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序言

一个民族如果失去记忆,就会被世界其他民族所蔑视,我们不希望自己民族因为失忆而被蔑视,所以,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

清明节,年年的清明节,年年的南山抗战空军坟。

满目青山耸翠,满园桂花怒放,在这宁静肃穆的墓园,耸立着一对以折叠的机翼模型建立的纪念碑,机翼上弹孔洞穿,纪念碑上的“志在冲天”碑铭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空军组建时题词。碑体刺向蔚蓝的长空,巨大螺旋桨旋转着,像一只矫健飞翔的雄鹰在蓝天上翱翔。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我们来到英烈的陵园,仰望这纪念碑,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1:南山抗战空军纪念园全景

                                     一、被掩埋的历史

20世纪60年代初,南山(20世纪50年代以前叫汪山)上,一位农民给我们讲述抗战期间重庆作为战时陪都时蒋介石在黄山官邸的趣事,无意中说出,在南山下靠近长江边有一处埋葬中国空军的坟墓。那些年轻的空军飞行员为保卫祖国的大好河山,与日军飞机作战,牺牲在蔚蓝的天空保卫战中。那片墓地山峦耸翠,花木葳蕤,风景秀丽。

他讲得很神秘,令我们很吃惊。国军不是躲在峨眉山吗?抗战胜利后下山摘桃子不成,被赶到台湾岛了吗?当我们问他具体的地址时,他又闪烁其辞,支支吾吾。自那以后,年幼的我们心里留下了南山空军坟的痕迹。

在寻寻觅觅的岁月中,我终于在一片山林中的庄稼地里寻到了当年的空军墓地。当地的一位农妇指着几个空荡荡的墓穴说,那就是现今还存在的空军坟。

我惊讶地望着这寂寥山林中杂草丛生的空空墓穴,心中一片悲凉。

对着墓穴,我静静地默哀,脑海里满是长空中两军飞机激烈搏击的空战场面。

当年英烈们的遗骸如今葬在何方?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的亲人该往哪里插上香烛、燃烧纸钱?他们的魂灵也许就在我们头上的天空徘徊,山林呼啸的阵阵松涛也许是他们凄厉的悲叹?这段历史怎么这么快就被掩没?难道重庆人民就这么容易遗忘吗?我们这些后辈又该怎样追思和缅怀这些国殇之魂?

沉思中,我对着这片墓地深深地三鞠躬,陷入长长的自责与愧疚中!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2000年代的空军坟(故城图片)

二、尘埃里显现出历史的痕迹

在查询的档案中,我们看到馆藏的一份档案《空军烈士公墓征购地亩面积图》,图上标注了空军坟修建时山地、旱地、土地所有者的姓名、土地面积等。此外,还注明了施工部分、未施工部分、征购范围、公墓植树范围。由此图可大致还原空军坟修建时的情况。

黄山空军烈士公墓(墓名。此地现在叫南山)始建于1938年,当时安葬的是最早一批在保卫重庆牺牲的空军英雄。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在重庆南岸长房子放牛坪购买200余亩土地,正式修建黄山空军烈士公墓,以安葬在重庆大轰炸、武汉保卫战、长沙会战、璧山空战以及在其它地方牺牲的240余名抗战空军英雄,供后人纪念,人称“空军坟”。

据资料记载,当时空军坟中安葬的烈士,许多都只有衣服、皮鞋、皮带等遗物,即便有遗体的也大多残缺不全。这里所安葬的空军烈士的死亡原因,大致有5种情况:1.空战阵亡;2.执行公务过程中遇难;3.发生机械事故遇难;4.飞行训练过程中出事;5.其他,殉难原因除前述几项外,还有车祸、疾病和其它不明原因等。

资料中显示,第1号烈士墓安葬的官招盛烈士,山东平度人,生于1918年,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第十期航空班学生。1942年11月,官招盛在四川省巴县白市驿驾机练习射击时,飞机机械发生故障,迫降江津时不幸牺牲,年仅24岁。

第7号墓穴安葬的符保卢烈士,吉林长春人,曾多次荣获中国撑杆跳高冠军。1936年6月,符保卢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在德国柏林举办的第1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以3.85米的成绩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个进入复赛的运动员。此外,符保卢演过电影《海葬》。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在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第12期驱逐组毕业,任空军第四大队少尉三级飞行员,并在美国驻华第14航空队服务。1943年,符保卢在白市驿驾机训练时失事牺牲。

