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越剧十姐妹”不同于现在的艺人“组合”,这不是一种商业运营的行为,而是十位进步的女性艺术家为了理想和正义自发团结起来的“组合”。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越剧界已人才辈出,流派纷呈。在新旧时代的十字路口,有一群从旧社会底层成长起来的越剧演员,她们决心与旧社会决裂,用自己的越剧艺术、越剧事业造福社会,惠及他人,和社会的黑暗力量叫板。她们就是由那时的当红越剧艺人们组成的“越剧十姐妹”。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越剧十姐妹1947年合影。前排左起:徐天红、傅全香、袁雪芬、竺水招、范瑞娟、吴小楼。

后排左起:张桂凤、筱丹桂、徐玉兰、尹桂芳。

当时上海的文艺界鱼龙混杂,艺人的生存处境也并不乐观。越剧作为一个“后起之秀”的剧种,虽然历史不比其他戏曲悠久,但因为改革起来没有包袱,新编剧目多样,通俗易懂,很快就在上海的娱乐界占有了一席之地,很多艺人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戏班。但即使是这样,她们还是不得不忍受戏院老板的压榨。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越剧电影《祥林嫂》中,袁雪芬饰演祥林嫂

1946年,越剧演员袁雪芳的雪声剧团将鲁迅先生的《祝福》改变成越剧《祥林嫂》,引起轰动。这部由袁雪芬、范瑞娟等当红演员主演的剧目是越剧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它第一次把鲁迅的名著搬上戏曲舞台,促进了越剧的改革,促进了越剧与进步文艺界、新闻界的密切联系,引起了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对越剧和整个地方戏曲的重视,可以说是越剧姐妹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始觉醒,所进行的一次艺术实践活动。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范瑞娟:越剧小生范派创始人

明明是可喜的事情,但袁雪芬等演员因为和反动势力“对着干”,遭到了严重的威胁。袁雪芬说:“1946年5月,我们雪声剧团将鲁迅先生的《祝福》改编成《祥林嫂》,搬上越剧舞台后,紧接着又演了《洛神》。但越剧改革遭到了恶势力的反对,这年8月27日,我离家去电台播音,刚走到路口,窜出一个人将一包粪对我劈头抛下。之后又收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由于一些合作者另有打算,剧团无法按期演出新编剧目,我又不甘屈服于老板走回头路。”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张桂凤:越剧老生张派创始人

很多时候艺人们是身不由己。当时的袁雪芬已经成立了雪声剧团,红的发紫的“摩登老生”徐天红自己有一个剧团,竺水招、尹桂芳等演员也是家喻户晓。即使是这样,她们的演出仍然受到戏院后台老板的盘剥。演员们疲于奔命,老板们见利忘义。为了越剧的前途,袁雪芬觉得,必须要有越剧演员自己的剧场,并且要建立学校培养接班人。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徐天红:越剧老生徐派创始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于是她千方百计联络了一批当红的越剧演员,准备发起为剧院筹集资金的演出活动。1947年7月29日,在袁雪芬的牵头下,越剧界的一批知名演员在上海大西洋西餐社签订了一份联合义演的《合约》,发起人共有十人,除牵头人袁雪芬还有尹桂芳、徐玉兰、竺水招、筱丹桂、张桂凤、吴小楼、傅全香、徐天红、范瑞娟。为了使合约有约束力,她们还聘请了律师平襟亚先生在合约上签名。不得不说这一份合同的理念真的很“现代”!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竺水招:越剧花旦与小生竺派创始人

当时袁雪芬为了凑齐这些人也是费了苦心的。范瑞娟、傅全香、徐天红、张桂凤、吴小楼五人在事前就已经因与袁雪芬合作过而相识了。徐天红和吴小楼同意这项计划后,袁雪芬又通过她们约见了尹桂芳和竺水招,她俩和袁雪芬会面后,都连连点头同意,同时还提出号召观众认股投资以增加资金等建议。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徐玉兰,越剧小生徐派创始人

