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恨水小说中的才子佳人,都是自己破碎的爱情梦

张恨水小说中的才子佳人,都是自己破碎的爱情梦

张恨水(1895年5月18日-1967年2月15日),原名张心远,安徽安庆潜山市人。他是中国章回小说家,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被尊称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章回小说大家”。

1911年,张恨水开始发表作品;1924年,张恨水凭借九十万言的章回小说《春明外史》一举成名;此后,长篇小说《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的问世让张恨水的声望达到顶峰。张恨水作品上承章回小说,下启通俗小说,雅俗共赏,对旧章回小说进行了革新,促进了新文学与通俗文学的交融。

张恨水一生创作了许多部才子佳人的言情小说,而他本人的爱情和婚姻就是一部极好的言情小说。

啼笑因缘早在张恨水读书期间,母亲就为他定了亲——徐家的女儿徐文淑。只是张恨水向往自由恋爱,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十分恐惧,因此张恨水不太愿意娶这位新娘。

张恨水小说中的才子佳人,都是自己破碎的爱情梦

母亲知道儿子的想法后,特意拉着张恨水来到徐家牌楼相亲。媒人指着坐在远处的几个姑娘中的一个,张恨水看到这位姑娘清秀端庄,也就认可了这门亲事。成亲那天,当张恨水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一下子傻了:面前坐着的女人门牙露在唇外,嘴巴怎么也合不拢,一张粉脸因为哭哭啼啼,早已被泪水冲成一道道小沟,成了一张大花脸。她头上是红头绳缠得紧紧地,高高翘着的粑粑头,下面是一双裹过又放开的小脚,真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丑姑娘,距离他心目中的佳人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原来当初相亲的时候,媒人指的是那家漂亮的二姑娘,可是定亲的却是丑陋的大姑娘,徐家用了卑劣的调包计毁了张恨水的才子佳人梦。徐文淑是一个典型的旧式女子,虽然有一个教私塾的爸爸,却不识字,与才子丈夫没有共同语言。张恨水不喜欢这样没有爱情的婚姻,却又不能违背母亲的意愿。于是,只将徐文淑养在家里,自己则以到南昌求学为名,离开了家。小怜张恨水的小说《金粉世家》中除了冷清秋与金燕西的悲剧婚姻外,还写到了丫鬟小怜与富家公子柳春江的传奇爱情。据他的女儿提供的资料看,小怜的原型应该便是张恨水的第二位夫人胡秋霞。

胡秋霞出生在重庆。很小的时候便被拐卖到上海的一户人家当丫鬟。大约14岁那年,胡秋霞从那户人家逃出来,到石碑胡同的习艺所学做糊纸盒一类的手工。那时张恨水独自一人在外漂泊,内心时时感到孤独,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来到习艺所,与胡秋霞相识了。一年后,两人便结婚了。张恨水像大哥哥一样照顾并塑造着胡秋霞,试图培养二人的共同语言。她原来不认字,张恨水便教她认字,直到后来,她已经能够看报了。不仅如此,张恨水还在各个方面对她进行熏陶,使胡秋霞后来的性情、爱好都有了张恨水的影子。胡秋霞一面向丈夫学习,一面在后方支持丈夫的事业。与胡秋霞完婚后的七年间,是张恨水创作的高峰期。但是二人成长背景不同,文化水平不同,胡秋霞不了解张恨水的情感,也理解不了他的需求。时间一长,二人渐渐产生了裂痕。与此同时,另一个女人走进了张恨水的生活。佳人1931年的一次游园会上,张恨水结识了他生命中真正的佳人——春明女中的高中生周淑云。周淑云是一个新女性,娇小玲珑,能歌善舞,她喜欢读张恨水的小说,是张恨水的忠实粉丝。二人在多次约会后,周淑云表示不介意张恨水结过婚,愿意做外室。于是,二人另找了房子,过起了金屋藏娇的日子。婚后,张恨水根据《诗经·国风》第一章《周南》为周淑云改名为周南。周南有着让人心动的灵性。她会唱京剧,张恨水会拉京胡,二人常常你唱戏来我伴奏;周南善于交际,常常随同张恨水拜亲访友。张恨水写作时,周南就在一旁帮她整理稿子,有时还与他一起联句。自从有了周南,张恨水才体会到“红袖添香夜读书”的真正韵味。

张恨水小说中的才子佳人,都是自己破碎的爱情梦

抗战初期,周南不避艰险,来到重庆陪伴张恨水。那时,她已由一位不识油盐酱醋的少奶奶,变成一个终日受家务事牵累的主妇。在她的诗中就有“良辰小祝购荤鲜”“短发蓬蓬上莱场”等这些富有生活气息的诗句。在那样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张恨水能够写出《牛马走》《水浒新传》等诸多鸿篇巨制,周南这个贤内助功不可没。新中国成立后,张恨水患了中风。为了给丈夫治病和维持家用,周南不惜卖掉自己的首饰和住宅,一大家子人搬到一个小四合院中居住。在那里,她悉心照顾张恨水,陪他走过了被疾病折磨的岁月。1959年,周南因癌症逝世,葬于八宝山墓地。她走后,张恨水写下了近百首悼亡诗,怀念这位陪伴他走过艰难岁月的红颜知己。张恨水的每一部小说中,都有他对爱情的期盼与呼唤,每一部小说都附着在他不平凡的爱情传奇上。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