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明星蒋先云,毛伟人和蒋校长最钟爱的弟子

黄埔明星蒋先云,毛伟人和蒋校长最钟爱的弟子

蒋先云(1902—1927),湖南省新田县大坪塘乡大坪塘村人,毛泽东的小老乡。早年参加五四运动结识了毛伟人,两人成为同道,不满20岁就参与领导水口山矿区工人运动。而安源大罢工时,蒋先云曾是毛泽东和李立三的得力助手。1921年10月,经毛泽东作主要介绍人,并经中共湘区委员会审查,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春,黄埔军校第一期招生,吸引了全国一大批有志青年踊跃报名。蒋先云也由中共湖南党组织选派,经毛泽东推荐,在1200余名优秀青年中,以第一名成绩考入该军校。当时毛泽东为黄埔军校上海考区的主考官。

▲毛泽东推荐蒋先云报考黄埔军校的介绍函

令人惊叹的是,从入学开始一直到毕业考试,蒋先云囊括了黄埔军校所有科目成绩的第一名,创造了中外军校史上前无古人的奇迹。军校党代表廖仲恺惊叹他是“军校中最可造就的人才!” 蒋介石也把蒋先云视为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曾声言:“将来革命成功后解甲归田,黄埔军校这些龙虎之士只有蒋先云才能指挥(意指接班)。” 蒋先云也因之而成为了唯一获得毛泽东与蒋介石最为共同赏识的学子。

黄埔明星蒋先云,毛伟人和蒋校长最钟爱的弟子

▲蒋校长与军校第一期优秀毕业生合影,左二为蒋先云。

蒋先云在黄埔军校期间出类拔翠,担任中共黄埔特别支部第一任书记,牵头改造建立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并任最主要负责人,成为黄埔军校最有影响力和威望的学生,位列”黄埔三杰″ (蒋先云、陈赓、贺衷寒)之首。1925年初,蒋先云毕业留校,担任校长蒋介石的秘书。2月,随蒋校长参加第一次东征,蒋先云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两次负伤不下火线,蒋介石誉他为三国的赵子龙;当年6月,东征军回师广州平定“杨刘”叛乱,蒋先云只身带领一个连直捣黄龙,冲进市中心滇军总指挥部,立下奇功;8月又参加第二次东征,已担任第1军3师7团党代表的他在三次负伤的情况下,亲率敢死队一举攻占了“历史上从未被攻克过”的惠州城;翌年北伐战争开始,蒋先云任北伐军总司令部机要秘书,上马杀贼 下马赋诗,“北伐文告,多出其手”。有一次蒋介石北伐督战时,被孙传芳军围困,危在旦夕,蒋先云临危不惧,率队浴血奋战,脱蒋介石于险境,时称蒋先云“火线救主”(与东征时陈赓救蒋有得一比)。旋升任补充第五团团长,授陆军少将衔。

北伐军攻克武昌,占领南昌以后,武汉三镇成为国民革命的中心,国民党决定由广州迁都武昌,蒋介石开始赞成,嗣后反悔,以“政治与军事发展便利起见”,力主迁都南昌。1927年3月20日,武汉国民政府正式成立,发表尚在回国途中的汪精卫任主席。在“迁都之争”失败后,蒋介石加速向右转向。

稍早,1927年2月8日,蒋先云接到周恩来的密信,叫他脱离蒋介石南昌行营到武汉效力。2月14日,蒋先云离开南昌来到武昌。

蒋介石”四·一二″政变,宁汉分裂。1927年4月23日,武汉各界成立“反蒋委员会”,公推蒋先云为主席,在武昌阅马场举行声势浩大的三十万余人“讨蒋大会”,通过《反蒋宣传大纲》、《告(黄埔军校)各期全体同学书》等文告,蒋先云领头高呼:“昔日校长,今日校贼!”“蒋贼不除,世无天日!”武汉政府在汪精卫领导下,召开国共两党联席会议,决定继续北伐。

