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在同一个上海滩里,活着不同身份,不同阶层的人。他们虽然身处同一个时代,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命运却有天壤之别。然而在一般的电影电视剧里,我们很难看到所有人的生活。想更全面,直观,真实地了解上海滩,了解民国,推荐一份创办于民国十五年,也就是1926年2月15日的《良友》画报。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良友》画报的读者,大多是知识分子、公司职员和在大后方人士,也就是当时的中产阶层。他们一般都有去影院消费的能力和习惯,所以《良友》画报的封面,基本上被当时的电影明星所占据。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30年代的南京大戏院

比如第一期的封面,是电影明星胡蝶手捧鲜花的半身照。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第一期封面人物胡蝶

此后,阮玲玉、王人美等等民国时代的顶级影星,以及宋氏三姐妹、歌星周旋、名媛陆小曼,影帝金焰等等,都曾担任封面人物。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1937年封面人物影星郑频如、后参与刺杀汪伪高官被害。汤唯在电影《色戒》中饰演的王佳芝,原型就是她

不过,今天重点聊的,并不是这些芳华绝代的封面女郎,而是《良友》画报中的漫画。

1945年停刊之前,《良友》画报共出了172期。它刊载的漫画多达614幅,写实漫画占比很高,有很多出自知名漫画家。在中国漫画乃至动画发展进程中,这些大家不仅有开拓之功,自身取得的艺术成就也足以让后辈们膜拜。

这其中有丰子恺——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丰子恺

有“三毛之父”张乐平——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张乐平

有创作出中国第一部动画大电影《铁扇公主》,此后又为新中国动画奠定基础的万氏兄弟——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中国第一部动画大电影《铁扇公主》,诞生于1941年

总之,《良友》的漫画作者阵容,可以用大家云集,群星璀璨来形容。

在这些将近一百年前的漫画里,我们可以看到民国社会的不同侧面。既没有妖魔化,也没有带着时间滤镜的美化。美与丑,光明与黑暗并存。

《良友》的漫画作者,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不论是新潮白领,还是贩夫走卒,不论是拿枪的警察,还是拉车的车夫,都被他们的画笔记录了下来。

也正因如此,我们可以在《良友》画报里,看到一个无比全面,无比真实的上海滩。

01

民国时代上海滩的人都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出行方式是怎样的?

《良友》画报里的漫画对真实生活的还原,更为直观,更为有趣,细节也相当丰富。比如衣食住行这四件事,我们先看衣。

民国时期,上海民众的着装风格呈现出整体西化的趋势。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良友封面上的现代化摩登女郎们

这一点在女性的服饰搭配上尤其明显。许多都市女性对于西方的高跟鞋、玻璃丝袜、围巾、手袋、帽子都青睐有加,同时马甲、大衣、上杉下裤、连衣裙等西式服饰层出不穷。

漫画家开心的作品《可厌的印象》,出现了手袋、高跟鞋和马甲混搭的女性——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另外,他还创作了中性的上衫下裤的女性装束——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万籁鸣的漫画《秋季新装》,展示了这一时期流行的连衣裙——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叶浅予的《实用的装束美》《冬季妇女新装图》《冬季装束美》等漫画,出现帽子、大衣等服饰,呈现出这一时期着装风格的整体西化——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民国上海的男士们,大多也早已脱去长袍马褂的旧装束,取而代之的是西装、大衣、燕尾服,搭配以礼帽、眼镜和文明棍等西式配饰。

漫画家开心的《可厌的印象》中(1926年、《良友》第5期)就出现了西装革履搭配礼帽眼镜的男性形象——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不过从旁白来看,作者对当时流行的张嘴就是洋文,见面就握手礼这些西化现象很看不惯。

万古蟾在1928年创作的漫画《张冠李戴》,展示了大衣在当时的流行——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这组漫画说的是,经理李伯允在“时新号衣服铺”买了一件格子大衣,他的账房张一之也买了一件一样的,结果二人在办公室穿错衣服,引发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不难发现大衣这一西式服装在当时的流行程度。

从这些将近一百年前的漫画里,我们还能看到有一些事情啊,是从来没变的。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旧上海时尚女性街拍

30年代中期,女性服装的流行式样不断出新,追逐潮流的时尚女性越来越多。然而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这却成为一笔不小的开销。

