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耻之日——说点与“九.一八”有关的那些事儿

作者:维扬之水

窗外飞着连绵寒肃的秋雨,偶有雨珠儿扑入,转瞬无影无踪。历史的长河渺渺悠悠,似黄鹤飞过的白云千载,古今兴亡多少事,都如秋日的万里碧空,自清自净,自己舔着伤口哭泣。独有这丧权失地的九.一八,年年今日,萦绕于心,伴着偶有响起的防空警报,于荡荡长空中放眼一恸!

国耻之日——说点与“九.一八”有关的那些事儿

幼时喜看《光明日报》的连载,每到周日,守在一尺多高的报纸堆边,一张一张不厌其烦地翻找着,只为找到那个连载《张学良与赵四小姐》。文中所写的张大将军那份痴情,那份浪漫,那份温柔,那份豪气,那份隐忍,对青梅时节的小女孩子来说,不啻是最美好的偶像。

可无论是北平舞会的惊鸿初现,北戴河畔的英雄救美,还是逃婚东北的浪漫多情,都没有盖过张将军经办国事的无能,没激起他体内的男儿热血,英雄气概。在大烟的熏陶中,在吗啡的控制下,他一天天沉沦在春风陶醉的夜晚。

1931年9月18日,日本驻中国东北地区的关东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借口所谓的“柳条湖事件”,突然向驻守在沈阳北大营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由于东北军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当晚日军便攻占北大营,次日占领沈阳。日军继续向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的广大地区进攻,短短4个多月内,12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5倍的中国东北全部沦陷,3000多万父老成了亡国奴。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到底是不是蒋下令不抵抗,不是关键。对张学良来说,做为一方诸侯,守土有责,“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民国时的军阀们派系林立,许多部队对老蒋都是面服心不服,完全可以命下属勇猛还击,御敌于国门之外。

可他并没做任何反抗,放着许多的飞机大炮和先进枪弹不用,在九.一八事变后带着当时中国最勇猛的几十万东北军仓皇撤回关内,把3000万家乡父老,128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留给日本人去剥削糟蹋。难怪被当时的文人写诗讥讽,“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正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竟然没脸反驳。

可张毕竟是个有脸有皮的人,在后来的热河之战,他开始反抗日军,只是有心无才,身体又不行,一个打着吗啡对敌的病弱将军,在风头正盛的日军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再往后,文中写道,他痛改前非,命赵四小姐拿着手枪挡在门外,拦住外面的亲人,把自己一人绑在屋里惨叫7天戒掉毒瘾。在国人的愤怒下,解职到欧洲考察,当然也不排除结识墨索里尼那个漂亮女儿。

所有的污点,在西安事变振臂一呼那刻,都结束了,一场扑天大雨,洗刷掉所有罪责。张学良的一生,恰如一道闪电,所有不堪的过往,所有的悲凉情怀,都在西安事变那一刻得到升华,从一个被世人唾骂,遗臭万年的败国之子,变成一个悲天悯人,舍身取义的民族英雄。

那时的我,有多么的同情他!看着他送蒋之后的被囚,看着他夫人于凤至的大度从容,看着他与赵四小姐在几十年风雨共担之后的修成正果,看着赵夫人似深谷中的一朵幽兰,雍容绽放的笑脸,感动的泪眼哗啦。

不得不佩服,一支文人的好笔,能写出多么美的爱情,能塑造出多么高大的英雄形象!寿高则辱,最伤心的莫过于英雄白发,美人迟暮。只能感叹一句,张大将军活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被网友们一通乱扒,连年轻时那些风流韵事,带年老后被赵夫人好好守着,看着,怕他再惹传奇的烂事儿都给扒拉出来。好在他去了,带着许多说不得的秘密。那些国仇家恨,那些一往情深,那些风华绝代,那些英雄梦想,千古悲凉,都随着他的离去,化为过眼烟云。

而我年纪也痴长几十岁,不复有幼时那份单纯与梦想。故事不过是故事,真也罢,假也罢,感谢有它们的无私陪伴,让我成为一个有回忆可说的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