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冯玉军:怎样理解俄罗斯和中俄关系?

欧夏博雅 “中国人要在历史发展、世界比较、中国利益和全人类共同价值共同构成的立体空间里,努力地去研究俄罗斯、理解俄罗斯、洞察俄罗斯。” 讲座发言人:冯玉军 教授 讲座主题:《俄国历史文化与当代发展》 俄罗斯是中国的一面镜子,20世纪20年代以来,俄罗斯对中国产生了深入骨髓的全方位影响。深入研究俄国历史,对于理解中国自己也至关重要。 01 中俄关系 了解俄罗斯,不妨从和大家切身相关的中俄关系入手。 …

蔡慎坤:忍耐有极限 勇气会传染

就像历史上数不清的中国人一样,中国人除了勤劳,忍耐应该是中国人普遍具备的传统美德,也是皮鞭下生存的无奈选择,只要统治者懂得无为而治的道理,不去折腾这些勤劳、忍耐又愚忠的芸芸众生,中国社会就会迸发出巨大的活力,经济就能保持持续的繁荣,社会也能保持相对的稳定,人们的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对统治者更是充满感激之情。 当然这种忍耐总是有极限,当人人被折腾得精疲力尽,当人人面临着缺吃少衣的生存危机,当人人看不…

“个人崇拜”不一定是个人行为

作者|李华 原载|《百年潮》 2007年第3期 苏联曾经长期盛行个人崇拜,人们对领袖人物的过分颂扬始于斯大林时期。20世纪20年代,在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反对派相继被击败后,斯大林在党内的最高地位得以确立。随后,国内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开始流行起来。 1934年1月底2月初召开的联共(布)十七大上,联共(布)中央各主要领导纷纷发言,称颂斯大林的丰功伟绩。此间联共(布)政治局委员、…

司马南背后的操盘手:一场美国资本的金钱游戏

来源:小炒说(ID:xiaochao-0117) 司马南,作为一个过气大嘴,本已沉寂多年,但随着以爱国名义煽动对联想集团的攻击,他迅速翻红。在炒作联想问题的期间,司马南的抖音涨粉500万,微博涨粉150万,B站涨粉100万。 当很多人认为涨粉是司马南“爱国”行为的副产品时,其实,“爱国”只是名义,涨粉和割韭菜才是一开始就有计划有组织的目的! 01 谁在操盘? 在微信搜索一下 , 司马南与…

澧 兰 沅 芷 君 子 魂(上篇)——我的学术与人生

标题:澧 兰 沅 芷 君 子 魂(上篇)——我的学术与人生作者:余习广 余习广,长于湖湘,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原中央党校教授。“当代中国有良知的共和国史学家”。 主持“共和国上书史”系列、“大跃进·苦日子研究、大跃进·苦日子百县典型调查”、“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系列、“文革造反夺权大典”系列;《擎起共和国圣火:从右派囚徒到国策死刑犯》等。 人生,就是一场对过程的体验和积累。于我而言,从知天命到耳顺…

蔡慎坤:公交停运不过是盛世的一个缩影

8月13日,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公共交通服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2022年8月13日6时20分,郸城公交恢复城市公交1路,2路,5路全班次正常运营,公交公司将严格按照防疫要求, 做好清洁,消毒,通风等防疫措施,确保市民出行安全。 8月12日,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公交公司发布通告,称因经营困难,导致城市公交全部停运。当日晚上,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现确实经营困难,郸城县公交已经全部停运。 郸城县在河南乃至…

望远镜:“体制性灾难”才是大灾大难!

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 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 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

从大陆到台湾, 国民党为什么一败再败?

中国最有历史的政党,中国国民党,前身成立至今,已128年了。 这个政党,曾经不懈革命,大胆宣传,发动武装起义,建立和支撑了中国接续清朝的一个朝代政权——中华民国政权,继承清朝,统治整个中国。 虽然期间国内战乱不断,却也领导赢得了抗战胜利。但73年前,它对战共产党,节节败退,失去大陆。 最大的原因,当然是无力土地改革,解决土地这个历朝历代最大的社会矛盾。而共产党抓住土地和农民,宣传军事也得力。 但国…

蔡慎坤:二舅的苦难是外甥的欢乐

​ 一段名为“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小视频在网络刷屏,观看转发呈现爆炸式增长,看这架式会有上亿人随之起舞,在被疫情搞得精疲力尽焦头烂额之际,一个满满正能量的小视频横空出世,给天下苦秦久矣的外甥们带来无穷无尽的欢乐。 这一由B站UP主“衣戈猜想”创作的短视频,用11分半的时间回溯了主人公“二舅”波折、苦难却丰饶的人生。天才少年因赤脚医生的误诊成了残疾,放弃学业学做木匠,凭着手艺走遍天下,结交各路…

蔡慎坤:你知道封城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蔡慎坤:封城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创办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日前发表一篇分析文章《上海封控成本考》,在网上被热传。 这篇文章中,薛云奎教授以严谨的统计数据分析了与“封控”相关的成本分为三类:直接成本、 隐性(间接)成本与或有成本。经过他的测算,这些加起来为 4.07 万亿人民币,接近 2021 年上海市全年的工业总产值(4.32 万亿)。其中隐性成本高达 3…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