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原名李云鹤的江青,自幼聪慧,身材修长,面容姣好,是一个窈窕淑女。不过,由于江青的母亲是李家小老婆而在青少年时期受到歧视,叛逆和虚荣的双重性格在她的人生中烙印颇深。十几岁时的江青曾对黑暗的社会不满,她在青岛结识和跟随俞启威参加过革命活动,并在30年代前期一度加入过共产党组织。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江青与毛首次见面的搭线人,是一位名叫朱仲芷的女子

1937年8月,江青来到延安,并进入鲁迅艺术学院学习。艺名“蓝苹”的江青当时属于比较知名的左翼文化人,是奔赴延安的第一位明星。

据当时担任毛泽东机要秘书的叶子龙回忆,洛川会议结束的当天傍晚,他到院子外散步时遇见肖劲光、朱仲芷夫妇和一个青年女子在一起交谈。肖劲光为叶子龙介绍说:“她叫李云鹤,艺名蓝苹,是从上海来的进步青年,是个电影明星哩。”

这一天,中央和军委领导分别乘车回延安,江青穿一件浅蓝色旗袍,很显眼地坐在车厢里,搭便车同行。朴素大方的装束,窈窕的身材,俊美的容貌,灵动的眼神,蓝苹给毛泽东的第一印象应该是美好的。

第二天,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蓝苹”为自己起了新的名字—-江青。按照组织要求,新到延安的革命青年需要填写个人自传材料,她署名“江青”。

朱仲芷之父朱剑凡是湖南长沙人,与毛泽东有深厚交谊。来延安之前,朱家做好了湖南腊肉,让女儿捎给毛泽东。到延安第二天,朱仲芷给毛泽东送腊肉,蓝苹要求一起去。

据朱仲芷回忆:“江青跟我一块儿去的,也真见到了毛主席。可那天毛主席正好谈完话,在院子里踱步想问题,只和我们说了几句话,没有请我和江青进窑洞里坐。我不敢多打扰,就把江青带回来了。”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江青能够走进毛的生活,康生起了很大作用

1938年3月,与江青有同乡之谊的康生担任中央党校校长,还是负责保卫工作的社会部长,他的夫人曹轶欧担任中央党校干部处处长。中央社会部在离延安城西北8公里外的枣园村。

时过不久,康生就将江青从鲁艺调到中央党校学习,专门组织了一个小班,有江青、张茹之等五六个女同学。这个班直接由曹轶欧掌管。

当时延安文艺演出活动非常频繁,鲁艺戏剧系承担着主要任务。

1938年7月,建党纪念日和抗战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延安组织“抗战戏剧节”。7月7日延安举行纪念大会,上午各界群众冒雨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及死难同胞,毛泽东作报告,下午进行文艺演出,压轴戏为《松花江》。正式演出时,康生请毛泽东一起来看戏,坐在前排。演出完毕时毛泽东和康生到后台接见演员,当然特别接见了江青。

据叶子龙回忆,“有一天,江青找到我,把两张戏票塞到我手里,说是请主席看戏,要我也去。我把票交给主席,他真的去看了,是江青主演的平剧《打渔杀家》”。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不走了,好嘛,有地方住”

江青后来讲,康生曾找她谈话,说:主席一个人,生活上没有人照顾,你去关心关心。

此时,由于“吴光伟事件”的影响,毛的夫人贺子珍已到西安、新疆,准备去苏联。尽管毛做了多次工作,但性格刚毅的贺子珍执意不回来。

江青第一次到毛那儿时,毛望着她说:“你来能有什么帮助?”

“我可以管生活、家务。”说完,她就帮主席打扫屋子,把桌面收拾干净、整齐。这一次,毛没有留江青吃饭,她也比较拘谨,干完活就走了。

过了两三天,江青又去了,主席的屋子经过几天又乱了。她仔仔细细地打扫一番。之后,见主席衣服的胳膊肘破了,主动说:“我给你缝缝吧。”

据警卫员蒋泽民回忆:江青对主席很关心,照顾得也周到。主席工作累了,放下手中的笔靠在藤椅上休息时,江青立即给他点支烟,放在他手里,然后打开留声机,放一段乐曲。有时候,江青也给主席唱段京戏,她的唱腔不错,主席很欣赏。

不知从何时起,江青就住下不走了。主席说:“不走了,好嘛,有地方住。”

当时主席住着三间石窑洞,左边是书报室,中间是会客室,右边是他的办公室和寝室。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老子就要同她结婚,谁管得了,后天就结”

江青经常到主席那儿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大家议论纷纷,多有微词。

中央党校的学员们集体签名给党中央写信,坚决反对主席与江青结婚。上海市委也打来电报反对此婚事。当时在党校学习的人不少都是从白区来的,认为江青是演员,多次婚变发表于报端。中央党校的学员们写了两次信,要求时任中央书记张闻天转给毛。

中央党校的学生见写信不奏效,就派代表来见张闻天,说:这不是私人的事情。在中国,领导人的婚姻必然影响到政治。一定要张闻天向主席转达大家的意见。不得已,张闻天挑了一封口气较缓和的信,并附了一封自己写的信转交给毛。