但是时髦的摩登女郎们则认为,买买买是必须的。春天的新装到了秋天再穿出去,就要被大家讥笑是怪物。

因为出新的速度太快,有时候衣服刚被裁缝做好,却因为款式已经过时就不值钱了。几十块的新衣服,在当铺也就值个一两块钱,最后当铺索性不收了。

这一点,在赛辉的《穿新装的时髦》漫画中(1933年《良友》第78期)得到很好的展现。漫画中,一位妻子正在试穿新买的皮毛大衣,而丈夫却两手托腮闷闷不乐——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看到此情此景,各位男同学是不是觉得一百年前的这位男士,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烦恼?

再来看食。

这时候,西餐逐渐进入上海民众的日常饮食中,当时上海出现了很多西餐馆。

1934年《良友》第94期的漫画《习惯成自然》,描绘了一群音乐家聚餐的场景。面包被像小提琴一样切来切去,手拿刀叉的人像指挥家一样,记录了国人初次尝试西餐的窘态——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接下来就该说住了。民国时代的上海滩,人们同样要为住房问题而发愁。因为时局的原因,很多乡下难民不断涌入,租界内的人口数量不断增加,住房成为老大难。

为了解决难民的住房问题,房地产商抓住时机建造了大量低价住宅:里弄。

最早出现的里弄是石库门里弄,将民国初年的三间两厢变为单开间或双开间的联立式,阳台、灶间上的亭子间、晒台都在一个小房子里,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小丹在1931年《良友》上创作的漫画,就展现了亭子间的“威力”,漫画中小偷正在爬楼,而寓公不以为然,嘟囔道,“小心跌破你的头!”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由此看出,亭子间的房屋格局比较紧张,但可以容纳很多租户,缓解了上海的外来人口住房压力。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同时,西式的壁炉、沙发、茶几、吊灯乃至热水器、浴缸、洗漱台,也逐渐成为家居生活必需品。有些富裕家庭,连电话都已经安排上了。

蓝蔚邦的漫画《买了一张沙发》(1932年《良友》第70期),就反映了这一现象。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万籁鸣的漫画《陆小姐》(1932年《良友》第69期),讽刺了一些上海的无聊男子通过电话冒充有钱人追妹子的现象,同时也反映了电话在市民阶层中的普及。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最后再来说说行,上海的城市交通比较多元。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1901年,小汽车进入上海,并且逐渐成为上海民众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各式出租车广告常见诸报端,私家车也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汽车的增多,交通事故也层出不穷。

1908年,有轨电车进入上海,但是最初通行的时候根本没有乘客,因为大家担心稍微不慎就会触电。好在电车公司不断推出广告宣传,稳快价廉的电车也终于慢慢被市民接受。女士们还享有优待,可以付三等车资坐头等座位。

漫画家开心的《可厌的印象》(1926年《良友》第7期),就描绘了二十年代上海汽车肇事的现象以及有轨电车内的场景——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开汽车的年轻人横冲直撞,对长袍老者骂骂咧咧——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这样的不文明驾驶,在当时并非孤例。仅1927年,上海租界发生车祸死亡就达82人。而司法部门又纵容了不文明驾驶,对司机的惩罚却形同虚设,大多归罪于行人自己不小心。

看来,对于“马路杀手”的痛恨,当年的上海滩民众早已有之。

02

不过,上海的十里洋场,尽管有着上述漫画里呈现出的繁华、新潮现代化,但当你真正融入这座城市,就能发现它满目疮痍的另一面。

绝大多数人,并不能像琼瑶笔下的痴男怨女那样,每天情深深雨蒙蒙。大多只是为了生存而终日劳作。

那里有沿街乞讨的乞丐,有拼命奔跑的黄包车夫,有小心翼翼的清洁工,更有斤斤计较的小摊贩和口齿伶俐的江湖术士。

《良友》画报的的漫画作者眼里不只有光鲜亮丽的白领丽人,还会走上街头走进民间,画出了上海市井的人生百态。

30年代的上海,有五万多靠拉人力车为生的黄包车夫,他们如牛马一样辛苦,用血汗换取最低廉的收入,养活家人在这大都市中生活。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民国时期上海多如牛毛的黄包车

