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女杰:10年牢狱,43载汉奸名,75岁自杀,她的一生究竟有多传奇?

来源: 90后小花儿 老照片里的那些事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她以才女惊世,后潜入敌营默默战斗,为了国家,她牺牲了所有。

然而,等待她的,不是鲜花和掌声,不是光荣和名誉,她被诋毁、被唾弃,43年汉奸名,10年牢狱灾,

等到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后,她却选择了自杀……

她就是关露,才女、汉奸、红色特工,这三个身份纠缠了她一生,

她的一生究竟有多传奇?

关露是她的笔名,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后人多记得她的笔名,我们也就以“关露”称呼她。

1907年7月14日,关露出生在山西的书香门第,自小便受到父母开明思想的启迪,她总是勤学奋进,自立自强。

但她的命运是如此的坎坷,7岁时父亲逝世,15岁母亲病亡,在母亲病亡后,在姨妈的照顾下,考上了南京中央大学哲学系,后来又转入中文系。

1931年,24岁的关露来到上海,才情横溢的她在各大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诗歌、散文、小说及翻译作品。

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旧上海,关露与潘柳黛、张爱玲、苏青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那时候的关露,面容恬淡,和蔼可亲。

她不仅诗写得好,小说散文写得也不错。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曲就是关露写的:

“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直至今日,这首歌依然在被传唱着。

魔窟女杰:10年牢狱,43载汉奸名,75岁自杀,她的一生究竟有多传奇?

关露的作品叙事宏大,总是紧系着家国兴亡之大义。她在《战地》书写了故土沦亡侵略者剥削,在《风波亭》中呼唤民族英雄,用《悲剧之夜》歌颂十九路军捍卫国土的英勇事迹…….

我愿意以我的热血和体温,

作为你战斗的刀枪!

我不能在这破碎的山河里,

重听那“后庭花”的隔江歌唱。

故乡,记忆你,

掀起我祖国的惆怅。

故乡,

我不能让你沦亡!

字里行间,藏不住的火热爱国情怀,总是令人激情澎湃,这慷慨激昂的诗句正是出自关露之手。

关露只是一个弱女子,但她却是一位勇敢无畏的红色革命作家,更是一位心中有千丘万壑的女战士!

关露也积极从事救亡救国运动,中国文学届民族救亡各项运动中,都有关露忙碌的身影。

在“九一八事变”后,关露参加上海妇女抗日反帝大同盟,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又加入左翼作家联盟。

当日本侵略者侵入上海的那一刻,她奋力高呼:“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因此,她被冠上了“民族之妻”的称号!

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这一年年底,拥有“民族之妻”称号、深受人们喜爱的女作家,竟然成了汪伪特工总部的红人,与大汉奸李士群及其妻子往来密切!

究竟是什么导致关露发生如此大变化?

原来,在1939年11月的一天,关露接到了中共华南局最高领导人的电话,让她速去香港!

关露来到香港,在潘汉年等人与关露交谈长达十几个小时后,她接受了党的任务——打入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接近日伪政权的特工首脑李士群,获取情报,并在适当的时机策反李士群!

魔窟女杰:10年牢狱,43载汉奸名,75岁自杀,她的一生究竟有多传奇?
李士群

就这样,关露从作家转身变为红色女间谍。因为身份的转变,曾经文艺界的朋友都与她疏远,任何左联的活动都禁止她参加,民众们对她指指点点,甚至指着她谩骂……

面对这一幕幕,关露痛苦极了,背地里不知道她哭了多少次,她的心里也数不清装了多少凄苦与无奈……

可她始终记得潘汉年的嘱咐:“任何人问起你,你都不要解释,不能解释,你一解释就糟了”。

潘汉年

也正如关露回答的那样,“我不辩解”,她还是坚持完成了党交派的任务。

在忍辱负重两年后,关露终于摸透了李士群的一些真实想法。李士群这位大汉奸尽管对老百姓生杀予夺,害死了不少共产党员,可他却始终忐忑不安。

在风云莫测的年月,他不想让自己陷入绝境,希望和共产党暗中有些联络,做点好事,为自己留条后路。

1941年,在关露暗中联络下,潘汉年在上海秘密约见了李士群。从此,日军的清乡、扫荡计划,总是提前送到新四军手中。

在成功策反李士群后,关露给组织写了一封信,请求脱离间谍身份,去延安。然而,令关露意想不到的是,组织上又给了她更为艰巨的任务:

