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1948年,冯玉祥黑海罹难,消息一出,四方异动。

事后回忆时,所有人都觉得这火来得实在蹊跷,火光自廊檐直冲而下,扑向正在包厢内打盹的冯玉祥,仿佛受令要直取其性命。

但在那一刹,其他人也许会忘记,但冯玉祥不会。21年前,一场类似的无妄之火也曾席卷河南,无数佛像在火光中化作灰烬

纵火少林寺,强拆相国寺,华北480座寺庙,皆作浮尘与烬影。

我们不禁要问,冯玉祥对佛教如此赶尽杀绝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在穷追不舍?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上任河南

赵倜失势后,冯玉祥趁乱掌权河北,曾经的小镇子弟就此成为一地之长。

坐在督军办公桌前,他踌躇满志,决心破旧出新。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便烧到了权贵们的头上。那些风头正劲的豪门附们做梦都没想到,新来的冯督军下手居然如此狠厉。

其中就包括宝德全,作为前任首长赵倜的得力帮办,他才风光没多久,便被狠狠地反踹了一脚。在冯玉祥上任前夜,赵倜秘密连夜奔逃,丢下宝德全一人在城中应付新任督军。

车站相见,冯玉祥顿觉此人颇为面熟。在此前直奉战争中,二人曾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的宝德全还只是奉军内一枚无名小卒,冯玉祥也只是后起之秀,谁都没料到,他们将演奏出直奉斗争的终幕曲。

来到河南后,冯玉祥要整顿吏治,宝德全便以势相逼,一个是新上任的首长,一个是盘踞多年的地头蛇。二人间发生了无法调和的争端,最终冯玉祥无可奈何,使出了老办法——下阴招活埋宝德全,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这才戛然而止。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平心而论,这结局来得实在仓促,也实在令人意外。

冯玉祥与宝德全间的这场争斗所代表的绝不仅是势力的更迭,而更展现出冯玉祥力求破旧的强硬决心,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手段。

换一种说法便是,冯玉祥想做改革时弊的破冰者,但自身格局决却定了他的行动层次,最后只能依赖于下三滥的手段,往往要么矫枉过正,要么搞得人心惶惶。

此后,冯玉祥威名大振,所到之处横扫落叶。吏治、贪腐、冗税、繁捐种种弊政皆为清除。谈及此事,历代史书均不吝赞美。

在种种改革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从军队到民间的全面思想教育。

冯玉祥治军,最看重军队的精神风貌,担任河南督军期间,他特地兴建了一座可容纳千人的大讲堂,专门供给军官士兵讲演时局用。在这里,无论白天黑夜都时常能听见震天口号,大大提振了军心和士气。

而在民间,与之相应,震惊全球的“毁佛”事件正逐渐拉开帷幕。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毁佛非佛

事件的导火索在相国寺,彼时冯玉祥正在全省各地鼓动捐款,为自己采买军备提供资金,相国寺等一众寺庙本只是其中之一,还未成为重点观察对象。

但当时相国寺的老住持似乎并未将这军阀放在眼里,拒绝拿钱出来,并坚持认为这是理应供奉给佛祖的香火钱,还搬出许多经文来念。

这让鹿锺麟十分恼火,作为冯玉祥麾下大将,自降身份前来说情算是给足了他面子,没想到这老财奴不仅不答应拿钱,还要给自己念经做法。

鹿锺麟于是也不两头做人了,也不念他同住持的交情曾经如何,将情况一五一十禀报给了冯玉祥。

冯玉祥一听,勃然大怒。这老住持实在嚣张,敢挑战他的权威,必须得查办他!

这一查,便是林林总总四百多座寺庙,几乎将佛教彻底从华北赶出。

当日傍晚,冯玉祥大笔一挥,派出一支精锐警备包围相国寺,将那些养得肥头大耳的僧侣们全部轰出门外,然后实行彻底的搜刮清洗,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抬回军中。

但寺庙中还有许多抬不走的佛像,他们耀武扬威地立于台上,或怒目圆睁,或冷漠相视,这叫冯玉祥心里十分不爽,便喊来士兵,要求将其全部砸毁。

这一令出,即便是士兵们也慌了手脚,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是不能轻易触怒佛祖的,平时在庙堂里撒泡尿都会被指着鼻子诅咒,更何况是直接将佛像捣毁呢。