当时,延安整风运动前,毛泽东还不是党的最高领导者,但却是延安最有个性的领导人。张闻天拿来的信在毛那里激起了巨大的波澜。据一些老同志回忆,在看到张闻天拿来的信后,毛把桌子一拍:老子就要同她结婚,谁管得了后天就结

不久,由毛设宴款待大家。请了许多人,唯独没请张闻天夫妇,就是因为张闻天转了那封信。

1938年底,贺龙从山西抗日前线回到延安,去看望毛泽东,毛又补请了一次客。席间,毛泽东让江青以夫人身份参加,招呼老伙计们吃菜,喝酒,抽烟。

后来,针对中央领导对毛与江青婚事的质疑,贺龙曾大吼说:“堂堂一个大主席,讨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谁再议论我枪毙了他!”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江青也曾是贤妻良母

坊间一度曾有传闻,说江青同毛结婚时中央有一个决定,不让她参加政治生活。据事后了解,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事。中央不可能通过这么一个东西,果真如此的话,依毛的个性也不可能同意!

时任组织部长的陈云后来回忆,他曾经找江青谈过一次话,说主席人家有老婆,并未离婚,你要注意啦。江青便告诉了毛,主席就打电话给陈云,说你这个组织部长竟然管到我家里的事情来了。

1939年12月,曾志从白区地下工作前线辗转赴延安马列学院学习,专程拜访毛泽东。老战友见面分外亲切,毛泽东招待晚饭,江青参加。多年后,曾志回忆:“三人共进晚餐,席间,江青没吃几口就跑出去呕吐,我才明白她为何显得那么无精打采,原来怀孕了。主席赶快举着灯去给她照明,又端水给她漱口,还轻轻地为她捶背,看得出主席很疼她”。

伙食由机关食堂料理,但江青会亲自到食堂里与厨师商量,如何把菜做得更有辣味,在晚间能为毛泽东端上一份夜宵。经年都没拆洗的衣被,江青带领勤务员拿到延河里去清洗。破损的衣袖领口,江青细密的缝补起来。

从来都不修边幅的毛泽东,慢慢地因为江青而有所改变。平常的日子里,江青除了照料毛泽东的生活起居,还帮助警卫战士识字学文化。遇上毛泽东清闲的时候,三五客人聚在窑洞里玩扑克,打麻将,江青也会奉陪娱乐。

1940年8月,江青在延安生下了红色公主李讷。

江青在哺乳期中,非常注意请教护理人员,精心为孩子编织衣物,让孩子很少啼哭,始终保持洁净、清爽、天真烂漫的状态。逗弄孩子,成了毛泽东工作之余最大的快乐。待到孩子周岁以后,可以自己走路了,毛泽东凡是参加轻松愉快的活动,都要带上天使般可爱的小女儿李讷。

嫁给太阳:江青的延安故事

夫唱在危难时刻与丈夫靠得更近

延安时期的江青,作为主席夫人的形象是美好的,各方面的表现也是严于律己的,在公开场合很少露面,也未露峥嵘,顶多就是提出要买些东西。在这方面,她的生活习惯确和毛不一样。

曾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师哲回忆,“江青说她身体不好,要穿皮衣、皮裤,而且必须是宁夏出产的滩羊羔皮。当时,宁夏是马鸿逵统治的天下,如到宁夏买东西都要动用保安处的外勤。她要吃阿胶,通过关系到山东买了,要经过香港、重庆的办事处才能运到延安。”

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应邀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从1945年8月28日至10月11日,谈判持续43天,进行得很艰难。江青当然知道毛泽东此行风险很大,在征得毛泽东和中央有关方面同意后,她以医治牙病为由,携幼女飞往重庆。尽管她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与毛泽东分开下榻,但可以在危难时刻与丈夫靠得更近,也显示了江青的另一面。

3个月后,即1946年1月29日,江青搭乘周恩来工作飞机,再次飞往重庆,并且花费颇巨。账务报销时,需要从中央特会科的特别经费中开支,师哲坚持要江青说清楚开支项目,钱是怎么花的,与江青发生激烈争执。江青表示愿意自己承担这笔开支,用边币兑换法币。师哲不同意,一怒之下掀翻了桌子,拂袖而去。毛泽东就坐在隔壁窑洞里,听到争吵后起身到窑洞外来回走动,始终没有做声。后来是毛岸英过来收拾了房间,打了圆场。

毛泽东最讨厌江青骂他“土气”、“土包子”,江青最不能忍受毛泽东怒斥她“滚出去”、“资产阶级作风”。

尽管如此,胡宗南大军压境迫使中共中央撤离延安时,江青仍坚决要求与毛泽东在一起。行军路上,风餐露宿,道路泥泞,大部分时间借住在老乡家里,江青身上染上了虱子和跳蚤,也没有怨言。大敌当前,江青坚持夫唱妇随,是坚持留下来的唯一女性。

经过1941年5月至1945年4月的延安整风运动之后,“东方红,太阳升…”就很快传唱开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