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唱不尽十里洋场,一代歌仙陈歌辛

《夜上海》是三、四十年代老上海最流行的歌曲之一,它出自于被誉为”一代歌仙”的天才音乐人陈歌辛之手,当年的老上海人人皆知这首歌。

前尘往事:唱不尽十里洋场,一代歌仙陈歌辛

陈歌辛,一九一四年九月出生在中国上海南汇,他原是印度贵族的后裔,后来被母亲过继给一户膝下无子的陈姓人家。

他自幼喜爱音乐、戏曲和文学。少年时期师从犹太音乐家弗兰克尔学习音乐基础理论及声乐、钢琴、作曲、指挥等。他曾经在上海一些中学教授音乐,并创作歌曲。

陈歌辛是20世纪初期,继黎锦辉之后,中国流行乐坛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是三四十年代老上海,人人皆知的著名音乐人,当时他是百代唱片公司最器重的作曲家之一,被人们誉为”一代歌仙”。

三、四十年代的老上海,十里洋场一片繁华,人们都喜欢在闲暇间到百乐门舞厅、扬子饭店等处娱乐休闲、享受歌舞,整个上海被浓厚的音乐艺术氛围包围着。陈歌辛就是在这样富有浓厚的艺术文化气息中孕育而生的音乐家。

当年陈歌辛的作品捧红了很多歌星,那时候像龚秋霞、李丽华、白光、姚利、周璇都非常喜欢唱陈歌辛的作品。

尤其是周璇,她还尊陈歌辛为师。据陈歌辛自己说过,他的作品有三分之一是由周璇演唱的。

被人们称为”华语流行音乐教父”的罗大佑,他一直把陈歌辛视为偶像,经常演唱陈歌辛的老歌。导演王家卫也是陈歌辛的”铁杆粉丝”,他曾经完美的把陈歌辛的作品融入到电影的音乐里,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前尘往事:唱不尽十里洋场,一代歌仙陈歌辛

五十年代,一位造诣颇深的音乐家,俄国贵族后裔盖德洛夫曾在中国一次音乐爱好者集会上大声地说:

“你们那么崇拜杜那耶夫斯基?你们知道吗,中国有位音乐家创作的抒情歌曲,十倍于杜那耶夫斯基呢?!”大家惊问:”是谁?”盖德加重语气一字一顿地说:”陈-歌-辛”!从此陈歌辛又多了一雅称:”中国的杜那耶夫斯基”。

陈歌辛一生中共创作了二百多首作品,可谓是一个多产的作曲家。他那热情奔放的因子里,也混同了江南的温文尔雅。

同时,上海中西交融的文化环境,孕育了他的国际思维。陈歌辛的创作有如神助。他的代表作有《夜上海》、《玫瑰玫瑰我爱你》、《苏州河边》、《春之梦》、《永远的微笑》等。

1934年,陈歌辛与金娇丽喜结良缘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让你的笑容,永远那样……这首传世名曲《永远的微笑》,当时是由周璇演唱的,是陈歌辛送给妻子金娇丽的情歌。这首歌曲包含了陈歌辛对金娇丽的深情厚意。

1930年,黎锦晖在上海创办了明月歌舞团,陈歌辛成为明月社的钢琴教师。当时,陈歌辛温文尔雅,英俊潇洒,但他的生活却十分勤俭,他在女中教音乐时,穿着很朴素,但他的才华深深打动了他的女学生金娇丽。

金娇丽是个富家千金,又是学校的校花,那时,她年仅16岁,陈歌辛19岁,两人相爱并组织了家庭。婚后 他们有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陈钢是著名音乐家,有著名作品《梁祝》,小儿子陈东是男中音歌唱家。他们可谓是音乐世家了。