但这些对于冯玉祥来说都不算个事,他信的是基督教,对于耶稣以外的神都予以藐视。也正是因为他信基督,历代以来,一直都有人猜测其名为毁佛,实则谋私。

而一旦事情的本质上升到两大宗教的对抗,那么这就绝不仅仅是冯玉祥个人的争议了,而很有可能直接成为中西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相国寺被捣毁后,冯玉祥更做了件让所有佛家门徒都对其恨之入骨的事:将相国寺改成中山市场。这就相当于在玷污王室公主后还将其送进烟花楼阁,咳唾宝璧后更将其掷入粪池。

他的目的很明显,他不仅要毁掉相国寺,更要让所有百姓都来看看这面目全非的相国寺如今破落的模样。

如果当年那位住持知道,自己一时固执居然会导致相国寺百年积淀尽数毁没,不知是否会及时止损,又是否会大呼悲悯。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毁佛狂潮

在冯玉祥立下标杆后,许多正在家胆战心惊的达官贵府们都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冯玉祥自己不会不知道,打砸寺庙的举动会在全国招来多少非议。而这些最会见风使舵的人也都知道,这些事情一旦被传出,将会引起如何轰动。

现在摆在地头蛇们面前的有两种选择:第一,以“破坏人民财产”的名义向外宣传,逼迫冯玉祥下台。第二,以“破除迷信”的名义向内鼓吹,表示挺冯立场。

但当时国内时局十分混乱,龙蛇并行,谁都不知道冯玉祥下台后会由谁来接替,也许更加心狠手辣,又也许能带他们一起赚钱。除此以外,冯玉祥此次督豫并不是要在这儿扎根立脚,而是为了日后打仗。

因此,即便毁佛之事传出,上级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轻易迁动军马布置。更何况,现在的冯玉祥需要他们。

于是一场从上至下轰轰烈烈的毁佛运动开启了,一些土豪劣绅们达成一致后,纷纷趁火打劫,就近选择寺院下手,抄没来的财产一部分充公,另一部分便可中饱私囊。一些闹得大的还会被冯玉祥加官进爵。

就这样,在冯玉祥初到河南的这一段时间里,打砸寺庙的力度居然成为当地官吏们行功论赏的重要依据。当时的僧侣们人人自危,连夜出逃者不计其数。

但在历史上,我们听闻冯玉祥毁佛事件时,书上所说的大多是“为了让人们脱离佛教奴性”抑或是“驱除佛教迷信”,这么说没有错,但并不能完全概括当时闹剧下所有人的动机。

在打砸寺庙的人群中,大多数都是受当地豪绅们雇佣,目的也只是为了打砸烧杀,抢劫财富。他们没有也从未想过要从根本上铲除佛教的根系。

可以说,毁佛一事从一次无礼冲撞发展至今,与其说是冯玉祥的治理十条在民间产生了号召力,不如说是当地豪绅们为了各自前途纷纷响应。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而标题中所提到的,冯玉祥之所以没有阻止手下肆意破坏的行为,也是因为他要将自己的责任掩盖起来。俗话说,法不责众,当一个时间段里所有人都在干一件事时,你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便显得无足轻重了。

也正是法不责众的道理,在历史书上,人们也往往轻描淡写地以“破除迷信”的说法一言蔽之。留下数千万在毁佛一事中流离失所的沉默的僧人们在风雨中无声号泣,而那些百年来传承下的雕塑、壁画、建筑等艺术瑰宝,也都在权欲的野火下被砍得面目全非。

其实历代以来,佛教一直都是充满争议的,韩愈当年有一篇《谏迎佛骨表》,反映的便是佛教在中国本土化的艰难历程。

但经过几百年的融合,我国中原地区佛教已然与原初传入时大不相同,也更具有华夏特色。

回望历史,我们不禁要问,冯玉祥当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处理佛教的问题?答案无疑是肯定的,但也绝对是更加艰巨的。

在那个艰难时代里,佛教之所以兴旺,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给百姓们带来了精神上的依靠。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而只是看到佛教的香火兴隆便想要分一杯羹,于是大肆烧杀抢掠甚至破坏文物,那给百姓们带来的只有苦难,而绝非救赎。

冯玉祥上任河南/毁400多所寺庙,灭佛狂潮背后有何隐情?

纵览冯玉祥治豫期间的作为,毁佛之事只是一个缩影。它象征着冯内心深处甩不开脱不掉的劣迹,也象征着他突围的勇力,和徒劳而充满争议的结局。

文:广志博士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