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有一次张学良坐着小汽车去找张伯苓,汽车在一条土路上转来转去,怎么也找不到“张公馆”。几经周折才在一条晒满羊皮、散发着恶臭的陋巷中找到张伯苓的简陋平房,这使张学良感叹万分。

“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张伯苓是中国现代职业教育家,私立南开系列学校创办者,被尊为“中国现代教育的一位创造者”。

张伯苓说:“教书不能发财,办教育也就不能发财。”张伯苓始终保持教育的纯洁性,努力“使学校成为世界上最干净的地方”。他主张:私立不私有!他一不多收或乱收学生费用,二不卖“文凭”,三不借办学肥己。

张伯苓出于复兴中华爱国心在天津创办了南开大学、南开中学、第二南开女中,又在重庆创办了南开中学。他白手起家创办这4所学校,其经费是从社会上一点点募捐而来,由此他得了个绰号:“化缘和尚”。张伯苓募集了数百万资金,他自己分毫不沾,凡是捐款全部建账登记,账目放在图书馆供人查看,完全公开。他说,谁要查学校当月的账目,我在5分钟内就可以告诉他。

“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有一次某要人的儿子要入读南开,以貂皮、鹿角作为见面礼物。张伯苓只让他参加考试,并退回礼物:“既承厚意,理应敬谨拜受。不过收受后再将令郎考取,虽无清弊,在他学生闻知,恐即不免猜疑,实属多有不便。”有些无法拒绝的人情,张伯苓就顺水推舟,以双倍学费收为“试读生”,试读一学期或一学年,不及格就得走人。

张伯苓一生清廉,他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工资。他作为有名望的大学校长,教师的工资最多已达到300元,而他的工资却一直固定在100元。抗战前,张伯苓只拿南开中学工资,不拿南开大学工资;抗战时只拿西南联大工资,不拿重庆南开中学工资;抗战胜利后只拿南开大学工资,不拿别处工资。

他因公出差只坐三等车厢,在市内开会常常步行前往,旅店也专捡最便宜的住。他出门必带臭虫药,因为他下榻的旅馆往往臭虫很多。

1944年,南开建校40周年暨张伯苓70岁寿诞之际,南开校友总会发起“伯苓四七奖助基金”募捐活动。本计划募捐40+70=110万元,但社会各界反响热烈,最终捐款总数达600余万元,创造了当时中国教育捐款的最高纪录!

“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张伯苓退休后,没有了工资,全靠三个儿子赡养。1950年9月,张伯苓辗转从重庆经北京抵达天津,很快就有人对他说:“南开是人民的南开,跟你张伯苓没关系了。1951年他辞世时房无一间、地无一亩,亦无存款,口袋中仅有6元7角钱,这就是他的全部遗产。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主任张健披露,张伯苓逝世前曾说:“我死后一定要埋在南开,要看着南开。”追悼会后,部分负责人留下来讨论此事。南开大学党支部称,现在南大的同学与张伯苓的关系不深,同学们认为南大是人民的,不是张伯苓的,因此最好不要葬于南大。

曾为张伯芩撰写遗嘱和悼词的黄钰生附和说,现在南大代表落后势力的仍有一部分群众,如葬张伯苓于南大,可能会使落后势力更加嚣张,更恐怕进步群众有意见!(周利成《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的最后岁月》)

“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张伯苓已去世十多年,“文革”时仍在劫难逃。红卫兵踏平张伯苓夫妇的墓地,砸碎墓碑。张家后人只得拣出遗骨火化,骨灰先后迁至公墓、祖坟、家中壁橱内。张伯苓孙女、南京大学教授、第七八九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孙媛贞悲叹:“从那时起我的祖父母就死无葬身之处了。”

1979年9月底,张媛贞因公出差到天津,回母校南开大学转一转。虽然临近10月17日校庆,虽然“文革”结束近三年,依然抹杀历史。“在校园里所有的宣传橱窗里看到的,凡谈及南开校史,介绍南开的内容里都没有了祖父的踪影,只有严修先生。”(张媛贞《纪念张伯苓逝世五十周年──忆祖父身后二、三事》)

“南开之父”张伯苓的贫穷与富有,他们不懂

附录:张伯苓(1876.4.5-1951.2.23),原名寿春,字伯苓,后以其字行世,天津人,中国现代职业教育家,私立南开系列学校创办者。西方戏剧以及奥运会的最早倡导者,被誉为“中国奥运第一人”。张伯苓早年毕业于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后获得上海圣约翰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名誉博士,曾受教于美国教育家、哲学家杜威、桑代克等人。  1948年6月,曾出任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张伯苓把教育救国作为毕生信念,先后创办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南开女中、南开小学和重庆南开中学,接办四川自贡蜀光中学,形成了著名的南开教育体系。

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六任院长,有两位是南开学校的学生,1948年,民国中央研究院选举中国第一届院士,81人中就有9位来自南开学校的学生,他们分别是:姜立夫、陈省身(数学),吴大猷、饶毓泰(物理学),殷宏章(经济学),汤用彤(哲学),李济(考古学),萧公权(历史学),陶孟和(社会学)。后来,毕业于南开学校的梅贻琦也被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新中国成立后,共和国两任总理周恩来和温家宝,同样也是毕业于南开。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