最后第130号墓穴安葬的烈士是郑文达,生平不详。

1947年3月29日,黄山空军烈士公墓正式建成。

空军坟建成后,国民政府每年都会举行公祭,纪念英雄,缅怀先烈。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3:1947年3月29日空军烈士公葬典礼

1949年后,这个墓地遭受过三次劫难:1950年代初,因为土改,田土山林下户,乡民在分得的土地上拆墓平坟,并将墓碑与坟石用于筑路建房;1960年代初困难时期,当地的农民为生活所迫,挖取棺木制作农具、家具到集市换取生活用品;文革期间,红卫兵砸碑毁坟,将墓中英烈遗骸遗物随意抛洒,更有闲杂人员以为墓中有值钱的陪葬物品而掘地三尺,碑、墓等毁灭殆尽。

时至今日,墓园左侧竹林中用铁链围住的八个墓坑和一块碑石,是20世纪30年代墓园遗留的唯一原景。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4:20世纪30年代修建的黄山空军烈士公墓遗址

三、空军坟在人们的期盼中终于重建

在民众的期盼中,2000年9月7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空军坟为“文物保护单位”,并于2002年1月26日立碑。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6: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空军坟》

2005年8月15日,当地的四位村民为给前来祭奠空军坟的亲人们指点路标,自费出资为英烈立了一块大理石纪念碑,碑上镌刻着“空军坟  抗战英烈永垂千秋”。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7:当地四位村民自费立碑

2008年,一份关于重庆空军烈士墓《次序图》的珍贵资料在香港被发现。同年,这份资料出现在北京海王村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此后这件文物慢慢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后来几经周折,经过各方的不懈努力,2010年12月,这份珍贵资料再次完整无缺地回到了北京。

除了2010年回归的《次序图》外,还有另一张《次序图》于2014年也得以回归。第二张《次序图》是由台湾著名收藏家白中琪先生,于2014年底在台湾拍卖会上购得。与这张《次序图》同批回归的还有抗战时期著名空战英雄周志开烈士的遗物。

结合这两份《次序图》,对比重庆档案馆保存的一份《黄山空军烈士公墓征购地亩面积图》,基本可以复原当年空军烈士公墓的轮廓。

次序图内下部印有“说明(一)1号至125号为已葬公墓(二)126号至130号为新葬墓穴”。墓地为长方形,中间是一条甬道,分三个平台,烈士墓呈“品”字形排列,共16行12列,安葬着抗战期间阵亡空军烈士130名。从烈士墓的排序号中发现,最初建设时,烈士墓排序似为长方形,分为8行10列,每列8个墓穴,共安葬着80位烈士。由于牺牲烈士的增加,原有墓穴的两侧又各增加了4行6列共计约48个烈士墓。第129号、130号烈士墓则分别排在左右两侧第4行第7列。

第1号烈士墓安葬的是官招盛烈士,第7号墓穴安葬的是符保卢烈士,最后一位安葬的第130号烈士是郑文达。《重庆区汪山(现名南山)空军烈士公墓次序图》上标注的烈士姓名,可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中国烈士名单上查到67人,查不到的有40人。

由于次序图据今已近70年,有些烈士的名字已无法辨认。无法辨认或辨认不清的烈士名字共有23人。

2008年,重庆市南岸区政府出资1300万元人民币,依据《次序图》修复还原了空军烈士公墓,并在原遗址上建立了“空军抗战纪念园”。

2010年,纪念园正式对外开放。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8:空军抗战纪念园入口

空军抗战纪念园由四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为两组刻有浮雕的纪念墙,其正面有3幅图案,第1幅以重庆朝天门为背景,反映了日机对重庆的大轰炸以及中国空军在重庆上空与日机激战的情形;第2幅反映了美国飞虎队开始援华;第3幅则是美国援华飞机飞越驼峰的情形。其背面则有文字介绍中国空军(含苏、美志愿飞行队)的抗战。(见下面各图)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9:两组刻有浮雕的纪念墙两组刻有浮雕的纪念墙

图12:驼峰空运介绍

在浮雕墙的左侧是纪念园的第二部分——展览室,内有图片和文字说明,向人们简单地介绍了中国空军以及苏美空军援华抗战的事迹。图13:空军抗战纪念园展览室

浮雕墙的背后,长长向上的石阶两侧,就是空军抗战纪念园的第三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空军烈士墓碑。十分遗憾的是,恢复重建时由于缺乏当年的资料,有关部门没能找到原公墓中所葬烈士的名单,故许多墓碑的碑面上都没有刻文字,只刻了一个花环。

