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

祖国蒙羞,民族患难之时,不知有多少心怀天下的志士,四处呼走,离家弃子,他们只想为自己的民族为自己的国家做一点事,或许有用,或许无用,但行动总比干哀嚎强百倍。自打晚清沉沦之际,便有许多饱读诗书的才子,立志要为中华崛起而做贡献,不论是何出生、学的哪家学说,但凡是对中华有感情的人,都劲往一处使,协同起来,为中华崛起出谋划策,晚清光绪年间,有一位叫马相伯的人,可能当代没有几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当时他就是最出名的公知,无人不知他的大名。

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

1906年的时候,马相伯在日本为留学生做了一次演讲,他这样说道:“救国不忘读书,读书不忘救国。”张子洞将这句话裱起来,挂在中堂,并称马相伯为晚清第一演讲家,要想中华崛起,就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才,为了替国家培养人才,马相伯先后创办震旦学院、复旦公学、向明中学、培根女校、启明女子中学、辅仁大学,马相伯不计个人利益荣辱,但凡是为了中华教育事业,他都出钱出力,捐献家财地皮,从不索取回报,也不为名利,毁家兴学,功德无量。

1840年出生的马相伯,经历了近代中国几乎所有的大事件,从洋务运动到辛亥革命,以及抗日战争,这位含辛茹苦的老人,辛劳了一辈子,只为自己的民族自己的祖国能抬起头来,马相伯的父母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故此马相伯刚出生时就接受了天主教洗礼,并且从小就在教派学院里学习各种知识,从天文到地理,英文、拉丁文、神学、哲学,他都有所涉及,一直在宗教氛围浓厚的环境里长大的马相伯也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教徒,但在他成年后,他却愤而还俗。

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

1876年,马相伯见民间疾苦,许多百姓都吃不少饭,他便自己募集了两千多两白银接济百姓,然而这一行为却遭到了教会的批判,耶稣会还让他闭门省过,愤怒的马相伯一气之下脱离了教会,如果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同胞做一点事都不被允许,这样的教会不加也罢。辛亥革命时,马相伯已经是位七十岁的老人了,当时他被任命为南京第一任市长,后来袁世凯复辟,马相伯痛骂不已,坚决辞职回家养老。

九一八事变的时候,马相伯已经九十岁了,尽管年龄很大了,但马相伯的爱国之心依旧炽烈,他深知抗日之艰难,为了家国大业,不顾身体虚弱,坚持到处演讲,呼吁国民抗日,主张立息内争,共御外侮,一位90岁老人,为了抗日,依然到处呼走,此情此景让人动容,正是有像马相伯这样的人,中华民族才能一路走到今天,邵力子评价马相伯:相伯之精神,即中华民族之精神。

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

1932年,东北全部沦陷,马相伯一连四个月坚持做国难广播演讲,并且马相伯老先生为了做一些实事,他每日坚持写字、写对联,然后拿出去义卖,累计卖得十万元,最后全都捐献给抗日义勇军,中华有这样的老人,真乃中国之幸。1939年是马相伯的百年诞辰,全国各地各类团体都为其举办了百岁典礼,遥祝马老先生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当湘北大捷传到马相伯那里的时候,已经百岁高龄的老人却开心如稚子,夜不能寐,然而一位老人如此动情,不是什么好事,情绪起伏太大导致马相伯的身体更加虚弱,不久后便病逝了,举国哀悼,这样一位为国为民的老人,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

临终前,有位老友去看他,马相伯躺在病床上,声泪俱下,为抗日战况担忧不止,祖国的一山一水都时刻牵动着这位老人的心,马相伯说:“我就是一只狗,只会叫,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如今读来,泪流不止,甚为心痛。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