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将钱大钧“姐妹共夫” 两位夫人从不争风吃醋

儒将钱大钧“姐妹共夫” 两位夫人从不争风吃醋

钱大钧(1893年6月-1982年7月21日),男,江苏吴县人,出生于原正仪镇雅泾村(现江苏昆山市玉山镇)东北村。中国国民党军将领,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国民党元老,黄埔军校建校初期教官。早年积极参加反清倒袁,后在军阀混战中为蒋介石效力,被委以重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主任,陆军中将加上将衔,是蒋的八大金刚之一。曾担任重要职务: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主任,军统局局长,上海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国民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委员、中央评议委员、”台湾当局领导人办公室”战略顾问、”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台北市私立戏剧学校董事长、”中华全国田径协会”名誉会长、中华航空公司董事长。

人生简述:他身居要职,是蒋介石的“八大金刚”之一,黄埔军校教官出身,门下很多黄埔第一、二、三期的学生;他颇有书画诗词修养,更兼仪表堂堂,一派儒将风度;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贪财,一些人将“钱大钧”三字颠倒,讽之为“钩大钱”。由于他过于追求物质享受,屡犯蒋介石忌讳,所以在蒋手下地位时有起落;他的婚姻更是传奇,竟然同时博得了名士欧阳耀如的长女欧阳藻丽与三女欧阳生丽的芳心,娶为大小夫人,堪称民国奇闻。

  蒋介石有“八大金刚”,即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蒋鼎文、陈诚、陈继诚、刘峙、张治中八人。他们都是从黄埔军校教官出身而起家的。在蒋介石集团中掌握兵权者,大都是八大金刚门下黄埔第一、二、三期的学生。

  钱大钧早年积极参加反清斗争与倒袁活动,后为蒋介石卖命,多次被蒋委以重任。此人生性儒雅,颇有书画诗词修养,更兼仪表堂堂,一派儒将风度。钱大钧的婚姻更是传奇,风流倜傥的他,竟然同时博得了名士欧阳耀如的长女欧阳藻丽与三女欧阳生丽的芳心,娶为大小夫人。美貌的姐妹花共事一夫,堪称民国奇闻。

大夫人病危,交代丈夫娶小姨子

  钱大钧,江苏苏州人。早年曾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国队十二期炮兵科留学,1919年毕业回国。 1924年黄埔军校创办时,钱大钧任军校中校战术教官,后升任党军教导团长。北伐时又升为第二十师师长。他还曾代理黄埔军校总教官,代理过黄埔军校教育长并代行校长职。后历任上海警备司令、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参谋长、上海市市长以及上海淞沪警备总司令等各军政要职。国民党政府军委会首批授衔时,钱大钧被授予中将,后来加上将衔。

  钱大钧的岳父是民国名士欧阳耀如,江西吉安人,一直在上海从事银行业。欧阳耀如是老同盟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江西独立时,被推举为江西省议员。孙中山组织南方政府,他又赴广东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工作。欧阳耀如一妻一妾,生有6个千金。长女欧阳藻丽很漂亮,早年许配于钱大钧。

  1928年,钱大钧在上海任警备司令期间,夫人欧阳藻丽突患重病,经上海多家大医院中西医进行治疗,病情不仅没有好转,而且一天天危重,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下了一次又一次。欧阳藻丽眼看自己病入膏盲,知道来日无多,想到自己儿女的年纪都很小,自己死了,丈夫必定要再娶,幼小的儿女一定会受到后娘的排斥、虐待,她越想越放心不下,便把丈夫叫到病榻前,口述遗嘱,交代后事。她表示,她死后支持丈夫再娶,但不准娶别人,只能娶她的妹妹欧阳生丽。这样,她既是姨妈,又是继娘,亲上加亲,一定会善待她的未成年子女。接着,她又向父母和妹妹欧阳生丽表达了自己的遗愿。父母见女儿病成这个样子,束手无策,对此也只好默许。

