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二战时期,无数的军人为了家国离开自己的家乡去抵御敌人的入侵。而日本,作为侵略国,也派出了国内的许多士兵远渡重洋,为战争付出了自己的一生。有些人虽然没有战死沙场,可是他们仍然在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灌输下,白白的将自己的一生都交出来了,小野田宽郎就是其中一个。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小野田宽郎

小野田是在1944年被派到菲律宾的一个岛上作战的,在这个岛上,小野田和他的队伍与美国人对战。小野田入伍以来一直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影响,而且日本的文化就是武士精神和忍者文化,小野田和他的战友们自然一直都在长官的命令之下顽强作战。

1945年2月,小野田和其他几个战友一起躲进深山。半年后,日本投降的消息传遍地球,从太平洋到南极,几乎每个角落都听到了这个消息。对于那些被侵略的国家而言,这场侵略战争终于结束,国家终于可以恢复宁静。然而对于日本这样的侵略国而言,他们是无法接受自己的侵略梦破碎的,小野田也不例外。

当美军以多种方式提醒和告知他们日本投降的消息时,身在丛林里的小野田却一味以为这只是美军的阴谋,他们仍然在丛林深处继续自己的战争。

小野田长期在丛林深处打游击战,就必须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以便供给。小野田和战友在丛林深处找了处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安营扎寨,靠着偷窃当地居民的食物为生,过的生活和野人别无二致。

小野田就这样一直打到了1974年,在深山打了整整29年,在这期间,小野田打了许多的菲律宾人,死伤人数达130多人。有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日本已经开始现代化进程,小野田却还在山间为了他心中所谓的信仰坚持着。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直到1974年2月,一个日本探险家来到丛林深处,找到小野田并且告诉他日本早已投降的消息,小野田此时才终于相信日本投降。半个月后,小野田从自己的长官那里接到了投降的命令后,才拿着军刀向菲律宾军投降,并从菲律宾回到阔别多年的日本,而此时的日本,早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日本了。

后经调查得知,这位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出生于和歌山县海南市。毕业于陆军中野学校。1939年3月到”田岛洋行”的武汉分店工作,精通汉语。1942年12月被征召入和歌山步兵第61联队,后分配到步兵第218联队。1943年9月成为甲种干部候补生,1944年1月进入久留米第一种陆军预备士官学校。8月毕业后成为士官勤务见习士官。9月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情报间谍训练。11月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

小野田被派到菲律宾的卢邦岛,准备在美军登陆后开展游击战。1944年12月17日,上司谷田命令23岁的小野田在卢邦岛开展一场针对美国人的游击战。他对小野田说:”我们撤退,但只是临时的。你们进山,用埋地雷、炸仓库的办法与敌人周旋。我禁止你自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将回来。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1945年2月28日,美军在卢邦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小野田把剩下的人分成小组,同伍长岛田、上等兵小冢金七、一等兵赤津三人一起隐入丛林,继续顽抗。

小野田以菲律宾警察和菲军为对手。攻击目标包括当地美军雷达站,仓库和美菲军警据点。也袭击居民以获取物资。小野田利用得到的晶体管收音机自制短波接收器,独自判断国际形势。观察岛屿周边附近美国军舰和飞机的活动,收集情报以等待日军反击。小野田曾观察到调往朝鲜方向的美军飞机。判定这是盘踞在满洲的日本发起反击的结果。

小野田等人保持着不断移动的战略,甚至连当地人都无法将他们捕获。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几天之后,他们就会移动。在漫长的雨季,他们就扎营,因为没有人会在雨季上山。他们偷窃当地居民的食物,偷鸡,杀水牛,捉野兔,吃蜥蜴,他们甚至将保存晒干的香蕉充当干粮,以便维持一定的热量。

时间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日本建起了成片的摩天大楼,日本产的电子产品销往世界各地,东京的实业家购买了美国的大公司,而小野田等人却继续在卢邦岛为天皇而战。他们喝河水,靠水果和树根充饥,幸运的是他只犯过一次扁桃体炎。晚间丛林中经常大雨倾盆,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步枪。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1950年,赤津一等兵受不了绝望环境的煎熬,高举双手,向当地警察投降。剩下的三人彼此激励,要不断的战斗下去。隔年,他们退到更深的山区,以避开敌军的诱捕。