罗大佑曾经在一次演唱会上唱了很多陈歌辛的歌,同时还和陈歌辛的大儿子陈钢合作演唱过这首经典歌曲《永远的微笑》。

罗大佑说:”我最喜欢这首歌,我在结婚时就唱这首歌,虽然我的婚姻失败了,但这首歌永远在我的心中。”可见这首歌在罗大佑心中的分量。

陈歌辛和妻子金娇丽的生活幸福美满,婚后的第二年他就投入到了音乐和歌曲的创作中。

从那以后,陈歌辛的创作一直处于巅峰状态,象《蔷薇处处开》、《夜上海》、《梦中人》、《可爱的早晨》、《渔家女》等经典作品,一首接一首。

根据陈钢的描述,在他幼年的时候,经常看到父亲半夜里兴奋的叫醒母亲,展示他的作品,并得意的说”明天一拿出去,全流行”。

陈钢说:”父亲写歌称得上神速,有时一个晚上能写出三四首来,这些歌曲都在上海滩的酒吧歌厅里传唱,据说当时上海有四十多个大小电台,有时会同时播放陈歌辛的新作呢”。

当年陈歌辛刚刚20出头就已经名扬上海滩了,他的音乐作品旋律节奏充满了中、西方不同的风格和元素,创作了大量的流行音乐和电影插曲,让业界人士刮目相看,民间广为传唱。

陈歌辛也是一位爱国的热血青年,在抗战期间他创作了大量的关于春天的作品,鼓励人们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还写了许多抗战歌曲,比如:《度过这冷的冬天》, 他也因此大难临头!

1941年12月16日深夜,日本宪兵扛着冲锋枪冲进了他们家把陈歌辛抓走关进了”七十六号魔窟”。他受尽各种酷刑,三个月后才被保释出狱。

出狱后他以春为主题创作了不少经典作品,在他春天的花园里绽放了两朵美丽的花,蔷薇、玫瑰。

《蔷薇处处开》是电影《蔷薇处处开》的主题曲,1942年由著名电影演员、歌手龚秋霞, 主演了影片并演唱了这首歌曲。曲调轻快优美,很快在民间流传开来。

他还在1944年创作了《凤凰于飞》和《不变的心》等经典作品。

当年日军撤离上海时,陈歌辛创作了一首《恭喜恭喜》,作为庆祝歌曲广为传唱,流传到今天演变成了经典的贺岁曲,现在每逢过年啊,世界上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能听到这段欢快的曲子,总能让人感到亲切和温暖。

这首《恭喜恭喜》就是邓丽君演唱的。

在陈歌辛的作品中还有一首歌曲《玫瑰玫瑰我爱你》,那真是创造了他一生创作的传奇。

《玫瑰玫瑰我爱你》这个作品极具传奇色彩。当时是由上海歌星姚莉首唱,风靡老上海各大歌舞厅,电台等。

但在二战结束后,两个美国人把歌词翻译成英文,在20世纪40年代期间,美国最著名的爵士歌手弗兰克•莱恩把它唱遍了全美,在1951年,它竟然登上了美国流行音乐排行榜第一名。从此这首歌唱响全球。这首《玫瑰玫瑰我爱你》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第一首被译为英语,而传遍全球的经典名曲。

陈歌辛享誉全球的玫瑰传奇,是以花为主题展开创作的。在他的作品里还有许多著名的以花为主题的歌曲比如:蔷薇花、玫瑰花、白兰花,还有著名歌曲《花样的年华》等。

能感受这难忘的旋律里充满着力量,尤其是周璇的金嗓子演绎出那别样的风情。正是因为这充满力量的作品,才让王家卫导演的经典影片《花样年华》能够直接从这首歌曲里汲取灵感,并且深深的打上了陈歌辛的印记。

陈歌辛就是这样通过春天、花朵与爱情用音符谱写出他的精神世界。创作出了一曲曲经久不衰的作品。

前尘往事:唱不尽十里洋场,一代歌仙陈歌辛

陈歌辛不但是作曲家,他还集诗人、词人、乐队指挥以及男中音歌唱家于一身。

他曾经与中国现代舞的开山鼻祖吴晓邦一起合作了中国第一部音乐剧《西施》。

他也曾把诗歌修改成歌曲《初恋女》,他还在光明歌剧院开过独唱音乐会。他指挥过交响乐队,还为电影制作音乐,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进过音乐学府深造,完全凭着天赋和勤奋,创造了自己不朽的音乐人生。