大夫人奇迹好转,只能认了姐妹共夫

  欧阳生丽这一年才17岁,面容姣好,身材修长,时尚靓丽。她性格活泼开朗,又受过良好的教育,颇具才华,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南国女子。钱大钧对这位美丽的小姨子早已垂涎三尺,如今妻子立下这样的遗嘱,真是天赐尤物,正中他的下怀。而欧阳生丽呢,也对姐夫很崇拜,姐夫虽然比自己大18岁,但还尚在壮年,加之他文质彬彬,十分儒雅,对情窦初开的她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姐夫那显赫的政治地位,高官厚禄,对她的诱惑极大,所以,她没有拒绝,爽快地答应了姐姐。

  于是,为了关照身患重病的欧阳藻丽,姐夫小姨子两人常在一起,过从甚密。钱大钧的百般温存,以及成熟男人的魅力,很快使欧阳生丽堕入爱河不能自拔,神魂颠倒地爱上了这位姐夫,只等姐姐眼睛一闭,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钱司令夫人。

  命运往往喜欢和人开玩笑。谁知,病得奄奄一息,已经准备后事的欧阳藻丽,几个月后,居然奇迹般慢慢地好了起来,而且恢复得光彩照人,美貌依旧。但此时,欧阳生丽与钱大钧已情深似海,且早已有了夫妻之实了。欧阳藻丽此时想食言也来不及了,也认了与妹妹共夫的局面。岳父欧阳耀如眼看生米已煮成熟饭,亦无可奈何,只好同意钱大钧与妻妹欧阳生丽正式订婚结婚。钱大钧就这样又讨了年轻漂亮的小姨子,两美俱占。这样,欧阳家中便出现了两女同婿的奇特状况。

  姐妹共夫惹非议,让钱大钧很尴尬

  1929年,蒋介石将桂系残留的武昌军官学校学生改编为武汉军官分校第七期,委任钱大钧为教育长,实行一整套所谓的新式教育。钱大钧,躯干修长,一贯沉默寡言,平素服装整洁,在他的部下和学生面前总是装出一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样子,对学生们的训话也总是强调厉行蒋介石所提倡的什么“新生活”运动,要求大家“注重礼义廉耻”,“注重军人风纪”,发扬所谓的“黄埔革命精神”。但钱大钧的两个美貌妻子引来了大家的非议,同宿姐妹花还讲什么所谓的“新生活”呢?有胆大者还写了几句话公然贴出:“湖上有园,园中有风景。同昏官,景色宜人喜洋洋。一夫两妻同枕共床,姐妹成双效鸳鸯,高谈旧道德礼义廉耻,厉行新生活男盗女娼”。

  此事令钱大钧很尴尬。武汉军官分校经理处第三科科长钱仰周因欲巴结钱大钧,便找教育处长赵锦雯要求追究此事,说:“教育长的家事,也要别人来管吗?老百姓讨三妻四妾的多的是,教育长有两房家眷,这算什么稀奇? ”赵锦雯旋即派人进行调查,但那个写诗的人杳如黄鹤,始终未查出,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姐妹俩亲情融融,从不争风吃醋

  中共地下党员段仲宇在蒋介石侍从室工作时,与顶头上司钱大钧私交很不错。据他回忆,在侍从室的那段时光,他常常去钱家吃饭,每次都和钱大钧及其两位夫人一起就餐。大夫人欧阳藻丽生性比较沉默,话不多,给人一种沉稳厚道的感觉。二夫人欧阳生丽性格开朗,比较活跃,打扮得也年轻入时,平时陪钱大钧参与社交活动也较多。但姐妹俩亲情融融,和睦相处,互相尊重体谅。段仲宇一次也没有看到姐妹俩有什么龃龉,或者闹什么争风吃醋。

  1949年,钱大钧携二夫人欧阳生丽随蒋介石逃往台湾。他的晚年很不得志,任国民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委员、中央评议委员、“总统府”战略顾问等,基本上都是虚职,不受重用。幸有欧阳生丽陪伴他走过这段落寞的时光,欧阳生丽就像赵一荻对少帅张学良那样,一往情深始终不渝,多年来无微不至地侍奉着钱大钧,直至他于1982年以90岁高龄在台北病逝。

文:刘继兴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