在长长向上的石阶最高处,就是纪念园第四部分——纪念碑。纪念碑主体由一对飞机的翅膀组成,上方为一架飞机的螺旋桨,中间有孙中山先生写的4个大字“志在冲天”。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16:墓园纪念碑

整个纪念园面向东方,眺望远处,则是空军勇士们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广阳坝机场。

四、抗战时期的中国空军战绩

抗战初期,1937年7月,中国空军只有各类飞机600余架,作战飞机300余架。其中歼击战斗机179架,侦察机148架,轻轰炸机77架,重轰炸机22架。而日本陆海空飞机达2700架,战斗机297架,轰炸机296架,侦察机293架。

抗战中期,1937年11月, 中国空军开始获得苏联的援助,中国政府向苏联购买飞机1235架,其中驱逐机(即战斗机)777架、轰炸机358架、教练机100架。先后装备了苏制伊-15、伊-16型战斗机和爱司勃-2、特勃-3型轰炸机,作战实力有了恢复。

抗战后期,1941年7月23日,美国政府批准中国租借、拨款购买100架P-40B型战斗机,并由中国政府出资在美国高薪招募110名飞行员和150名机械师。中国政府将这批飞机和人员交给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顾问陈纳德,由他组建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到1944年夏天配备B-25型轰炸机60架、P-40、P-43、P-47、P-51型战斗机100架。中国空军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从美国购买和租赁战斗机、轰炸机共1394架。

抗战时期,与中国空军相比,日本海军和陆军航空队的实力居绝对优势,但中国空军却取得了辉煌的战绩,特别是在战争初期。这充分表现了中国空军的战斗意志坚强,爱国意识浓烈,空战技术精湛。许多优秀的空军英雄,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为保卫中华民族,献出了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周恩来曾这样评价当时的中国空军:“我国的空军,的确是个新的神鹰队伍。正因为他们历史短而没有坏的传统,所以民族意识特别浓厚,而能建树如此多的伟大战绩,这更增加了我们的敬意!”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的全面抗战开始,上海、南京、武汉相继失守,半壁河山被侵华日军占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和世界反法西斯东方战场的指挥中心,重庆成为与莫斯科、伦敦、华盛顿齐名的二战名城,也因此被日军视为战略及政略中枢而妄图以“恐怖轰炸”“疲劳轰炸”来摧毁中国人民的意志,达到“以炸迫降”的目的。据史料统计,1938年至1943年,日机空袭重庆203次,出动飞机437批9166架,倾泻炸弹和燃烧弹17812枚,炸毁焚烧房屋37182间,造成人员伤亡6300余人。仅渝中半岛的磁器街防空隧道内发生的避难民众窒息践踏惨案,就造成伤亡2500人左右,震惊中外、惨不忍睹。每次爆炸都是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横尸遍野。重庆是全世界遭受轰炸最惨烈的城市之一。

在“空军抗战纪念园”那长长的石阶地面上,镌刻着中国空军抗战史:

中国抗战空军史:

上海杭州空战:1937.8.14中空笫四大队长高志航,率队长郑少愚、李桂丹两机击落日96式轰炸机3架。

敌鹿屋、木更津航空队被歼战役:1937.8.15,中国空军在曹娥上空击落日94式轰炸机4架,在杭州上空击落94式轰炸机16架,在南京上空击落94式轰炸机14架。

1937.8.16:中空第三、四、五大队,在杭州、南京、上海击落94式轰炸机8架。

1937.8.17:中国空军轰炸上海日领区、日军虹桥镇阵地及司令部,击落日驱逐机1架、轰炸机1架。

1937.8.19:中国空军第二大队出机7架轰炸白龙港,击沉日舰一艘,击伤多艘。

太原空战:1937.9.21,中国空军出机7架,击孜日指挥机1架。

南昌空战:1937.12.9,中国空军出机4架,击落日94式驱逐机1架。

汉口空战:1938.2.28,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出机11架,击落日机14架。