陈歌辛不朽的音乐人生从1946年以后发生了大转折,这一年陈歌辛应夏衍之邀,一家人来到香港,之后过了四年春意安然的生活。这也是他从”七十六号魔窟”监狱出狱后过的最充实自在的生活了。

1950年,夏衍在上海担任文化局长,邀请陈歌辛回上海,陈歌辛再度应邀回到上海继续他的音乐工作。

重回上海后,陈歌辛为上海多家电影制片厂担任音乐制作。后来没多久,音乐界就开始了批判”黄色歌曲”的运动。陈歌辛的歌也成了黄色歌曲。就连《蔷薇处处开》这么鼓舞人心的经典歌曲也被称为黄色歌曲。

到了1957年9月陈歌辛被打成了右派。随后陈歌辛被发配到安徽山沟里的白茅岭劳改农场。

那时,陈歌辛的家人也受到牵连,大儿子陈钢被冠以”右派孝子贤孙”的骂名;二儿子陈铿是数学奇才,原来在复旦大学,竟被送到江西去喂猪;小儿子陈东年龄尚小,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女儿陈小丽则终日一语不发,夫人金娇丽扛起了全部的生活重担,过着暗无天日的艰辛生活。

陈歌辛在安徽白茅岭劳改农场的三年里,金娇丽每逢过年都不远千里冒着漫天风雪,一路跌跌撞撞的奔赴白茅岭与他“团聚”。那时他们相聚只是短暂的一夜,那种环境里他们只能苦中作乐,用刚洗过旧鞋的泥水放在小铅桶里煮开,泡茶喝,然后,茶还没有喝完,队里的哨子却又吹响了,就必须得离开,金娇丽只能一路哭到家。

昔日的”歌仙”陈歌辛,变成了安徽白茅岭劳改农场的劳改犯。他要在食不果腹的情况下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饱受精神打击和肉体的折磨。他的妻子金娇丽每次辗转来到白茅岭,看见心爱的人瘦得皮包骨头的样子,心如刀绞。饥饿、病痛、寒冷时时折磨着他,音乐,成了一个遥远、模糊和抽象的东西。

1959年的一天,陈歌辛突然被生产队里的大喇叭唤醒了,里面放着优雅、细腻而又激情四溢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作曲何占豪、陈钢。陈歌辛依稀听到了这些词语,他激动的高喊着:”陈钢,那不是我儿子吗?”

当时,陈歌辛无比兴奋,他给金娇丽写信,希望要一本儿子签过名的《梁祝》总谱,他说要给儿子提些建议。正在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的陈钢,在当时的高压环境下被迫与父亲划清了界限。金娇丽没敢为这事儿去惊动儿子,她买了一本总谱,带着它来到白茅岭。

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陈歌辛看到这本没签名的总谱时是怎样的”悲喜交加”,更没有人知道,陈歌辛要给儿子提些什么样的建议。

陈歌辛蹲过日本人臭名昭著的76号牢房,还进过国民党的监狱。

1961年初,据一同在白茅岭农场的电影导演白沈说, 1961年那个寒冷的冬天,陈歌辛孑然一身倒在白茅岭的荒山野雪之中。他在病痛的折磨与饥寒交迫中离开了人间,他那颗为音乐澎湃的心脏在1月25日这一天停止了跳动,他的生命只存在了46年。

才华横溢的音乐天才、老上海的”歌仙”就这样悲惨的永远离开了他曾经向往的故土。

1962年,金娇丽来到白茅岭,她带去了一只小小的木箱,独自的在那没有墓碑的墓地里,捡回了陈歌辛206根遗骨,还有陈歌辛留下的一盏煤油灯和一句“你要保重”的叮咛。

之后,在漫长的岁月里,伴随金娇丽的只有丈夫留给她的那些歌曲以及儿子陈钢的“梁祝”,凝聚着陈氏父子对自由美好生活的追忆,化为美丽的蝴蝶翩翩飞去……

如今老上海的经典音乐岁月似乎渐渐被人们淡忘,而只有在记忆中才能寻找那段历史,那段属于老上海的历史,那段属于陈歌辛的纯真音乐时代的历史。

文:松竹散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