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有人感叹民国时期曾经文化气氛十分开放,呈现出一种“混乱的自由”景象。随着国门对外打开,各种“主义”思潮激荡而来,诱惑着一些先进分子思考和发声的冲动。结果,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办报刊。当然,他们办的那些“革命报刊”,虽然开张容易,但都很难维持,无法逃脱纷纷夭折的命运。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陈独秀与《新青年》和《每周评论》

出生于1879年的陈独秀,17岁考中秀才,但在乡试中落第。

维新变法的失败和八国联军的侵略给了陈独秀很大的震动,然而他的反清言论和行为也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一出事他就得外逃,从1901到1915年,他先后五次东渡日本。

在日本,多元的文化和思想潮流让陈独秀开始理性思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他认为中国之所以积弱积贫,是因为民众思想的蒙昧和未开化,他决心走文化救国的路子。

陈独秀曾和章士钊在上海创办《国民日报》,在自己家乡创办《安徽俗话报》,后来到日本协助章士钊创办《甲寅》杂志。《新青年》的前身《青年》杂志则成为陈独秀进行新文化运动探索的开端。

1915年初夏,陈独秀从日本回到上海,酝酿创办《青年》杂志。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9月15日,16开本的《青年》杂志月刊第一期问世,开始发行仅千余册。陈独秀决心花十年八年功夫来办出影响力。

由于《青年》杂志和《上海青年》杂志名称雷同,被对方指责,必须更名。最后没办法,陈独秀只好将杂志改名为《新青年》。

1916年10月1日,陈独秀在改名后的《新青年》发表文章,反对康有为提出的“以孔子为大教,纳入宪法”的主张。这标志着陈独秀打响了反对旧文化旧道德的第一枪。

1917年初,《新青年》编辑部搬到了北京箭杆胡同9号,这里也是陈独秀的家。

在2月份的《新青年》上,陈独秀作为文学革命的倡导者,在急先锋胡适写出《文学改良刍议》后,他唱和胡适写了《文学革命论》一文,正式吹响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号角。

1918年12月22日,陈独秀、李大钊在北京创办《每周评论》周刊。11月27日,陈独秀召集《每周评论》创刊会议。参加者有李大钊、高一涵、高承元、张申府、周作人等。会议公推陈独秀为书记及编辑,其他人为撰述。发行所在北京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米市胡同79号,编辑所在沙滩北京大学新楼文科学长办公室。陈独秀撰写的《发刊词》说:”《每周评论》的宗旨,也就是’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八个大字”,他认为”美国大总统威尔逊屡次的演说,都是光明正大,可算得现在世界第一个好人”。

《每周评论》前25期由陈独秀主编,自第26期起由胡适任主编。内容以及时反映当前迫切的政治问题为主,与《新青年》侧重理论的特点互相补充,在当时具有很大的影响。

《每周评论》从第26期后,刊物的方向有了很大改变,引起了”问题与主义”之争。1919年8月31日,被北洋军阀政府封禁。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毛泽东与《湘江评论》

1919年7月14日,湖南省学联刊物《湘江评论》在长沙创刊,毛泽东为主编和主要撰稿人。《湘江评论》”以宣传最新思潮为宗旨”。毛泽东为创刊号撰写创刊宣言及长短文二十余篇。

在创刊宣言中,毛泽东指出:”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湘江评论》创刊号寄到北京后,李大钊认为这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刊物。

创刊号当天全部销完。重印2000多份,仍不能满足群众需要,从第二期起改印5000份。

创刊号上的宣言署名毛泽东,号召”由强权得自由”,主张以平民主义(德谟克拉西)来打倒强权。主张彻底研究学术,努力追求真理;群众联合,向强权者持续的”忠告运动”,实行”呼声革命”。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1919年5月28日就是当年在长沙第一师范的时候就很有名气的毛泽东牵头召集起长沙20余名各校学生代表,通过表决成立了新的湖南学生联合会,由擅长写作的毛泽东负责宣传,湖南学生联合会成立之后,就于6月3号组织长沙20所学校统一罢课,五四运动中间的学生示威很快转到思考国家的政治问题。湖南学生联合会成立后不久大家就推举毛泽东出面创办一个本会的机关刊物,经过讨论决定取名为《湘江评论》。

《湘江评论》每周1张4开,约12000字,”以宣传最新思潮为主旨”。

1919年7月21日,《湘江评论》第二号出版,刊载署名”泽东”的《民众的大联合》一文,此文在该刊第三号、第四号继续连载)。文章宣传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思想,指出民众大联合是改造国家、改造社会的根本方法;文章热情称颂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指出:当今中国中各种方面都要解放,强调中华民族有伟大的能力进行改革。文内也反映了一些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看法。《民众的大联合》在当时的进步思想界有相当的影响。北京《每周评论》说,”此文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确是现今的重要文字”。北京、上海、成都等地一些报刊转载了这篇文章。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周恩来与《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和《觉悟》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1919年7月21日在天津创刊,是天津学生联合会机关报,周恩来任主编。对开大张日报,有时发行号外。《天津学生联合会报》设有”主张”、”时评”、”新思潮”、”新闻”、”国民常识”、”函电”、”文艺”、”翻译”等8个栏目。其宗旨是:宣传新思潮,报道与评论国内外时事和全国学生运动,指导青年学生的反帝反军阀的斗争。

初为日报,每日对开一大张,至9月22日被迫暂时停刊,共出62号。10月7日复刊,改为3日刊,每星期二、六发刊一次,每次出版一张半,辟有主张、时评新思潮、来件、文艺、演说、翻译等十多个栏目,内容丰富、观点鲜明、战斗性强。时评和主张是报纸的重点,主要由周恩来执笔。

1919年7月21日,周恩来在《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上发表《黑暗势力》一文,提出推倒安福派的呼吁。马良的残暴罪行,激起山东人民的仇恨和全国各地群众的愤慨。

觉醒年代,   他们不怕封号

1919年8月23日,山东天津等地学生和各界代表,到北京新华门请愿,要求将马良撤职问罪。代表多人又被拘留。消息传到天津,周恩来当即布置《会报》连夜赶出号外,报道事实真相。

周恩来率领天津学生五六百人赶到北京,连日在总统府外露宿请愿,要求释放被捕代表,并发动舆论积极开展营救活动。

1919年8月30日,北京政府释放马俊和被捕全部代表。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共出版100多期,1920年初停刊。

《觉悟》是天津爱国学生团体“觉悟社”的社刊,也是“五四运动”时期影响较大的著名刊物之一,1920年1月20日创刊,周恩来主编,大32开,100余页,近10万字。该刊所登载的最重要的文章是《觉悟》和《觉悟的宣言》,是经全体社员集体讨论后由周恩来执笔写成的。其中《觉悟》一文实际上是该刊的发刊词,虽仅600余字,但论述精辟,言简意赅。《觉悟的宣言》则明确阐明了觉悟社的宗旨:本“革心”、“革新”的精神,求大家的“自觉”、“自决”,并提出发扬宗旨的四种方法:一、取公同研究的态度,发表一切主张;二、对社会一切应用生活,取评论的态度;三、介绍社外人的言论——著作和演讲;四、灌输世界新思潮。

  《觉悟》的第二期已收集了40余篇稿件,本拟1920年2月20日出版,但由于1920年1月29日周恩来、郭隆真等“觉悟社”骨干在领导天津学生运动时被捕,觉悟社的活动转为地下,《觉悟》第二期未能付印便停刊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