兰,是因为当时张灵甫的同事一句玩笑话。

当时,张灵甫有位同事回西安探亲归队,张灵甫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太太?

同事打趣说,看到了,你太太穿着旗袍,和一个穿西装的小伙子正准备进电影院看戏。看他们的举止,相当亲热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况张灵甫一向性格偏激。所以当他听说吴海兰“不贞”后,二话不说便请了探亲假。

回家后,吴海兰如往常一样,问他要吃什么?

张灵甫喜食面食,便说要吃点饺子。

吴海兰便到后院菜地去割韭菜。

张灵甫尾随而至,在吴海兰的身后对着她的后脑开了一枪。

(王玉龄旧照)

另一种说法是“通共”。

张灵甫第四任妻子王玉龄后来回忆说,张灵甫之所以杀吴海兰,是因为吴海兰“通共”。

原来,张灵甫在探亲时发现,吴海兰偷拿了他的军事文件。

不管张灵甫怎么盘问,吴海兰就是不说出她拿走文件的理由。

虽然没有证据,但吴海兰的态度,让张灵甫怀疑她与共党有关系。再加上担心影响仕途,气急之下,张灵甫射杀了她。

尽管说法不一,但作为当事人的张灵甫,一直对杀妻一事讳莫如深,从没有给过一个说法。因此吴海兰之死,也就成了一桩谜案。

吴海兰死后,她的哥哥吴正有为她鸣冤叫屈,四处告状。

但是张灵甫是国军将领,地方政府官官相护,所以张灵甫依然逍遥法外,继续在第一团做他的团长。

万般无奈之下,吴正有找到西安女界,请求她们主持公道。

当时正值女权主义兴起,在这个当口,居然有女子无辜丧命,在女界看来简直是“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的再现。

义愤之下,女界联名“上疏”宋美龄,请求严惩杀人凶手张灵甫。

当时,宋美龄和蒋中正为了提高国民道德和精神,才在南京设立“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并极力宣传“妇女是家庭的原动力”等新思想。

在宋美龄和蒋中正看来,张灵甫杀妻不仅触犯了国法,还违背了新生活运动的初衷,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于是,在蒋中正的亲自过问下,本想保张灵甫的胡宗南,只得让他“主动自首”,以争取宽大处理。

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裁决,最终判处张灵甫死刑,但是不久后却又改判10年徒刑。

不过,由于张灵甫是蒋中正的得意门生。在蒋中正的暗示下,他在狱中也并没有像普通犯人那样受苦,反而是读书写字,修身养性。

1937年,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下令,监狱中除“政治犯”外,恢复所以在刑官兵的官职,并上战场戴罪立功。

张灵甫得以恢复自由并奔赴战场,而他杀妻一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参考史料:《张灵甫之谜》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