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振荒

民国十大金曲——穿透时代的歌声

从1912年1月1日到1949年9月30日,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民国时期。民国是一个特殊的时代,一边是战火纷飞,一边是歌舞升平。在此期间,文化艺术的自由空间极大,获得野蛮生长,其中有十大金曲,有幸成为了穿透时代的歌声。 抗战歌曲—— 《大刀进行曲》:又名《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副标题是:献给二十九军大刀队。 1933年,日军侵犯长城各口,军长宋哲元率领29军奋起抵抗。由于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日军,…

民国画坛一姐:走得出青楼,走不出偏见

民国曾有个传奇女画家,饱受骂名和赞誉。 只因她是女性,出身于青楼,长得又不好看,这些就让她在讲究出身的画坛变成一个任人射击的人肉靶子。 她在国内多次被骂“妓女不配进入艺术殿堂”,画作被毁;但人在国外却拿奖拿到手软,开展遍及世界各地。 这个女画家是潘玉良。她名列民国六大“新女性”画家之一,创作最多,成就也是最高,画作卖到了2920万。 她并不惧流言蜚语,努力用…

中国有两个‘宝贝’:一个慈禧一个赛金花

“中国有两个‘宝贝’:慈禧与赛金花,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一个卖国,一个卖身;一个可恨,一个可怜。”以上这句话出自著名文学家刘半农的著作《赛金花本事》。 作为一名堂堂的北京大学教授,给一名妓女立传,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先例。当然,历来立传树人,都是夹杂着书写者浓浓地个人色彩,司马迁如此,刘半农也是如此。那么,作为晚清名妓赛金花,何德何能,竟然能跟慈禧太后齐名,而且还是站在同一高度反着对比,她…

傅雷:一个典型的中国式父亲

一直以来,中国式的父亲是不苟言笑,严肃甚至可怕的,他们更多地负担着家庭的经济重任,主观和客观上都难以给家人很多的陪伴。 这种刻板、严肃、缺少柔情的形象,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父亲,然后这些父亲培养出来的儿子,又成为了与父辈类似的父亲。 那么,中国式父亲真的没有柔情吗?我看未必,傅雷,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父亲,他对待儿子严苛,甚至经常挥拳打孩子。可是,仔细探究其中,他的内心并不是缺乏柔情的。 提起傅…

《新青年》的始与终:一本改变中国的杂志

一份创刊于上海的综合型文化月刊,曾几何时风靡全国,其影响力所及,延续了一个世纪,成为一座文化坐标。它所倡导的文学革命,所开启的民主与科学的思想启蒙,彻底地改变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推动着时代巨变的步伐。 这个杂志就是创刊于1915年9月的《新青年》…… 从《青年杂志》到《新青年》 1915年9月15日,《青年杂志》由陈独秀创刊于上海,这是一份综合性文化月刊,每号约100页,六号为一卷。后因与上海基督…

前尘往事:萧红——我的绯闻将永远流传

“当我死后,或许我的作品无人去看,但肯定的是,我的绯闻将永远流传。”民国才女萧红生前在一封致友人的信里如是说。后世关于她的爱情有多个演绎版本,证明她的这种担心不无道理。  萧红    萧红,这位被誉为“上世纪30年代文学洛神”的女作家,1911年生于黑龙江呼兰,1935年发表成名作《生死场》,1942年逝于香港,1957年其骨灰被中国作家协会广州分会迁往广州银河公墓重新安葬。在她短短31年的一生中…

秦淮八艳:绝代芳华沦落风尘,才华不输男儿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是明末清初,在南京秦淮河畔,留下凄美爱情故事的八位南曲名妓。分别为:柳如是、李香君、卞玉京、马湘兰、顾横波、寇白门、陈圆圆、董小宛。 在古代,“妓”是指以歌舞才艺为业的女子,她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有专门的技能,比如会琴棋书画,能吟诵唱和,服务的对象都是达官贵人和文人雅士。唐宋以前,“妓”的地位很高,在社会行业等级里被划分在中九流,她们不仅精通才艺,而且长相貌美,一般人…

国学大师“疯子”黄侃,私生活不是一般的乱

要说到国学大师,不得不说到“三疯子”,那就是章太炎、刘师培和黄侃,他们无一不是学问大,脾气也不小,还都喜欢骂人。虽然三人都被称为疯子,但里面行为最为出格的非黄侃莫属,他的脾气之大、性格之怪在整个学界都是有名的。 黄侃素来目空一切,主张文言文的他主张白话文的胡适同在北大教书,他平时没少骂过胡适,有时更是有损口德。除此之外,他还曾经和号称“两足书柜”的陈汉章和著名词章家吴梅一言不合就动手,不过后来都和…

“东方的奥黛丽·赫本”:夏梦到底有多美?

她是20世纪中国男人的梦中情人。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头牌巨星。 曾有人排三天三夜的队花巨资只为看一场她的电影。 她是金庸所有作品中的灵魂,金庸心中一辈子的痛。为了她,苦苦追求60年,最后仍惨遭拒绝。 她是中国电影史以来最美女演员,是上帝赏赐给人间的艺术品。美到惊世骇俗。 大导演李翰祥,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毛泽东、周恩来都曾亲自接见她。甚至林彪在叛逃前一夜都要再看一场她的电影才肯离去。 演员夏…

五四新文化运动怎样影响我的小学国语课

01 我们在“新学制”下怎样学小学语文 笔者本人便是当年在“新学制”之下受教育的“小学生”之一。不幸我是个乡下孩子。那时最近的“国民小学‘距我家也在十里之外。上不了公立小学,就只好留在家里,在祖父延师设立的改良私塾上学。由塾师分授英、汉、算三门功课。 先祖原是位“革命党”,后来又是陈独秀的好友和崇拜者。因而他在家中一旦当政,便把祖宗遗留的封建称呼、磕头仪式,全部豁免。可是他对我们这个改良私塾里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