中国飞机飞赴日本散发传单:1938年5月19日,中国空军在长崎、福冈、久留米、佐贺及九州各城市散发传单。

武汉保卫战:1938.6.中国陆、空军协同作战,经过两个月激战,炸伤日本军舰76艘,炸沉28艘,炸毁日机16架,击落日机62架,击伤9架。

1939.2.5:中国空军轰炸运城日寇占领区,中国空军第十队出机4架,炸毁运城机场,炸毁敌机11架。

兰州空战:1939.2.20,中国空军出机15架,苏联志愿队出机14架,共击落日机9架。

中国空军轰炸汉口敌占机场:1939年10月3日,炸毁日驱逐机24架和正在修理的飞机10余架。

1939.10.14:出机20架再次轰敌占汉口机场,击落日机3架、炸毁50架,我机无损失。

桂南会战:1939年12月下旬到1940年1月中,由湘桂各地集中各种飞机115架,炸毁日机15架,空战18次,击落日机11架。

重庆空战:1940年8月11日,中国空军出动飞机29架,在重庆上空击落敌机2架,击伤多架。

壁山空战:1940年9月13日,中国战机被毁13架、伤11架、阵亡10人、伤8人,这是中国空军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成都空战:1941年3月14日,中国空军第五大队出动飞机31架,击落日机6架。

轰炸湘北退却之敌:1942.1.8,中国空军出动飞机9架,轰炸常乐街、新市、浯口一带退却之敌,击落敌驱逐机1架,击伤2架。

轰炸越南日寇机场:1942.1.22.中国空军出动飞机48架,美志愿队出机9架担任掩护,因云雾正浓战果不详。

滇西战役:1942.5月,中国空军以第一、二、五等大队主力和美机P-40、P-43机,不断出击,致敌未能渡过怒江。滇西转败为胜,昆明得以固守。

鄂西会战:1943.5.中国空军及美国十四航空队对汉口、沙市、宜昌等地之敌不断出击,击落日机41架、炸毁日机6架,破坏敌机场5处,炸毁敌军事建筑6处,炸毁船舰23艘。

梁山空战:1943年6月8日,中国空军在梁山机场上空击落敌轰炸机3架,击伤多架。

常德会战:1943.11.10.-1944.2.6.中美混合团连续出动,击落日机39架、击伤17架,在地面击毁12架,炸毁敌船舰、军事设施、车辆、人马甚多。

1943.11.26:中美空军混合大队轰炸台湾日军基地新竹机场,投弹百余枚,炸毁日寇飞机47架,并破坏了机场。

1943.11.26:中美空军混合大队轰炸台湾日军基地新竹机场,投弹百余枚,炸毁日冠飞机47架并破坏了机场。

中原会战:1944.4.2-8.20,中美混合团共出动驱逐机1646架次、轰炸机272架次,击落日机87架,炸毁地面敌机79架,炸毁敌军车70辆。

柳桂会战:1944.3.22-11.7.中国空军击落敌机48架,击伤1架,炸毁地面敌机6架,车辆100多辆,炸死敌人4550名,军马258匹,船只578艘。

洞庭湖空战:1944年7月23日,中美空军混合团和中国空军第三大队在洞庭湖上空击落日机10架。

中美苏空军协同作战:1943.10-1944.9.27,在反击法西斯战争中,中苏英美结成同盟,中国空军、美国空军以及苏联志愿航空队,紧密配合协同作战,给中国陆军很大支持,取得了胜利。

1945.4-6月:中美空军对日军的最后大规模作战,共出动战机1000多架次,击毁日军车辆300多辆,船只1600多艘,炸死敌兵6000余名。

1945.8.15: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形式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在八年全面抗战中,中国空军共出动飞机2.1万多架次,击伤敌机110架,击落敌机599架,炸毁敌机627架,击沉击伤地舰船8013艘,击毁击伤敌军车、坦克8456辆;但也付出了沉重代价,共损失2468架飞机,牺牲6164人,伤残7897人。有2000多名苏联、美国、韩国的航空义士为援华抗战献出了热血甚至宝贵的生命,他们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永远垂史册的贡献。

在这里我想起中国有名的建筑学家林徽因的三弟林恒,这位空军英烈,牺牲于成都空战。由于当时的中国防空预警机制落后,1941年3月14日,当日军战机已经飞临成都上空时,我军飞行员才接到起飞命令。年轻的飞行员们冒着敌机低空疯狂扫射的弹雨,义无反顾地驾机起飞迎战。在激烈的战斗中,林恒击落一架敌机后,自己也被击中,以身殉国。

林徽因写了一首诗《哭三弟恒》,诗中有这样一段:

中国还要上前,黑夜在等天亮。

你们给的真多,都为了谁?你相信

今后中国多少人的幸福要在

你的前头,比自己要紧;那不朽

中国的历史,还需要在世上永久。

小时我盼着你的幸福,战时你的安全,

今天你没有儿女牵挂需要抚恤同安慰,

而万千国人像已忘掉,你死是为了谁!

