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原题:我为什么同情蒋介石

娶了宋美龄之后信奉基督教的蒋介石先生,虽执掌民国最高权力,威风无双,但性格却十足儒派。也许怪他运气不好,竟然经常碰到作风刚强、性格自我的名士学者,把他弄得灰头土脸。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刘文典)

因研究庄子而出名的大学者刘文典,被誉为“世上最懂庄子的人”。1928年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蒋介石视察安徽大学时,校园到处冷冷清清,并没有出现所希望的那种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场面,因为刘文典认为,”大学不是衙门,不需要向权贵献媚。”

      学校发生学生风潮,蒋介石亲临安庆。他专门召见相关人员,痛加训斥,指出这次学潮是“安徽教育界之大耻”。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自然首当其冲。可他并不知“罪”,见到蒋介石只称“先生”,不称“主席”,扫了对方颜面。

     蒋介石寒着脸要刘文典交出学生领袖名单,要对闹事分子严惩不贷。刘文典根本不卖账,还将蒋顶上南墙:“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

     蒋介石怒而大骂:”刘文典,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东西?简直一个封建遗老!不把你这学阀撤掉,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

早年曾任孙中山秘书的刘文典毫不退让,回道 : “提起总理,我和他在东京闹革命时,根本还不晓得你的名字!”说到激烈处,两人互相拍桌大骂,一个骂”你是学阀”,一个骂”你是新军阀”。

     刘文典原本就有“狂人”之名,这次的对骂事件更是让他名声大噪,以至在社会上流传开了各种版本的“刘蒋对骂”故事。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熊十力

蒋介石过50岁生日这天,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邵力子出面请来哲学大师熊十力到总统府祝寿,想利用”熊圣人”的名望来为自己涂脂抹粉。寿宴开始时,熊十力旁若无人,毫不谦让地坐了正席,狂饮饱食一阵后,故作疯言醉语。

     邵力子或许不知,“十力”者,佛家之术语,用来比喻佛祖有超群的智慧、广大的神通和无边的力量。世间出了一个叫做熊继智的人,径直把这两个字取来做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还动辄自称“熊十力菩萨”,委实牛气冲天。

酒酣之际,众高官显贵争相写贺词为蒋公歌功颂德。轮到熊十力,他哈哈大笑了一阵后,挥毫疾书了一首如下的《倒宝塔诗》:

脖上长着瘪葫芦,

不花钱买篾梳,

虮虱难下口,

一生无忧,

秃秃秃,

净肉!

熊十力写罢,又是一阵狂笑,提着裤子装着尿急的样子夺门而出,扬长而去。蒋介石看着那首倒宝塔诗,面红耳赤,哭笑不得,只能陷忍不发,吃了一记哑巴亏。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马寅初

     “不屈不淫征气性,敢言敢怒见精神。”这是1941年3月重庆《新华日报》送给马寅初先生60寿辰的贺幛寿联,马敢于犯上的性格由此可见一斑。

     留美博士马寅初抗战时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兼中央大学经济系主任,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指责孔祥熙大发国难财。

一天,蒋介石召见重庆大学校长叶元龙,狠狠训斥他:”你真糊涂,怎么可以请马寅初当院长?你知道他在外边骂行政院长孔祥熙吗?他骂的话全是无稽之谈!他骂孔祥熙就是骂我。”末了,蒋介石说:”下星期四你陪他到我这儿来,我要当面跟他谈谈。他是长辈,又是同乡,总要以大局为重!”

     叶元龙怕碰钉子,让自己的侄子去向马寅初转达蒋介石的意思。马寅初一听,火冒三丈地说:”叫我去见他?我不去!让宪兵来陪我去吧!”又说:”文职不去拜见军事长官,没有这个必要!见了面就要吵嘴,犯不着!再说,从前我给他讲过课,他是我的学生,学生应当来看老师,哪有老师去看学生的道理!他如果有话说,就叫他来看我!”

蒋介石知道后很生气,又无计可施,只好对叶元龙说:”我是想同他谈谈经济问题。你回去告诉他,以后有时间,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但马寅初始终置之不理。蒋无奈,此事不了了之。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傅斯年

傅斯年一生精力投入学术和教育,抗战时期对行政院长孔祥熙贪赃枉法,以权谋私深恶痛绝。为保护孔祥熙,平息傅斯年的怒火,蒋介石专门设筵席,宴请这位“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傅斯年。

     宾主落座之后,傅斯年虽然跷起了二郎腿,但却没有半点不恭敬的意思。然而,接下来的对话,却让蒋介石颜面难堪,一众陪客大惊失色。

蒋介石问:“孟真先生信任我吗?”

“绝对信任!”傅斯年回答毫不犹豫。

此刻的蒋介石,满脸轻松,笑容亲切:“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用的人。”

     傅斯年瞬间就明白了蒋委员长设宴的目的。他突然血往上涌,斩钉截铁地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其实,上述对话是有背景的。早在1938年,傅斯年就上书揭露孔祥熙贪赃枉法,纵容夫人宋霭龄,让儿子与不法商人勾结。但是碍着那层亲戚关系,蒋介石一直对此不理睬。后来,傅斯年就千辛万苦地收集孔祥熙犯法的证据,准备在参政会上提出弹劾孔祥熙的质询案。

     事情的结果是,蒋介石无法说服傅斯年,无奈只能将质询案公之于众,并将孔祥熙罢黜了。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上面这张摄于1958年的著名旧照,蒋介石与胡适并肩而坐。画面上,蒋介石正襟危坐,服饰严整,身姿端正,保持了一贯的严肃和威仪,而胡适却二郎腿高跷,神情轻松,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殊不知,照相合影前,胡适在“中央研究院”院长就职典礼暨第三届院士会议上,同蒋公发生了激烈的交锋。

胡适对蒋介石发表的致辞极为不满,因为蒋介石要求“中央研究院”责无旁贷地担负起复兴民族文化的大任,“目前大家共同努力的唯一工作目标,为早日完成‘反共抗俄’使命,希望今后学术研究,亦能配合此一工作来求其发展” 。并且,蒋对胡适所宣讲的“五四价值”、自由精神之论也讥讽了一番,听得在场的一众学人心神不安。

     出人意料的是,胡适的答谢词以石破天惊的愤怒开头:“总统,你错了!” 胡适毫不客气地说:“我所谓的打倒,是打倒孔家店的权威性、神秘性,世界上任何的思想、学说,凡是不允许人家怀疑的、批评的,我都要打倒!”

蒋介石勃然大怒,拂袖站立,若不是张群、陈诚等人拉住,他肯定会踢翻座椅,扬长而去。蒋介石为此气愤至极,在日记上写道,这是他 “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横逆”、胡适“ 真是一狂人。” 他甚至气愤到睡不着觉。

前尘往事:民国文人为何敢于冲撞蒋介石

      必须承认,依着成王败寇的传统思维,人们编排蒋公的故事多少有一些添油加醋的成分,因此不可全信。但俗话却说无风不起浪,事情总是有一些根源的。联想到蒋公不喝茶(只喝白开水)、不抽烟、不饮酒、不打牌,粗衣淡饭的生活方式,情绪极坏时也只是轻声爆一句粗口“娘希匹”而已。

     唉唉,也不知是这位权倾天下的蒋中正先生心太软,还是那些风骨凛然的文人学士嘴太硬,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读者诸君,你看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