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丽琳忆周信芳——消失的家人

裘丽琳忆周信芳——消失的家人

1949年后,国内屡次的政治风波,让裘丽琳有了警觉,那个时候,他嘴边就经常念叨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也就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的意思。
裘丽琳的直觉告诉她,总觉得会一个大风波来,把一切全淹掉。
于是,她开始绸缪一切。

她教育子女使用西式刀叉,包括接待待物的礼仪等……
很快,除了次子周少麟外,她相继将五个子女送到香港、美国、英国去读书,她频繁往返上海、香港之间,甚至远赴英伦去看望他们,并时常写信关心子女学习生活状况,教诲他们做人的道理。
多年以后,周信芳的几个子女都长大成人,均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不凡的成绩:
周少麟,京剧大师,麟派京剧传人;
周采茨,香港娱乐圈大名鼎鼎的“茨姑”,一手捧红了张国荣与张学友;
周采蕴,解放初期圣约翰大学的校花,作家,旧金山有名的美女商人;
周采芹,英国皇家喜剧学院首位华裔女院士,英国知名女星,首位007邦女郎;
周英华,华裔餐饮业钜子,有“华裔厨神”之谓,顶级收藏家;
每一个优秀的孩子,背后一定有一个更优秀的母亲!
据说裘丽琳远赴伦敦看望红极一时的明星女儿周采芹时,与她一起出席了一个晚会,见到她的每一个人,都被她流利的英语、高雅的举止所倾倒。
因此,当时与周采芹并不太熟悉的超级明星加利·杜兰特竟然在第二天专门打电话邀请裘丽琳去参加他主演的新电影首映式。
和女儿最后告别之前,裘丽琳叮嘱周采茨一件事:“以后但凡收到我给你写的信,无论我写了什么,都不要去做。”
果不其然,几个月后就有一封裘丽琳的来信,信上说要我把她在香港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的所有东西都取出来、寄回去。

1966年5月,那场史无前例的风暴终于降临了。文化大gm开始了,文艺界的领军人物周信芳首当其冲!
5月26日,周信芳就以“反党反社会”的“莫须有”罪名被揪了出来。 
周信芳很快被隔离、抄家、遭批斗,还被押上高架轨线修理车,胸前挂着牌子游街示众。
妻子裘丽琳也受到牵连,与周信芳一起接受批斗。
裘丽琳每次受到牵连,红wb押着游街时,总会遭到毒打。好心人劝她避一避,裘丽琳说:“我不能避,避开了,他们会用这种方法对付周先生的。”
这就是一个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女人说的话,宁可自己挨打受折磨,也要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
有一天,周信芳和儿子周少麟正在京剧院交待问题,一群红wb造反派到长乐路的周信芳家里抄家。
周信芳的儿媳敏祯遭到毒打,昏死过去。造反派抓到周信芳的小孙女玫玫,把她的一头短发剪成“牛鬼头”,玫玫从此被逼疯了,后来被收进上海市精神病医院。
周信芳和儿子回家后,看到家人被打,周信芳一言不发,躲进房间面壁无言。周少麟和妻子敏祯到房间去看望他,老人虽然疲惫,但仍很平静和安详。
他只是说:“数来数去,是我这个老的连累了一家人。”
儿媳妇敏祯走过去扶着周信芳的肩膀说:“爸爸,别这么说。如果说是你连累了我们,那么又是谁连累了你呢?你又犯了什么罪呢?”
周信芳沉默了一会,叹口气道:“这么说,那是在劫难逃了。”

裘丽琳忆周信芳——消失的家人


有一次,裘丽琳与其他几个文艺界的女“牛鬼蛇神”被一伙造反派拖上卡车,押到西藏路的一所中学里。
几个造反派把裘丽琳拖进在一间空教室里,没问她一句话,抡着木棍和铁管就是一顿乱打……

还有人把裘丽琳背到背上,像甩口袋一样一次次地从头上摔出去,直到她昏死过去。
临近半夜时,家人发现裘丽琳蜷伏在楼梯底下。她的头脸已经肿得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模样,鲜血从衣裤里渗出来。
裘丽琳从此卧床不起。
很快,斗争升级了。家被抄了,工资停发,存款冻结,不久,周信芳被投进了监狱。
周信芳被带走的那天晚上,裘丽琳已经重病卧床不起,迷糊中,她说了一句:“完了。”
在身边的小孙女,当时却不能领会这两个字究竟是何含义。
最后,周信芳给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木讷的周信芳一言不发,红wb走后,周信芳轻唱起《徐策跑城》中的一段台词:“湛湛青天不可欺,是非善恶人尽知。善恶到头终有恨,只是来早与来迟……”
他不信这世道能一直黑白颠倒下去!
可是,便是短短十年,也足以摧毁无数家庭,摧毁整个社会!
风暴中心的周家,注定在劫难逃!
1968年3月26日,裘丽琳被殴打致肾脏破裂,躺在周信芳的书房里整整3天,疼得透不过气来。
她后来被送到华山医院,但因为是“反革命”家属,不能进病房,只能躺在急诊观察室外的走廊上。
就这样在走廊里丢了两三天,就去了。
她从名媛蜕变成一个妻子,从妻子变成一句冰冷的尸体,仅仅用了63年。
周信芳出狱后,家人不敢告诉他妻子去世的消息,只说母亲在医院住院,不让他去探望。
时间久了,周信芳便知道出了变故,便不再追问,时常面壁而坐,痛哭流泪。

不久,儿子周少麟又进去了。这一去就是好多年!直到1975年春天,周少麟出狱了,至此,周信芳燃尽了最后一点生命,也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
当年的3月8日,心力交瘁的周信芳含冤病逝。
临死前,他还在不停喃喃:“你们不用骗我,我知道你们姆妈已经去了,我知道,他等我很久了。”
当他的遗体抬出病房时,住院的病人,凡能起身的,都纷纷跟在后面送行。
大家都知道,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去世了。
周信芳等来了儿子,就迫不及待的去寻找自己爱人去了。
而远在国外的几位子女,数年后才知道父母去世的消息。
周信芳说:“我是京剧留下的一滴眼泪。”
裘丽琳说:“信芳,我是你体内的一根骨头。”
罗曼罗兰说:“爱是生命的火焰,没有他,一切都将变成黑夜。”
周信芳离开我们已经四十三年了,但是他和裘丽琳的绝世之恋,她对京剧的不朽贡献,都永远的刻在了历史的年轮上,印在了每个赤子的心田。

裘丽琳忆周信芳——消失的家人
周信芳妻子裘丽琳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