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从来不缺大哥,死后葬八宝山的仅此一人?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被他雇佣做法律顾问,

孙中山——与他一起拜把子称兄道弟,

蒋介石夫妇——视他为座上宾毕恭毕敬,

毛泽东——郑重邀请他登上开国大典,

周恩来——为他主持追悼会入葬八宝山,

而他,既不是将军,也不是学士,仅是一个黑帮老大。

那么,这个不一般的黑帮大佬姓甚名谁,又是凭什么能如此叱咤风云呢?

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旁的司徒美堂

锄强扶弱的“黑帮”大佬

1880年3月,茫茫的太平洋上,火轮船“卡力”号正奋力向美国西海岸航行。下等船舱里,几个年轻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他们的“淘金梦”。

“听说那里一个月就能挣30块龙洋,够我娶个媳妇了。”“我听说啊,那里遍地都是金子,淘个一两年回来,还不吃香的喝辣的!”

角落里,一个脚踏木屐、身穿布衣、拖着一条辫子的少年听得津津有味。他拽了拽自己手中的布袋,想着即将到达的那个地方,心里充满了希翼:有了钱,阿妈就不用每天为无米下炊发愁……

这个少年,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洪门领袖司徒美堂。

司徒美堂

当时才12岁的司徒美堂万万没想到,刚刚踏上旧金山的码头,他就被美国流氓用马粪抛了一身。他的“淘金梦”被这 “见面礼”击得粉碎,美国不是他想象的人间天堂。

当时,美国社会掀起了一阵强大的“排华”逆流,华人备受歧视,被骂作“黄猪”,经常遭到美国流氓欺负。

在同乡的介绍下,司徒美堂在旧金山中央大道一个叫“会仙楼”的中国餐馆当厨工,每天工作16小时,月薪只有12美元。

那时,常有吃“霸王餐”的美国流氓光顾中国餐馆,不仅白吃白喝,还砸店打人。很多华人都敢怒不敢言,司徒美堂却是嫉恶如仇的性子。

年强气盛,学过功夫的他,毅然加入了当地的洪门致公堂,那一年,他才仅仅17岁。

虽然加入了“黑社会”,司徒美堂却依然在餐馆洗碗打杂,并没有寻衅滋事的想法,平静的生活使他十分知足。

毕竟在中国连吃饱都是件困难的事,可老天爷并没打算让他过的安稳太平。

有一天,一个醉鬼故意来“会仙楼”捣乱。这个又高又壮的白人流氓吃饭不给钱就算了,还抓起椅子乱砸东西,把店里华工打得四处躲藏。

司徒美堂见状上前阻拦,那家伙仗着身强力壮,抡椅子照面打来,司徒美堂闪身躲过,顺势将他扫倒在地。

几年来积累的屈辱和怒火在这一刻喷发而出,司徒美堂未等这家伙爬起来,一脚踢中他的下巴,身子凌空飞起,膝盖猛顶在他胸口上,接着左手“锁喉”,右拳猛击在他太阳穴上。这家伙头一歪,没声了。

一个中国人竟然打死白人?简直就是天大的事,一时之间他轰动了全美。

毫无意外,他被判了绞刑,他的人生似乎要戛然而止了,然而这却偏偏是他传奇之路的开始。

毕竟,此时的司徒美堂也算是有“背景”的人,洪门致公堂当即出面力保他,聘请最好的律师为他辩护,说他是自卫过当。

在洪门人士的大力营救下,他仅蹲了10个月牢就被放了出来。

这个牢没白蹲!一战成名!

作为一个敢打死白人的华人,那对于当时饱受欺凌的华人来说,就是英雄般的存在,从此,他在美国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经过这次事件后,他意识到,华侨要想在国外取得发展,改变这种寄人篱下,任人宰割的命运,那只有团结自助。

于是他在波士顿成立“安良工商会”,大家尊称他为“洪门五叔”。

在他的领导下,安良堂迅速发展,极短时间内就跃升成为了,洪门致公堂下最强势的组织,在全美31个城市设有分堂,成员达到2万多人。

但这个帮会,却从来不干坏事,而是以“锄强扶弱, 除暴安良”为宗旨。

如此行侠仗义的“黑帮”大佬,确实不一般!