五、我们不能忘记世界反法西斯战线对中国的支持

苍松、翠竹与金桂陪伴着长眠在这里的英灵。有中国的年轻才俊,也有不远万里来帮助中国抗击日寇的美国飞行员和苏联空军飞行员。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0:苏联空军英烈

在展览馆里,我们看到美国空军上校带领的空军飞虎队以及在八年抗战中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牺牲了的飞行员的介绍。最值得称颂的是世界有名的“驼峰空运”。

在侵华日军占领中国半壁江山以后,日军又占领了缅甸,切断了同盟国援助中国抗日物资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为了继续运送援华物资,运输机要从印度飞越“世界屋脊”——海拔4500-70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由于山峰太高,起伏连绵,飞机只能在其间穿绕飞行,飞行路线好似驼峰,故称“驼峰”航线。

这条航线穿越印度、缅甸和中国,途经高山、冰川、热带疟疾区、原始森林和日本占领区,到达昆明、重庆等地。三年多时间,运送物资60多万吨,占整个援助物质的81%,运送军队和难民3万多人,几乎1吨重量耗油1吨,每天平均有100多飞机穿梭,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这是世界上最艰难、也是最伟大的一条航线。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1:飞虎队简介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3:牺牲的部分美国飞行员

在驼峰航线上,美国损失飞机563架(其中失踪107架),牺牲飞行人员1500人;中国共90多架飞机参与,损失46架,牺牲飞行人员168名。至今还有许多坠落的飞机没有找到。

在展览室里,我们看到了美国空军上校带领的空军飞虎队在支援中国抗战中牺牲的的飞行员照片。

 六、我们不会忘记他们

据陈列室介绍,自重建空军抗战纪念园之后,已先后接待了20多位抗战空军英烈的家属来访。

在纪念园陈列室里我们看到,2010年8月13日开馆时收到的第一份“中国抗战空军革命烈士证明书”,就是由烈士家属捐赠的。盖有民政部公章的证明书上写着:“邵瑞麟同志于1942年1月22日,奉命驾机轰炸日寇占领的越南嘉林机场,被敌军高炮击中阵亡。特发此证,以资褒扬。”落款日期是:“1991年7月23日”。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7:邵瑞麟烈士证书

古谷:重庆南山抗战空军坟记录的那些岁月

图28:邵瑞麟烈士生前相片

邵瑞麟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考入中央军校第八期骑辎科。毕业后,被送往杭州笕桥中央航校第三期学习。1935年毕业时,因成绩优异,留航校任飞行教官。抗日战争爆发后,请缨参战,要求调到战斗部队。1941年底,被任命为中国空军第二大队十一中队少校队长,率队驻在成都太平寺机场。多次奉命驾机作战,屡立战功。1942年1月,承担了轰炸越南河内日军机场的艰巨任务。22日上午10时10分,率57架飞机从太平寺机场起飞远征,12时40分,机群抵达河内日军机场上空。这时,日军毫无准备,数十架飞机整齐排列在机场上。他立即下达攻击命令。顿时,日军机场成了一片火海,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战斗中,他的座机被日军高射炮击中,机坠人亡,光荣殉国。事后,国民政府追赠他为空军中校。1991年7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追赠他为革命烈士。

这里也记载着众多抗战英烈的亲人寻求父辈兄长坟墓的故事,而英烈赵凤岐的儿子寻亲50年终于见到父亲墓碑的故事,更令人感怀。

2011年5月7日来自广东省中山市、70岁的赵树森,顶着烈日,蹲在南山空军坟抗战英烈赵凤岐的墓碑前,泪流满面,哽咽着为父亲拂去墓碑上的落叶。

1944年6月,赵凤岐驾驶美制B25轰炸机前往日占区武汉轰炸,返航途中,壮烈牺牲。这一批牺牲的飞行员共有15位,全部安葬于南山空军坟。

“父亲原本在奉军中供职,隶属冯玉祥部。1933年,父亲抽调入国民政府中央航校第一期,是中国最早的一批飞行员。”赵树森说,父亲爱好书法,曾留下一本亲笔写的《赵凤岐自传》,记录下抗战爆发后,他参加过的大大小小战役。“抗战时,父亲参加中美航空抗日混合大队,编入飞虎队第一大队,专门驾驶轰炸机,基地就设在梁平县。他多次参加对日空战,战功卓著。”