徐玉兰当时还在病中,有吐血的症状。听闻这个消息后,她说:“这是越剧界的大事,我一定参加!”而筱丹桂,也就是当时大红大紫的“越剧皇后”,被迫与国泰大戏院的老板张春帆同居的她,处处受到张的限制。当时的张春帆有求于袁,为了让筱丹桂能参与进来,袁雪芬以此说服了张春帆。十姐妹里另外几位,范瑞娟和张桂凤与袁共事多年,自然是极力成全。傅全香是她的同科班师妹,也一口答应了。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1958年傅全香和陆锦花主演的《情探》

为筹措资金建造剧场,十姐妹联合义演的剧目,是根据法国大仲马小说《三剑客》和中国古典小说《东周列国志》改编的《山河恋》。该剧分上、下两集,由南薇、韩义、成容编剧,南薇导演,韩义舞美设计。周宝财任主胡,竺纪扬任司鼓。戏中吴小楼饰梁僖公、竺水招饰绵姜、徐玉兰饰纪苏公子、张桂凤饰黎瑟(后因张生病,改由徐慧琴饰)、筱丹桂饰宓姬、尹桂芳饰申息、范瑞娟饰钟兕、傅全香饰戴赢(后因傅生病,改由张云霞饰)、袁雪芬饰季娣。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1930年代的上海外滩

1947年8月18日上海的各大报纸上,登载了由十姐妹联合署名的启事:

为创设越剧学校建造实验剧场筹募基金定,于8月19日(即明日)起假座“黄金大戏院”联合公演历史宫闱巨献《山河恋》至希各界光临赐教。各方友好惠赠花篮等礼品概行恳辞至希谅察。

1947年8月19日下午,《山河恋》在黄金大戏院首次公演。时值戏院主人周信芳歇夏,正是空档。一开始商定,演出一个星期,座券分福禄寿三种,票价定为10万、5万、3万,很快就销售一空。《山河恋》的联合义演在上海戏剧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各报刊发表了数以百计的文章。田汉以《团结就是力量》为题,在《新闻报》上对这一壮举进行了高度赞扬。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1930年代的上海外滩

不曾想,迫害随之而来。8月28日晚,国民党上海反动当局将“勒令停演”的公文送至黄金大戏院后台。第二天,袁雪芬、尹桂芳、吴小楼和汤蒂因到国民党社会局与当时的局长吴开先面对面说理斗争,最后争取到了继续演出的机会。《山河恋》获准继续演出,直演到9月12日才结束。不幸的是,筱丹桂在演出后因为积极结交进步人士,筹划改革剧团而被张春帆怀疑与人有私情。在和张的争执后,年仅29岁的她服毒自杀。当时的上海越剧界有“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之说,“一桂”说的就是筱丹桂。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筱丹桂

她曾经饰演《十美图》中的严兰贞、《再生缘》中的孟丽君、《碧玉簪》中的李秀英、《梁祝》中的祝英台等角色。

筱丹桂的死和张春帆的恶霸行径燃起了越剧界的怒火。10月16日,大殓之日,全上海34家越剧场子全部停演日场,以表示哀悼和对恶势力的抗争以及强烈的愤怒。前来吊唁者达5万余人。为了替死者申冤,袁雪芬、吴琛与众越剧姐妹正式向法院起诉,控告张春帆逼死人命。迫于舆论压力,国民党当局将张春帆拘捕。但不久,又将张无罪释放。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依法将张犯逮捕,根据其所作所为,以反革命恶霸罪将其镇压。

民国“女团”越剧十姐妹和她们的《山河恋》

邓颖超、袁雪芬和周恩来

1946年周恩来在上海看了越剧。事后,他对上海文化界地下党组织的于伶、刘厚生同志说,这次到上海来,看了越剧,出乎意外。这些女孩子都是农民的女儿,受到迫害,进了城市,生活上起了变化,其中有人追求进步。党要主动去接近她们,团结、帮助她们,引导她们进步,因为她们有广大的群众基础。在党的关怀下,刘厚生等一批新文艺工作者进入越剧团体工作,促进了越剧在编剧、导演、音乐、舞台美术和表演等方面不断革新、发展,使越剧成为综合性较强的而又富有自己特色的剧种。

本文参考:路云亭,乔冉编著《浮世梦影 上海剧场往事》

蒋中崎著《越剧文化史》 图文编辑:留岁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