司徒美堂

由于黑帮办事总是会触及法律,司徒美堂就专门请来了大量的律师,其中就有富兰克林·罗斯福。

当年的罗斯福还只是一个小律师,司徒美堂请他在安良堂担任法律顾问。这法律顾问,罗斯福一当就是十年。

罗斯福为人公道,对安良堂的法律事务尽心尽力,且不狮子大开口要太多钱,甚得司徒美堂好感。在十年的交往中,俩人成了要好的朋友,友谊持续终生。

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后,才辞去安良堂法律顾问一职。在他当总统期间,华侨有什么事情,只要司徒美堂写信给罗斯福,他都很快写亲笔信答复,尽力帮助解决。

罗斯福白宫官方画像

为祖国革命出钱出力

除罗斯福外,孙中山也是他的好朋友。

1904年,孙中山以洪门“洪棍”的身份前往美国宣传革命时,在司徒美堂家住了5个月。

在家,司徒美堂是孙中山的厨子,为他做饭;外出,司徒美堂则是孙中山的保镖,护卫他的安全。

当时,清政府驻美国的一些外交官员想暗杀孙中山,司徒美堂得知后,当即放话出来,谁敢动孙中山,就是跟他的洪门兄弟过不去。

在与孙中山相处的日子里,孙中山时刻关心祖国命运的志向令司徒美堂钦佩不已。他毅然开始支持孙中山革命,不仅出人出力,还出钱。

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同盟会急需15万美元的经费,孙中山急得寝室难安。司徒美堂知道后,积极奔走,想尽办法帮忙筹到这笔巨款,连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和维多利亚的四所公堂大楼都典押了出去。

辛亥革命爆发后的第三天,司徒美堂在纽约街头遇见了孙中山,得知孙中山急于回国,却连区区的路费450美元都没有,又是司徒美堂为他凑足回国的路费,送他上船。

后来,孙中山电邀司徒美堂做总统府监印官,司徒美堂却严守洪门宗旨,功成身退,以“不会做官”为由婉辞了。

虽辞官不受,对国内革命的支持却始终没有终止。例如,为了支持国内的反袁、反日斗争,旧金山、波士顿、纽约大部分致公堂成员不仅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还捐出了商埠中一半的“铺底”。

然而,袁世凯一命呜呼之后,接着上台的北洋军阀比起袁世凯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司徒美堂后来曾回忆道,当大家筹集好钱物,准备汇出之时,“一查中国还不曾有个抗日政府,钱寄回什么地方去?大家没有主意,不得不把钱再分回给华侨”。

这件事情深深刺痛了司徒美堂,他意识到,广大华侨和致公党成员迫切需要一个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来领导他们自卫、反抗和谋生,并支持国内的革命斗争。

1925年,五洲洪门第四次恳亲大会在旧金山召开,来自美洲各地、香港、澳门和上海等地的洪门组织代表参加了会议,决定以洪门致公堂为基础,成立中国致公党。

随后,美洲凡有致公堂的地方,都相继改堂为党,致公党的组织很快遍布美洲、亚洲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31年10月,致公党在香港举行了第二次代表大会,决定将致公党总部迁至香港,旧金山原址改称中国致公党美洲总部,由司徒美堂任主席。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四个多月后,又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以蔡廷锴、蒋光鼐为首的十九路军奋起抗击。消息传至美国,司徒美堂倍感振奋,立即组织洪门成立筹饷机构,为十九军募捐。

淞沪会战结束后,司徒美堂又亲自率领华侨代表,万里跋涉,回到祖国,带着美国侨胞捐献的款项和物质,慰问十九路军将士。在阵亡将士的追悼会上,司徒美堂代表侨胞敬献了花圈。

“七七”事变爆发后,司徒美堂辞去所有公私职务,专门负责“纽约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的工作。

他不顾自己已是70岁高龄,每天上午10点开始工作,至深夜12时结束,每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风雨不误,五年如一日。

抗战期间,“筹饷总会”共募集了1400多万美元,仅当时的纽约一地,广大华侨平均每人就捐了近1000 美元。

且司徒美堂是当时纽约地区为祖国捐款最多的十七位华侨之一,他领导的安良堂是纽约华侨社团捐款最多的侨团。

我司徒美堂就好惹吗?