赵凤岐壮烈殉国后,当时年仅3岁的赵树森,跟随母亲回到了江苏徐州老家。从20岁开始,分配在广州市工作的赵树森就四处搜集父亲的抗战事迹,寻找母亲口中的“重庆汪山空军坟”。由于历史原因,赵树森寻父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直到2011年4月,赵树森看到《重庆晚报》关于南山空军坟的报道,其间正好提到“赵凤歧”,于是,他萌生了来渝寻父的想法。

赵树森回忆,1969年,他曾到重庆出差,向路边老人打听汪山空军坟的情况,结果差点被当作特务抓了起来。之后,赵树森多次托人前往台湾查找父亲的档案,始终找不到汪山空军坟的准确位置。“这次被刻错的墓碑中,恰好有我父亲的名字,赵凤岐被误刻成了‘赵凤歧’。如今,主管部门已经及时纠正过来(还未纠正),让我感到很欣慰。”赵树森告诉记者,正是《重庆晚报》上的相关报道,才让他知道了母亲口中的汪山空军坟,原来是在重庆南山。

在依山而建的墓园石梯两侧的树荫下,躺着一排排静静的墓碑,这片墓地一共埋葬着242名中外飞行员,坟墓大多为衣冠冢,即使是遗体入葬也多是残骸。空战的惨烈不仅造成了畸高的伤亡率,牺牲者更是尸骨难寻,即使找到的也残缺不全。

这些英烈,有的留下了姓名,有的连姓名也没能留下。

这些英俊阳光的空军英雄,堪称当时中国的青年精英,他们的家世非富即贵,他们的才华胜出群芳,他们的前程鲜花铺就。但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他们告别宁静的书斋,辞别父母妻小、吻别热恋的情人,置生死于度外,义无反顾地去迎击强于自己数倍的敌人,最终血洒蓝天。中华民族崛起的道路上,有他们奉献的热血,他们不应该被人们遗忘!

七、历史在这里沉思

在墓园的陈列室里,我们还看到2018年9月18日,这个在八十七年前让中华民族沦入生死存亡关头的日子,重庆一民间文学社的二十多位文友,冒着绵绵秋雨来到空军抗战纪念园,悼念长眠在这里的为了民族生存而慷慨赴死、血洒长空的英烈们。读着文学社主编贺岩先生为抗战英烈作的祭文,我不禁热泪长流。 

中国空军抗战英烈祭

秋雨销魂兮,秋风断肠。神州肃立兮,山河吟殇。

孑孑黎民兮,结伴军坟。香烟樽酒兮,祭奠英豪。

中国空军兮,人中龙凤。才子文章兮,风流倜傥。

日寇进犯兮,民族危亡。慷慨投笔兮,志冲云霄。

暮辞双亲兮,朝别妻小。执手难分兮,儿女情长。

长空搏击兮,雷鸣电闪。以身许国兮,浩气凛然。

六千英烈兮,血洒碧天。一抔黄土兮,马革不还。

中国空军兮,悲哉壮哉,英雄魂灵兮。永飨人间。

联想到重庆南山空军陵园至今还未查到姓名的168名英烈,我们除了按照中国的祭拜风俗,上香、磕头、祭酒外,更应该持续不断地宣传。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那些苦苦寻找了70多年的亲人们,来到陵园会看到刻有他们亲人姓名的墓碑,他们不会再带着遗憾离开这里,更不会带着遗愿离开世界。

中国空军抗战是中华民族坚韧求胜的典范。在长达八年的铁血抗战中,从东海之滨到万里长江,从九州岛上空到喜马拉雅山之巅,到处都留下了中国雄鹰战斗的英姿。他们众志成城,愈战愈勇,愈挫愈奋,不断取得重大战果。到战争后期,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支援下,中国空军完全掌握了制空权,这是八年抗战期间唯一的完全由中国掌握话语权的战场,他们鹰击长空,把一个个天空中的侵略者送进地狱,直到天空中再也找不到日本飞机的踪影。

死亡不是真正的离别,忘却才是。

历史应该不会忘记这里,也应该不会忘记这段艰苦卓绝的岁月,更应该不会忘记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八年抗战中6164位飞行员壮烈牺牲,数千人伤残,他们全是30岁以下的青年。时代选择了这些热血青年,这些青年开创了这个悲壮的时代。这支年轻的中国空军是中国军队中抗战最英勇的部队,也是唯一一支没有战俘的部队。

“振臂高呼鼓翼升,群英奋起如流星,掀天揭地鬼神惊”的军歌,至今唱起仍然壮怀激烈,“华表柱头千载后,旅魂依旧回家山”。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