前文提到的漫画家开心,在《可厌的印象》中就多次描绘了上海的人力车夫。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他们以劳力换取生存,还要受到车主的剥削。他们是繁华都市背后的暗面,也是上海滩不被关注,容易被遗忘的大多数。

《良友》画报的第5、6、7期都被开心的专栏《可厌的印象》所承包,展现了民国上海崇洋媚外、不文明、不礼貌、不道德的一面。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比如上图漫画中,下属对上司卑躬屈膝的丑态,瘦小的黄包车夫拉着肥胖的洋人,都形成了鲜明对比。

上海的贫富差距巨大,人力车夫大多是逃离家乡的底层民众,他们不仅要负担房租、黄包车租金、税捐,更没有选择所拉客人的权利,当时车夫辛苦一个月、收入也仅仅不到10元。

在另一幅《可厌的印象》漫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警察凶相毕露,拿着枪狠砸黄包车。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那个万恶旧社会的上海警察,面对达官显贵和外国人没有地方施展神通,只好拿黄包车夫来撒气。上海街头的巡捕,撕毁黄包车夫的照会(执照),夺走坐垫是习以为常的,被欺负车夫不仅没处说理,往往还被扣上违反交通规则的恶名。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民国上海执法的巡警与流离失所的难民儿童

繁荣的公租界不仅吸引有钱人玩乐,也吸引了大批流民。漫画中就出现了很多沿街席地而睡的流民。这些乞丐晚上蜷缩在弄道里,白天则在繁华的南京路上讨生活。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还有不少漫画,揭示了上海滩更为隐秘的一面。

黄士英的漫画《几种吃饭之靠法》,展现了当时上海的几种热门职业。分别是靠病人吃饭的医生,靠死人吃饭的棺材店老板,靠皮肉生意吃饭的妓女和靠妓女拉客赚钱的老鸨。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如果你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上海滩,一定不会对这张“大尺度”漫画感到意外。在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妓女和老鸨已成为最热门的职业之一。

民国时期的娼妓业有明确的等级划分。“书寓”为妓女中的最高级,往往以艺技谋生,但进入20世纪后便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长三”与“么二”,也就是民国时期最高等级的娼妓,她们往往周旋于富商和达官显贵中间。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老照片中民国街头的娼妓

而“野鸡”作为民国时期上海的底层娼妓群体,人数众多,往往集中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大马路两旁,拼命在小商人和走街串巷的小贩走卒中拉客。

在这数量巨大底层娼妓群体中,地位最低下的不是中国人,而是俄国妓女。

在少飞的漫画《倘若罢工》中(1937年《良友》画报第129期),漫画旁白为:倘若“马路天使”罢工,则会出现一批“罗宋姑娘”来接班。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这里的“马路天使”指的是中国野鸡,而罗宋姑娘则是俄国野鸡。由此可见,罗宋姑娘的地位在马路天使之下。

对流民与娼妓的展现,在上海当局眼中,肯定是有辱城市形象的。但《良友》画报的作者们却坚持用画笔画出一切,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真实的上海滩。

03

当然,这些漫画作者眼里绝非只有黑暗,他们对新气象也有敏锐捕捉,让人们看到社会向前发展的希望。

漫画《一对好夫妻》中(1926年《良友》第2期),展示了新时代家庭何氏夫妇的日常生活——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丈夫何某人不光挣钱养家,更是支持夫人出去走走看看长见识学习文化,于是担当起做饭、洗衣等家务。

在封建社会的伦理价值观中,女性的责任就是传宗接代、操持家务,但上海人的思想发生了变化。

在男女平等的号召下,一部分男士主动承担起家务劳动,照顾妻女和老人,女性也在思想解放运动的启蒙下走出闺房,学习才艺甚至出入职场,成为民国上海的新女性,不再处于家庭中顺从的弱势地位。

既然出现了新思想,那么就必然会出现新与旧的冲突。

万古蟾的漫画《秘密信箱》(1928年《良友》画报、第23期),就描述了当时男女自由恋爱的场景,和对父母包办婚姻的反抗——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小王与李小姐通过秘密信箱交换信件,被李父得知后将螃蟹放入信箱、惩戒小王。结果小王急中生智,自导自演了一出英雄救父的大戏,将李父打动,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漫画反映的现实是,当时社会上的年轻男女流行自由恋爱,但家长却持反对态度,往往横加干涉。但自由恋爱已经成为汹涌的时代大潮,父母的阻挠只不过是逆流而上。

