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袁克文是昆曲名家,有着“民国四公子之一”的称号。除此之外,他还是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次子,由其三姨太金氏生于朝鲜汉城,所以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富帅,并且是一个混血公子。由此可知,袁克文不仅家室背景庞大富足,而且自身俊朗帅气。

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除此之外,这位袁二公子年幼时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并且能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有此天赋,真的是堪称神童。另外他还拥有一些高雅的兴趣: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

不过长大后的袁克文却在生活中放浪不羁,妻妾成群,还反对袁世凯称帝,这彻底触怒了袁世凯。随后袁克文逃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这么看起来,有钱人家的公子就是不一样,富家公子当够了又跑去加入青帮,并且在青帮也能混得风生水起,很快就坐到了青帮帮主的位置,那可是老大级别的人物!

袁克文与他爹袁世凯的兴趣爱好什么的都不太一样,只有一点像极了他爹,那就是风流。有句话说大多才子都风流,其实不是才子也风流的人物也有很多,不过正是因为他显赫的身世加上他又颇具才华才会被更多人关注吧。对于美女,袁克文向来是来者不拒的,包括名妓。他除了自己的原配妻子刘梅珍外还有五个姨太太,与之一度春宵的没有名分的女人那就更多了。

这样一个风流成性,万花丛中过,处处留情的男人放在我们这个时代简直就是渣男,那为什么在他死后却有上千妓女为他送葬呢?这其中的原因有些哭笑不得。

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这袁克文虽风流却不放荡,他不会随意接近歌妓,对朋友的妻妾女眷更是严谨端庄,显得儒雅而有风度。即便是去青楼吃花酒那也是彬彬有礼,如同是去寻找红颜知己,从无轻薄之态,活脱脱一个谦谦君子。其实这恰好说明这袁克文与一般的风流浪子不一样,这也是他的情商所在。他用心与每一位美女相处,对每一个女人都是认真的,他频繁与各个女人往来却不忘以前的情人,凡是与他交往过的女人他都对其温柔有加。

简而言之,正是因为他拥有这种高级的风流,多情却也是性情中人,以至于在他死后会有上千妓女甘愿为其送葬并守灵。虽说袁克文后期靠卖字画为生,生活清贫,但这并未影响他死后的排场。送葬那天,队伍多达四千余人,还有上千妓女自愿为其守灵,送葬队伍自成方阵,她们胸前都佩戴着袁克文像的胸章。可谓是一场惊动满城,声势浩大的葬礼了。

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袁克文书法

附录:

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袁克文(1890年8月30日-1931年3月22日),字豹岑,号寒云,学名继前,乳名昭儿,河南项城人,生于朝鲜汉城(今韩国首尔),昆曲名家,民国四公子之一。素有民国时期”天津青帮帮主”之称,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次子,由其三姨太金氏生于朝鲜汉城,长兄袁克定。

号称”南有黄金荣、杜月笙,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后因反对袁世凯称帝,生活放浪不羁,妻妾成群,触怒其父,逃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1931年病逝于天津。葬于杨村,方地山为其撰写碑文:才华横溢君薄命,一世英明是鬼雄。

袁克文参与政治活动不多,而长于诗文,工于书法,致力古钱币研究,能演唱昆曲,他收购文物挥金如土,但兴尽后就转让。袁世凯死后,他长期客居上海,以变卖字画为生。撰有《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廿九种》、《古钱随笔》、《寒云词集》、《寒云诗集》、《圭塘唱和诗》。所写掌故、笔记,如《辛丙秘苑》、《洹上私乘》等诸多一手资料。袁克文收藏文物种类颇多,晚年因生计窘迫,大部分变卖。

袁克文除擅长书法、作诗、填词、写文章外,还爱唱昆曲,小生,丑都扮演得很好,他的拿手好戏是《长生殿》、《游园惊梦》。袁世凯死后,他没了管束,开始”票戏”,即当票友。有一年,他在北京新民大戏院与陈德林合演《游园惊梦》,他大哥袁克定(袁世凯死后袁克定成了”家长”)知道了,认为他这种当”戏子”的行为”玷辱家风”,于是便通知北京警察总监薛松坪,要薛把他抓起来。薛不便推托,可又觉得这是他们袁家的”内部矛盾”,便去找袁克文,如此这般把”令兄的意思”一谈。袁克文笑着说:”明天还有一场,唱完了,我就不唱了!”票友借台唱戏是要自备费用的,袁克文唱这两场戏,据说他花费了三四千银元。

他是民国异类,一生风流, 死后上千娼女甘愿为他守灵

民国年间,袁克文、张学良、张伯驹、溥侗人称”四大公子”,曾撰有《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二十九种》,方尔谦作跋。藏书印有”皇次子章”、”人间孤本”、”虎豹窟”、”云合楼”、”孤本书室”、”弼宋书藏主人廿九岁小景”、”八经阁”、”侍儿文云掌记”、”寒云鉴赏之记”、”克文与梅真夫人同赏”、”惟庚寅吾以降”、”三琴趣斋”、”后百宋一廛”、”壁珋主人”、”与身俱存亡”等30余枚,其中”与身俱存亡”专门钤于最宝爱之书。

袁克文写字喜欢美女抬纸侍候,悬空写字,以致于香墨淋漓,笔画流淌串连,让在场人开怀大笑。他写大字,以纸铺地大笔挥洒,写小楷日记则床头点划,顺势而为,书写方式造成的奇趣让观者称妙。这些特质也是他优伶为友、青帮做大、”下九流”为伍的时代别类性格的反映,所以说袁克文的书法是感人的书法,是让人开怀一笑的书法,是具有生命活力的文字,也是其性情和当时心态的写照。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