1953年6月, 岛田伍长在一次行动中被当地渔民射伤大腿。虽然后来复原,但在隔年五月,岛田又在一次冲突中当场战死。10天之后,新的传单出现。搜索队拿着麦克风在山里到处大声的叫嚷说:”小野田,小冢,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他们始终不为所动。他们感觉到,战争还在进行,日本还在奋战,投降是莫大的耻辱,他们坚信总有一天日本的后援部队将会攻占整个岛屿,太阳旗将会随风飘扬。

甚至当小野田的亲兄弟来到这个岛屿,拿着麦克风对他喊话时,他依然认为,这不过是美军宣传人员以像他兄弟的声音来诱捕他的。游击战让他养成一种事事怀疑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他深信日本人是一个宁死不屈的民族,他不能让尚在作战的日本皇军与国民失望。小野田同剩下的另一名列兵又在丛林中挖了一个从空中无法发现的地下掩体并搬了进去。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1972年10月9日,菲律宾警察部队得到当地农民的报告,在卢邦岛发现了两个日本军人在山岗上烧稻草。菲律宾警察部队索特上士等3人连忙赶到现场,山岗上的两个日本军人立即举枪射击。

在对射中,一名日本军人被击毙,另一名逃入密林中。后经查明,被警察击毙的是一等兵小冢金七,身边扔着保养良好的38式步枪,而跑掉的正是小野田宽郎。

1974年2月20日,他在山里偶然遇到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的帐篷 (他探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找到小野田)。小野田缓慢的从背后接近铃木,发现铃木是一位日本人。于是,他们展开了对话。铃木告诉小野田,日本真的投降了,战争早已结束。小野田则坚持必须有指挥官的命令才会投降,并要将保存良好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铃木承诺会带着他的队长的命令归来。铃木对小野田拍了照片。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铃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小野田的老上司谷口义美。1974年3月9日,小野田发现一张铃木留下的字条,说他当年的指挥官,谷口义美少佐已经来到当地,并且附上一份完整撤退命令的影印本。两天之后,小野田越过整个山头,来到约定地点。干瘦的老年少尉小野田宽郎面对长官以最标准的敬礼动作,接受谷口义美少佐的指挥。而同样身穿军服的谷口对站得笔直的小野田念了投降的命令。

1974年3月10日清晨,身穿半旧日本军服的小野田到达卢邦岛菲律宾军基地,将军刀交给菲律宾军司令,表示降伏之意。菲律宾司令官把军刀交还小野田,说:”你是军队忠诚的样本”。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参加了投降仪式,评价小野田为”优秀的军人”。

1974年3月12日,小野田终于回到了日本,所到之处,受到全国英雄般的热烈欢迎,成了所谓日本”英雄”精神的象征。他参加许多活动,特别是日本右翼退伍军人的活动。每当典礼开始,旧军歌被唱起时,小野会激动到流泪。他的自传成了畅销书,书名是:《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

一个人的战争:1974年才投降的日本兵

归国后, 日本政府本来打算给小野100万日元的慰劳金,被小野拒绝。后来他就把这笔钱捐给靖国神社。他也拒绝了与首相和天皇的会见,首先去拜祭了岛上一起战斗过的岛田和小冢墓。

回到日本的小野田夜不能眠。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令他害怕,而喷气式飞机和电视则把他吓得心惊肉跳。1975年4月,小野田在巴西的森林中买了一个大牧场并在那里定居。

1996年5月,他又回到了卢邦岛,一位当初被他所射伤的农民,81岁的Tria,接受了74岁的小野田的拥抱。Tria说:「我已经没有了怨恨,那是许久之前发生的事了,提它干嘛!但是,其它的当地人并不肯原谅这个他们口中的「罪犯般的刺客」。小野田仍以一贯的口吻说:「军人就是服从命令,在不违反国际法律的状况下,我没有责任」。但是他却捐出了一万美金给当地的学校。

1975年小野田定居巴西。他在那里开发1200公顷土地,养有1800头牛。1984年开设「自然塾」夏令营。2000年成为北陆大学讲师。2001年成为拓殖大学讲师。

2014年1月16日下午,原旧日本陆军少尉、被称作日军”最后的投降兵”的小野田宽郎因肺炎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去世,终年91岁。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