作为积极抗日的爱国者,司徒美堂在江湖中的影响力举足轻重,受到了当时国共两党的敬重,日本法西斯则对他恨之入骨。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他通电蒋介石表示:反对分裂、坚持团结,反对投降,坚持抗战。

1941年冬,他回国活动,受聘中国国民参政会华侨参议员。

途经香港时,日本特高科头子矢崎了解司徒美堂的底细,派人召他到特务机关去威胁利诱,强迫他出任维持会长,企图利用他出面组织香港帮会,协助日军搞“强化治安”。

当时司徒美堂已届75岁高龄,表现出的却是高度的民族气节。他对矢崎说:“我已年逾古稀,不想在入土之前背黑锅,那样犹如贞妇白头失守,半生之清苦俱非。所以我决意不当什么维持会长。”

特高课很想杀掉这个倔老头,但碍于香港帮会势力大,不敢贸然下手,只好忍气吞声将他放掉。司徒美堂在洪门弟兄的帮助下,化装冒险潜离香港,偷渡到了大陆。

到达重庆后,蒋介石夫妇对他毕恭毕敬,到访必迎,出则亲自搀扶到门外,并许以国府委员之职,力邀他加入国民党。

但他却委婉的告诉蒋介石,自己是因爱国回来的,而不是为做官回来的。

他说:“谁能在国家于危难中, 救人民于水火者,我就拥护他,支持他。”

司徒美堂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重庆,经陶行知等人介绍,他两次拜访周恩来,相谈甚欢。

江湖从来不缺大哥,死后葬八宝山的仅此一人?
周恩来、邓颖超和司徒美堂

或许是接连驳了蒋介石的面子,国民党后来对司徒美堂的态度异常冷漠。

抗战胜利后,司徒美堂率领各地致公堂代表,准备回中国积极参与祖国的建设大业。

可不料,在与蒋介石面谈之中,蒋介石不仅不认可美洲致公堂为辛亥革命和八年抗战作出的重大贡献,反而对司徒美堂在美洲“私自组党”大为不满,对他“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还政于民”的主张更是极为恼火。会谈不欢而散。

相比之下,两天后司徒美堂与中共代表周恩来的会见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周恩来不仅对他回国表示欢迎,还向他介绍了解放区的情况,大生产运动的辉煌成功,并邀请他到解放区参观。

两相对比,司徒美堂开始疏离国民党而接近共产党。

司徒美堂与毛泽东

1947年,国民党单方面召开国大,司徒美堂拒绝当代表。杜月笙替蒋介石游说,威胁司徒美堂:“蒋叫你当,你就当,他不是好惹的人。”

司徒美堂拍案而起:“我司徒美堂说不当就不当,告诉蒋某人,难道我司徒美堂就好惹吗?”

1948年,司徒美堂公开声明拥护中国共产党及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组建人民民主政府的主张。翌年1月20日,毛泽东发函邀请司徒美堂回国参加政协会议。

回到祖国的司徒美堂,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热情欢迎。他作为美洲华侨代表,参加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并参加了开国大典。

后来,还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以及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等职。

开国大典结束后,司徒美堂又一次要功成身退。但经过毛泽东、周恩来的挽留,司徒美堂终于留了下来。

80多岁的他,面对重新站起来的中国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积极参加了许多重大的社会活动。

他说:我的心是年轻的。 我很高兴我最后还能为,我们国家的繁荣和自由,贡献我微薄的力量。

1955年5月8年,司徒美堂因突发脑溢血在北京去世,享年89岁,他传奇的人生,就此画上句号。

他去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世界,全世界的华人都为之悲痛不已。

周总理亲自为其主持追悼会,中国侨联主席廖承志在悼词中说:“他一生所走的道路,反映着国外爱国侨胞,从鸦片战争以来所走的道路。”

随后其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安葬。

江湖上从来不缺大哥,但能在变幻莫测的时局中,一直稳坐龙头大哥这把交椅,并受到国共两党政府的尊重和礼遇,死后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大哥,应该唯独他一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