潜入日本领事馆与海军部合办的《女声》月刊担任编辑,与该刊主编日本人伊藤俊子搞好关系;与日本共产党接头。

在得知消息后,关露哭了一晚上,怎么办呢?去了,“通敌叛国”的汉奸帽子可就摘不掉了。可是不去,抗战还未胜利,人民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多少英雄儿女为抗战流血牺牲……

最终,即使“汉奸”的帽子摘不掉了,为了抗战胜利,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关露在《女声》担任编辑期间,刊登了许多暗含反战爱国色彩的文章。为了不让汉奸言论出现,同时又保护自己的身份,关露只能尽量编些无聊的风花雪月文章,将大量版面占去。

1943年8月,组织安排关露去参加“大东亚文学代表大会”,顺边打听情况。这就意味着关露要在世人面前再一次亮出自己是“汉奸文人”的身份,她很犹豫,最终还是牺牲了个人的利益,服从了组织的命令。

在大会上,关露却被要求要在“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合影,并演讲日方分的题目《大东亚共荣》。关露把题目换成《中日妇女文化交流》,谈了些无关紧要的内容,蒙混过去,关露再次圆满的完成了联络任务。

果然不出所料,关露参加完这次会议回到上海后,就有刊登在报纸上的文章谴责抨击她:

“当日报企图为共荣圈虚张声势,关露又荣膺了代表之仪,绝无廉耻地到敌人首都去开代表大会,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长起来的无耻女作家。”

一时之间,关露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她的“汉奸生涯”达到了顶峰。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位屡次立功的红色女间谍,却过着这样贫穷的生活?

关露在《女声》工作工资微薄,甚至生活都成问题。她根本吃不上肉蛋,连早餐都要省去,整个人身体状况很不好。

到了寒冷的冬天,她租住的房子如同冰窖,她甚至想要去卖血换木炭,却被医生告知,她的身体太虚弱了……

她就那样,守着寒冷的屋子,在饥寒交迫中煎熬了一个冬天……

1945年,日本投降,关露在敌营苦苦熬了6年,终于盼得解放的那天。可是,比起这6年的间谍生涯,此时才是她苦难的开始!

国民党将关露列入锄奸名单,为保护她不受迫害,周总理指示夏衍将关露迅速转移到苏北的新四军革命根据地。

到了解放区的关露打着满腔热血继续创作,却发现“关露”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耻辱的象征,不能再发表任何文章。

而此时,更令关露痛苦的是,曾与她说过“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的恋人,竟交给了她一封绝交信……

她期盼了十年的爱情落空了,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因为红色间谍身份,她失去了朋友,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一切,她的精神世界崩塌了……

1955年,潘汉年受到错误对待被捕入狱,而受他的牵连,关露也失去自由。那一年她49岁,一关就是两年。

1967年,关露再次被捕,那一年她61岁,这一次关了8年。

关露两度入狱,前后长达十年,43年汉奸的骂名,时时刻刻压在关露的身上,一次次沉重的打击彻底将关露击垮。

她患上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有时神志恍惚、不吃不喝;有时,就坐在牢房里没完没了的写交代材料。

出狱后,关露独居在十平米的小屋,以往爱干净的关露却把房间弄得很乱,气味难闻。

1980年5月的一天,已经73岁的关露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查出是脑血栓症。

抢救过来之后,她的很多记忆都变得模糊起来,她也无法再写字,整个手连笔都拿不了。

1982年,潘汉年平反。组织部也作出了《关于关露同志平反的决定》,这样的结果终于使关露得到了慰藉与解脱。

1982年12月4日,关露的回忆录写完了,纪念潘汉年的文章也写好了。

1982年12月5日,寒风凛冽,在北京朝内大街203号文化部大院,一间只有十平方米大的筒子楼宿舍内,75岁的关露吞食了大量安眠药,又抱紧了一个布娃娃,静静地躺在破旧的床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关露的一生,前半生她身陷敌营,小心心翼翼做着情报工作,于国家而言,她是功不可没的;后半生,她背负“汉奸”骂名,她没有家庭,没有孩子,至始至终都孤苦无依,去世时只有一个塑料娃娃陪伴在她的左右。

曾有人这样评价她:“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充满阳光,但是阳光照不到她身上。

是啊!43年的汉奸骂名,10年牢狱,在得到昭雪的那一刻,她落泪了,对于一个饱受折磨的灵魂来说,这一天,她等得太久太久,她终于可以清清白白地去了……

云沉日落雁声哀,疑有惊风暴雨来。换得江山春色好,丹心不怯断头台。这是关露的诗句,亦是她一生的写照。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