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谍川岛芳子,导演“一二八事变”,被判死刑,却找了替身?

中国历史上出现了无数的女英雄,但是谁也想不到中国近代竟然出了一位这样的女汉奸,她乃是清朝的格格,但是谁也想不到,她竟然成为了日本人的养女,随之她帮助日本人来侵略我们,还成为了中国唾弃的女汉奸,她的人生将会面临着死亡,但是谁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在死之后,远走天涯究竟是为何?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又称川岛东珍,号诚之,汉名金碧辉,汉奸、日本间谍。清朝肃亲王善耆第十四女。

微信图片_20200801102113.jpg

日本战败之后,中国这些汉奸随之也落网,曾经的川岛芳子也被抓捕归案,她乃是中国第一大女汉奸,面临着法院的审判,川岛芳子最终被判通敌叛国罪处以死刑。

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处决川岛芳子当天,当时对于川岛芳子算是非常有礼貌,根本就不像对待死刑犯一样,根本就没有给她带上手铐,居住的环境也非常的好并且还是单人房间,除了美国的记者,根本就没有其他记者能够进入里面。

整个监狱内部有警察看管,监狱大门双扉紧闭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但是谁也想不到为何中国的记者也会被拒绝在门外,不管是谁都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根本就不知道枪毙的究竟是谁,但是这些记者都是被邀请过来观看川岛芳子被枪毙,但是此时谁也想不到,他们竟然被拒绝在门外。

被枪毙前川岛芳子有过几个要求,第一:她希望写下遗书,告诉她的养父,第二:希望在枪毙前换上干净的衣服,但是第二个要求直接被拒绝,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川岛芳子写完遗书之后将会直接被处决,据说当时的警察直接一枪将川岛芳子的脑袋都打开花了,整个面部都看不清楚究竟是谁,因为脸部已经全部都被损坏了。

当记者发现川岛芳子,满脸都是血浆,眼前这位犯人是刚刚被枪毙,血液还是非常的新鲜,根本就分不出究竟是谁,随之将其直接送去火葬场。根本就不会停留。

微信图片_20200801102123.jpg

枪毙川岛芳子这件事情,应该要大肆宣传,但是谁也想不到这次枪毙会搞得如此神秘,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川岛芳子被直接枪毙,根本就不让记者在那里拍摄。

有着“男装女谍”、“东方女魔”绰号的川岛芳子是日本策动伪满独立的主要参与者,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转移婉容”等重大秘密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日本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人的赞赏。

1948年,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后,曾与其往来的日本新闻人原田伴彦对其作出如下评价:“她所具有的武器是绝代的美貌、爱新觉罗王朝的高贵血统、金钱和势力以及才华横溢与头脑敏锐,但她的悲剧的孽根亦在于此。她平生既无理想,亦无信念,更缺乏现代人的性格。”

川岛芳子的一生可恨可耻,却也可悲可怜。她被永远钉于民族耻辱柱上的罪恶源自于她坎坷不幸的童年:出生不久家族王朝即宣告终结,民国初定的皇族优待协议也很快被撕毁,以溥仪为首的皇室被彻底赶出北京。川岛芳子就在这样的“国仇家恨”中出生成长,并接受着日本军国主义教育。与此同时,改朝换代的无情给日本侵略者提供了机会,当清朝皇室被国民政府迅速抛弃之际,日本却大方伸出“援手”帮助溥仪复辟,进而在东北建立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为日本侵华的起点。川岛芳子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成长与生存,背负着家族的遗命,却最终在认贼作父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但是川岛芳子的死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当时被枪毙的川岛芳子根本就不是川岛芳子,而是名为刘凤玲的女犯,据说监狱长想尽一切办法将川岛芳子保下来,利用金条收买这位犯人家属,随之让刘凤玲成为了川岛芳子的替身。

当时谈好的交易价格是10根金条,但是前期只给4根,剩余的要枪毙完之后,才可以领取,但是枪毙之后,刘凤玲的母亲去领取金条之后,再也没有回来,随之刘凤玲其兄妹想尽一切办法为母亲讨回公道,随后这样的事件才向世人披露出来。

微信图片_20200801102134.jpg

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在当时即有人匿名检举,指女子刘凤玲原获10根金条代替川岛受死,但事后刘家却只获得4根金条,引发轩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为张钰的女子称川岛芳子在其家乡——吉林某个村庄以“方姥”名义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证据之一:方姥生前行为谨慎

根据方姥同村后辈张钰回忆,方姥平日翻书都用镊子,写的字画都用专门炉子焚烧,几乎不留手迹,而且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画,上面的字也被刻意涂上了墨水。

证据之二:技术鉴定枪决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对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做出鉴定: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本方面再次进行鉴定,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在对比中,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而川岛芳子出身金枝玉叶,即使行军也不曾一线征战,更不可能干过农活。从盆骨来看,被行刑者可能经历过生育,明显与川岛芳子不符。

证据之三:李香兰认可方姥传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这场会见李香兰事先要求不能超过15分钟。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细节。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而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为“哥哥”。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李香兰则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微信图片_20200801102145.jpg

2006年,长春青年女画家张钰主动揭秘,她姥爷段连祥临终前告诉她,曾在长春市郊外隐居了30年的方姥就是举世闻名的艳谍川岛芳子。这无疑是一个爆炸性消息。经中日专家合作调查,爱新觉罗德崇(清太祖努尔哈赤十一世孙)出面作证,法医用科学方法反复比对骨骼结构,验明死者留下的数件遗物,确证方姥就是汉奸川岛芳子。当年,川岛芳子被判处死刑,日本人本多松江(川岛芳子的家庭女教师,宋美龄留学美国时的同窗)、头山满(川岛芳子的父执)等人为之多方疏通,直达极峰,蒋介石卖个顺水人情并非难事。重病在身的刘凤玲为换取10根金条养家糊口,自愿做了替死鬼。川岛芳子偷偷出狱,潜往东北投靠段连祥(此前两人早已相识,有过通信往来,她认定段连祥值得信赖)。段连祥凭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将川岛芳子安置在长春远郊的一位村长家里,从此隐居下来,身份严格保密。1978年,川岛芳子病死。死前她从未受到过任何来自官方的怀疑和惊扰,一个比铁桶更严密的社会组织竟网漏吞舟之鱼,这种疏忽太不可思议了。

日本军方豢养川岛芳子,将她训练成为“帝国谍报之花”,反噬其祖国同胞,可谓大逆不道。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至今仍对这位20世纪不可多得的“巾帼英雄”赞誉有加,自然是不怀好意。无论川岛芳子有过多么传奇的经历,但她屈身事敌,卖国求荣,劣迹斑斑,罪恶累累,乃是成色十足的汉奸女子,这一盖棺论定早已板上钉钉,谁也无法更改它。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