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妾受尽屈辱,他长大当上督军,坚决不纳妾

在古代家族之中,妻妾的差别是很大的。妻者,齐也,意思就是家里的女主人,是对家庭事务具有决策权的。而妾只能算高级女仆,不光没有娘家,生的孩子都不能算自己的。在古代的礼法上,妾对于正式夫妻来说,只是一个奴婢。民国风云人物谭延闿,就是一个庶出的孩子。

谭延闿的母亲是谭家好友的丫鬟,有天跟随主人到谭钟麟家做客,收拾东西的时候无意打坏了谭钟麟家中的摆设。谭钟麟见这个丫鬟性格温顺又灵巧,长得也漂亮,就向好友要了她做小妾。嫁进谭家后,她连饭桌都不可以上,怀孕的时候也不行。谭家老爷吃饭的时候,她只能在一旁端茶倒水,大气都不敢喘。

母亲是妾受尽屈辱,他长大当上督军,坚决不纳妾
谭钟麟

不过幸运的是,在谭家,嫡子和庶子就几乎没有区别。在家庭内部,嫡庶出身的孩子对家里的财产具有同等的继承权。在晚清,嫡出和庶出完全不影响社会地位,同样科举考试同样做官。

谭延闿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母亲是小妾而受到影响,他是十足十的学霸,22岁就中举人,24岁中会元,还是会试第一名,是晚清最后一个会元。

之后又做了翰林,辛亥革命之后成为第三任湖南都督,手握大权,还担任过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等职位。

母亲是妾受尽屈辱,他长大当上督军,坚决不纳妾
谭延闿

不过就算儿子这么天赋异禀,谭延闿和一家人吃饭时,他母亲也只能站着给人夹菜,儿子都吃完了,母亲才能捡剩菜。

直到谭延闿高中大清最后一科进士时,彻底光宗耀祖。他的父亲才让母亲坐下吃饭。

谭延闿的母亲去世的时候,他作为是湖南督军,也是呼风唤雨权倾地方之人了,但他却遇到了母亲不能从正门抬出去的伤心事。

他对自己母亲的丧事颇为坚持,因为母亲是妾室的身份,在去世后族人只准妾室的灵柩棺材走侧门。

为了让母亲走的风光一些,谭延闿直接躺倒在棺材上,逼迫抬棺材的人走正门,并叫喊:“我谭延闿死了,抬我出殡!”

以自己为筹码来让谭家人让步,这样一番折腾,他母亲的灵柩才得以走大门出殡。

据说受此刺激,谭延闿一辈子不纳妾,只和老婆一双人,妻子死了也不再娶。


谭延闿的政治生涯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谷,但是在个人感情方面,他却一直坚持一个想法,是不折不扣的专一好男人。

1895年,谭延闿和门当户对的方榕卿成婚,婚后两个人育有二子四女。谭延闿在外学习做官,养儿育女和照顾老人的责任都落在方榕卿肩上。

谭延闿从小目睹母亲因为不是正室太太而受尽屈辱,于是便下定决心,绝不纳妾,从一而终。

1920年方榕卿去世,他便立誓不再续弦,之后孙中山想和他结亲,就介绍自己老婆的妹妹给他,结果谭思念前妻,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

母亲是妾受尽屈辱,他长大当上督军,坚决不纳妾
谭延闿妻子方氏

谭延闿在妻子方氏离世之后,不仅不近女色,还写了不少悼亡诗,在《谭祖庵先生手写诗册》就有纪念亡妻方氏的有14 首。

其中一首“往事惊心已十年,又回残梦向灯前。空教儿女营斋奠,可有知闻到九泉?”最为出名。

世家门阀倒下的那一刻,妻妾嫡庶这些概念都已经不重要了。谭延闿一生看够了母亲被这种观念所累,能够坚守本心,坚决用自己的行为同这种传统糟粕作斗争,实属不易。

参考文献:

[1]谭延闿,《谭延闿日记》,2018,中华书局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