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映霞和郁达夫沉沦的佳缘孽缘

郁达夫是出名的风流才子,13岁读书时便和“赵家少女”有了初恋之情,而同时,他还和另外两位少女保持恋爱关系。

在日本留学期间,和后藤隆子、田梅野、玉儿等人谈过恋爱,甚至还多次嫖妓,并写下了著名的《沉沦》。

王映霞,1908年在杭州出生,因父亲病逝无人照料,才过继给外祖父王二南做孙女,故改名为王映霞。

外祖父一家是书香世家,王映霞在书香四溢的家庭环境影响下,也成为了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

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家闺秀,用独特的魅力让浪子郁达夫回头,成为了阅女人无数的郁达夫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王映霞和郁达夫的爱情曾轰动一时,被称为“现代文学史中最著名的情事”之一,然而,就算是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能逃过时间的检验。

佳缘起,才子佳人一见钟情

1927年初,郁达夫来到上海工作,顺道拜访友人孙百刚,就是这次无意的拜访,让他遇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郁达夫和孙百刚谈话期间,王映霞出来和两人打招呼。

端庄典雅、雍容华贵的王映霞美得让郁达夫挪不开眼,而王映霞也被郁达夫不凡谈吐和绅士风度所吸引,在知道他就是《沉沦》的作者之后,更是对郁达夫倾慕不已。

即使此刻的两个人,一个已有婚约在身,一个已有家室,但还是陷入了一见钟情之中。

不久,在上海江南大饭店,王映霞和郁达夫进行了一次长谈,彼此摊牌。

王映霞说:“要娶我,就必须明媒正娶,真正组成我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郁达夫答应了,从此两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开始了。

热恋期间,两人爱得忘乎所以。才子郁达夫给心爱的王映霞写了无数首情诗。其中一首一直被世人所流传:

“朝来风色暗高楼,偕隐名山誓白头。好事只愁天妒我,为君先买五湖舟。”

1927年6月5日,相识、相恋几个月的两人在杭州聚丰园举行订婚仪式。

六七月期间,王映霞和郁达夫两人租住在上海,在王映霞的温柔照顾和帮助下,郁达夫得以整理己的作品,出版了作品集《寒灰集》。

九月,郁达夫还将自己和王映霞的恋爱过程写成了《日记九种》。

据《日记九种》里记载,王映霞每日都给郁达夫做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有目的地准备鸡汤、甲鱼汤等补品,想尽办法给郁达夫的肺痨病体加以补养。

而郁达夫也是把王映霞的温柔贤淑写成作品,登在报纸上,以此来宣告世人他对王映霞的爱。

即使郁达夫先前已有妻子孙荃,郁家并不认可王映霞的身份,可郁达夫就是爱王映霞爱得疯狂,爱到不要名誉、不要地位。

因为郁达夫的名气,很多人来拜访他们,而喜欢交际的王映霞自是沉沦其中的。

她喜欢在灯光下摇曳闪烁,而他喜欢她在他身边,那个时候,大概是是郁达夫最幸福的时期了。

孽缘,婚变风波不停冲击

使两人感情出现裂痕的是“妾妇”风波。

王映霞作为新时代女性,一直希望郁达夫和孙荃离婚后再和自己结婚,但是因为郁达夫的懦弱和犹豫,这件事一直未能正面解决。

有人私下把她称为“妾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郁达夫也有意无意地把她看做“妾妇”。

在郁达夫写给王映霞的诗《登杭州南高峰》中,曾把“朝云”比做“王映霞”,而朝云是苏东坡的小妾,也姓王,也是杭州人。

后来,在郁母的七十大寿上,郁达夫带着王映霞回家拜贺,规定由男归男、女归女以此进行拜贺。轮到小房媳妇拜贺时,王映霞原本上上去拜贺,却被孙荃抢先一步,而郁母见孙荃已拜贺过了,便示意拜贺礼结束。

这件事真正坐实了王映霞的“妾妇”身份,让她无法接受,也成为了两人误解的源头,此后,误解日深,裂痕也越来越大。

真正让两人的感情问题暴露出来的,是轰动一时的婚变风波。

这场婚变风波里最先出招的是郁达夫,他敏感多疑,怀疑王映霞和许绍棣有婚外恋,理由是许绍棣对王映霞的照顾十分细致。

当时战乱,两家在避难时曾为邻居,两家孩子经常一起玩耍,关系十分亲密,再加上郁达夫和王映霞的经济比较拮据,又或许因为王映霞是一个出名的美人,许绍棣就经常对郁达夫一家加以照顾。

而街头的大妈们却传王映霞和许绍棣有暧昧关系,而且当时王映霞还和盖世太保戴笠也有很多的绯闻传出,对爱痴狂的郁达夫自然是无法忍受。

1937年,郁达夫偶然发现王映霞和许绍棣往来的书信,误以为两人要私奔。愤怒到没有理智的他便在大公报上登了寻人启事:

王映霞女士,鉴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寻常,汝与某君之关系及携去细软衣饰金银款项契据等不成问题,唯汝母及小孩想念甚殷,乞告以地址。郁达夫谨。

这等同告诉世人王映霞是一个出轨、不顾家庭的女人,王映霞自然会抓狂,而且她只是去朋友家做客。

冷静后的郁达夫知道自己做错了,便去请求王映霞回家。

王映霞说:“你要我回家,你就必须登大公报向我道歉。”

郁达夫照做了,王映霞也回家了,但这件事还是让夫妻两人成为了世人的笑柄。

许是出自之前登报风波的报复,还是郁达夫未知的抽风,1939年,郁达夫在香港《大风》报刊上发表了《毁家诗纪》,再一次把家庭矛盾暴露出来,再一次把所有责任推到王映霞身上。

这一次,王映霞没有和郁达夫和好了。

她说:“我只想要一个安安静静的家,我和郁达夫只能做朋友,不能做夫妻,我们性格不同。”

这算是王映霞给郁达夫最后的温柔,毕竟欲加之罪的痛苦会让人疯狂崩溃,更何况还是自己深爱的人,没拿一把刀看过去,已是慈悲。

1940年,王映霞和郁达夫在新加坡进行协议离婚,两人分别在各大报社上刊出离婚启事。

就这样,这对“富春江上神仙侣”劳燕分飞了。

结语

不止王映霞和郁达夫,很多新婚情侣也样,吃饱喝足没事做就开始互相猜忌,整天臆想对方出轨,导致很多情侣在不断的猜疑中不断争吵,最后只能分开。

这一切,还是感情基础不牢固。

王映霞和郁达夫是闪婚,一开始爱得疯狂,只看到对方的好,连对方的性格、兴趣、感情经历等都不了解,便匆匆进入婚姻,。

所以,婚姻里,最重要的就是坦诚、信任。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