04

在这些漫画里,我们还能看到时局的变化,以及漫画作者们的家国情怀。

抗日战争爆发后,“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作为漫画先驱的《良友》画报也对抗战积极声援。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国军将领白崇禧成为封面人物

漫画作者们以自觉的民族责任感,将内容重点由繁华都市转移到抗战动态,通过漫画宣传抗战,号召民众积极支援抗战,鼓舞国人心生必胜信念。

十九路军在上海抗战声名鹊起,黄祖耀创作了《十九路军将领漫画像》(1932年《良友》画报第69期)。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漫画中从左到右的将领依次是蔡廷锴(十九路军军长)、蒋光鼐(十九路军总指挥)、黄强(十九路军参谋长)、谭启秀(十九路军七十八师师长)和翁照垣(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第一五六旅旅长)。

为了号召军民积极参加抗战,《良友》画报在1939年刊载了一系列征兵题材的漫画。

如张乐平的《拿起枪杆不要苟且偷安》,张仃的《为保卫国土你应该当兵》,叶浅予的《生命牺牲事大,财务损失事小》,以及《从军救国》。

其中的《从军救国》分为八幅分镜,讲述了战乱之下,几个普通人从躲避战火,再到奋起反击的故事。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家国命运是紧紧相连的。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九一八东三省被毁了,家被焚了。在北平重新建了一个家,结果卢沟桥事变,家又被毁了。一家人成为难民、生活备感艰辛。他们走到哪里,日本飞机就追到哪里。

最后他们觉得只有当兵才能拥有出路。有几位害怕征兵的壮丁都被他劝回,大家一起成为保卫祖国的勇士。山西大战他们不肯退到黄河南,拼死肉搏最终取得胜利。

然而,即便是在轰轰烈烈的全民族抗战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人性中自私自利的一面。

在上海这座“孤岛”里,投机商哄抬物价的情况比比皆是。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1940年,《良友》画报上黄驹的漫画,就揭露了上海米粮紧缺的背景下、黑心商贩囤积粮食发国难财的现实。米贩子囤积的米因为时间过长已经变为霉米,但即便这样,依然被他们倒来倒去,不断加价。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抗议奸商的游行

可以看出,虽然国难当前,不同人群依然呈现了鲜明的两极分化。一方面难民四处逃亡,热血男儿在前线英勇抗日,另一方面租界内却舞照跳马照跑,更有人干起了囤积货物发财的买卖。

《良友》这些漫画告诉我们,即便是在国难当头的时代,也是光明与黑暗并存。但哪怕身在最黑暗的时代,也要相信光明依然会在不远的前方,成为世界的主流。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后期宣传抗战的良友画报

因为战事胶着,《良友》画报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处于休刊状态。1945年,《良友》在抗战胜利前短暂复刊,但由于时局依然动荡,不久便永久停刊。而《良友》画报诞生,繁荣与消逝的过程,并不单单只是一本杂志的消亡史,从中我们能看到将近二十年的时代浮沉。

05

在民国的上海滩乃至全中国,《良友》画报是最抢手的杂志之一。而漫画作为画报的主力内容,功不可没。

明星、奸商与娼妓:民国漫画里的上海滩

《良友》第一期售价小洋一角,由于价格便宜,一共销售了七千册,可谓一炮走红。在巅峰期,考虑互相传阅与口耳相传,每期杂志影响人群可达百万人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风云激荡,救亡与启蒙是时代的主旋律。那也是一个充满危机与苦难的时代,外有列强环伺,内有军阀割据,乱世之下的国人除了要解决物质问题,更需要解决精神上的迷惘。

像鲁迅先生这样的人,弃医从文,想要用文字唤醒民众。而一些专业画家和民间画家,也以画笔充当武器,画出了大量民众心里想说的讽刺漫画和幽默漫画。

这些将近百年之前的漫画,不仅是一种幽默讽刺的艺术形式,更是一种“活”史料,让我们知道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人们是怎么活着的。

而且,这些漫画的意义不仅在于记录历史,更可以让我们在过去与现在的对比中,看到中国现代化之路的坎坷。

本文来源:蹦迪班长(ID:MrSugar008);为文艺复兴而蹦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