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钱昌照

原创 智效民

钱昌照(1899——1988)字乙黎,江苏常熟人。他早年赴英国留学,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牛津大学,师从拉斯基、韦伯等著名学者,深受费边社的影响。学成回国后,他在张謇引荐下,拜访了张作霖、张学良、阎锡山、吴佩孚、孙传芳等实力派人物。不久,他与沈性元订婚,并因此傍上蒋介石。

性元的大姐沈性真,字亦云,早年热衷于社会改革,中年热心于教育,晚年寓居海外。所著《亦云回忆录》,颇受世人重视。

亦云的丈夫黄郛,辛亥革命时担任沪军第三师师长,与都督陈其美、团长蒋介石是结拜兄弟。北洋时期曾任外交总长、教育总长兼国务总理;南京政府成立后,又担任过上海特别市市长、外交部长和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1933年,因签订《塘沽协定》被激进党扣上卖国罪名,两年后辞职,1936年在上海病逝。

性元的二姐沈性仁是一位翻译家,早在五四时期,她就在《新青年》上发表翻译作品。1920年,她与丈夫合译的《欧洲和议后的经济》(凯恩斯)被纳入《新青年丛书》。她还是最早把《宽容》翻译过来的人。1943年,她因患肺炎不幸去逝,费正清说:“她是我们朋友中最早去逝的一个。”

沈性仁的丈夫陶孟和,曾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社会调查所所长,是中国社会学的奠基人。1949年以后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1960年去世。

钱昌照步入政界,是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的时候。一开始,他是自己的妻兄、外交部长黄郛的机要秘书。不久,又升任国民政府秘书,教育部常务次长,成了蒋介石身边的红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蒋介石成立国防设计委员会,隶属于国民政府参谋本部,由钱昌照负实际责任。1934年,国防设计委员会改组为资源委员会,管理全国的工业建设。在此期间,蒋介石一直兼任委员长,文翁灏、钱昌照担任正、副秘书长职务。

抗战开始后,资委会主任委员由经济部长翁文灏兼任,钱昌照任副委员长,主持日常工作。当时资委会所辖企业100多个,是重工业生产和管理的垄断机构。

抗战胜利后,资源委员会升格为部级机关,成为行政院的直属单位,钱昌照任委员长,负责全面工作。

当时资委会的主要任务是接管敌伪企业、调整工业布局、拆迁日本工业设备(后停止)、编制重工业建设五年计划。在此期间,钱昌照主持的一个重要项目,就是兴建三峡水利工程。

对于资源委员会和钱昌照其人,胡适在1954年曾有如下评论:“中国士大夫阶级中,很有人认为社会主义是今日世界大势所趋;其中许多人受了费边社会主义的影响,还有一部分人是拉斯基的学生。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在政府任职的许多官吏,他们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只有依赖政府,靠政府直接经营的工业矿业以及其他的企业。从前持这种主张最力的,莫过于翁文灏和钱昌照,他们所办的资源委员会,在过去二十年之中,把持了中国的工业矿业,对于私有企业(大都是民国初年所包办的私有企业)蚕食鲸吞,或则被其窒息而死。他们两位(翁文灏、钱昌照)终于靠拢,反美而羡慕苏俄,也许与他们的思想是有关系的。”

另外,张慰慈和沈怡也对钱昌照也很不满意。1938年底,张慰慈写信对胡适说:“在所谓抗战时期,决不是我们讲建设的时候,因为所谓厂矿决非立时立刻可以办得起来,等到办了一半停止,不是前功尽弃,白费金钱?但乙藜先生一类人物只晓得海阔天空,乱吹乱唱,今天办这样,明天办那样,至于怎样去办,办了以后又有怎样影响,他们毫不计及,到了今年秋天,湖南湖北江西等处的厂矿就拆的拆,搬的搬,毁的毁,不晓得白费了多少金钱。可是经过了这样的教训以后,他们还是不能觉悟,照样的要买这样,买那样,还是大刀阔斧的去干。但我却不愿意把有用的金钱由我的手里白花出去,所以借了另外一个题目,打了几个电报向资源委员会辞职”了。

沈怡是钱昌照的妻兄。他早年在德国专攻水利,回国后进入政界,担任过交通部次长、大连市市长、南京特别市市长等职。他曾经撰文批评钱昌照,说“资委会的主要负责人经常吃吃喝喝,工作效率不高”,钱为此很不高兴。

1979年,寓居美国的沈怡得了癌症,希望与亲人中仅存的妹妹见上一面。这时,钱昌照已经是全国政协常委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委员了。沈性元赴美时,“水利部托她将‘三峡计划’资料带去,征求他的意见。当性元将资料取出时,被沈怡拒绝。他说:“当年建造黄河三门峡时,我在国外撰文认为干不得,中苏专家不听,闹成笑话。现在我又何必操这个心呢?”

1980年,81岁的钱昌照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八年后去世,享年89岁。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