蒋先云是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最钟爱的学生,蒋先云的才能令蒋介石喜爱到了极致,平素在学生面前不苟言笑的蒋校长,对蒋先云会有一种罕见的亲昵宽容态度。在军校学生中蒋先云可以随便进出校长办公室,这在全校绝无仅有。蒋介石更是钦定他为接班人。即使蒋先云后来在政见上屡次忤逆蒋介石,甚至在南昌北伐途中不辞而别,蒋介石却依然不计前嫌,甚至多次以各种优厚的条件许诺蒋先云回来就能当师长一一当时黄埔学生中能当团长的都没几个。然而蒋先云铁了心许身共产党,终于与恩师蒋校长分道扬镳,投奔武汉汪精卫国共左派云集的麾下。

黄埔明星蒋先云,毛伟人和蒋校长最钟爱的弟子

▲这幅油画名曰《考察》,记录的是蒋先云和蒋介石谈话的场景,据说,蒋先云是唯一一个能自由进出校长办公室的学生。

由于”四一二政变后蒋先云在武汉高调反蒋,师生之情就此斩断。蒋先云末料到的是,不到半年,宁汉合流,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先前国共合作高调反蒋的汪精卫,杀起共产党来比蒋介石更狠。斯时蒋先云已牺牲在北伐途中,他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

更意想不到的是,蒋先云与蒋介石的决绝,并未让共产党组织充分信任自已,时为中共主要负责人张国焘的猜疑和排斥,令蒋先云深受打击。党内还常有人怀疑他为了升官发财,迟早要投靠蒋介石。虽然他再三申辩,也无法消除疑云,人言委实可畏!他时时处在郁闷之中,竟然产生以生命为赌注明志的念头。

“四一二”事变后,处于分裂状态中的宁汉两方,各自为北伐而战。5月,武汉革命政府再度组织国民革命军继续北伐,以唐生智为总指挥,组成三个纵队进军河南。蒋先云于是主动请缨,深得四军军长张发奎赞识,任命他为166师77团团长兼党代表。蒋先云是带着混杂一腔郁闷的热血投入到武汉政府的第二期北伐战争上去的,因此在战场上他每次都是视死如归,身先士卒,可以说死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所以此次战役他三次负伤,三次跃起,已抱定必死之心念。

这是1927年的5月28日,武汉北伐军在河南临颍与数倍于己的奉军激战。临颍是许昌屏障,奉军集中了大部精锐,包括第八军万福麟一部,赵恩臻十一军余部,汲金纯第十五军,荣臻第十七军,李镇亚第十九军,总共有六七万人的兵力。奉军三军团司令张学良亲赴前线,痛哭誓师,并处决了作战不力的一个旅长三个团长,甚至动用了坦克飞机甚至毒气,作殊死抗抵。北伐军虽然号称10万,但是主力仅是三十六军、第四军、第十一军、独立第十五师等不足四万人,而且北伐军将士以南方人为主,惯于山地作战,大平原作战还是第一次,因此战斗极为艰难惨烈。在奉军机枪和炮火的猛击下,麦田里屍横遍野。蒋先云一连冲了三次。第一次打中腿,蒋先云左足中弹,士兵要他退下火线救治,他却答:“脚伤了,没关系,还能骑马,我必杀退敌人。”说罢解下自己的绑腿带包扎好伤口,随即跨上一匹醒目的白马,挥舞着指挥刀,向奉军火力最为密集的地方冲去;第二次,骑的马被炮火打伤,依然冲锋不退;最三次,打中胸部,最终以战死沙场来剖明自己的赤胆忠心。

蒋先云这颗黄埔军校最耀眼的明星就此陨落,时年25岁,国民革命政府追赠其为中将军衔。不知电影《八佰》中反复出现的白马骑士是否来自此灵感?

临颍战役可以说是北伐军自广东出师以来最激烈、最艰苦、伤亡最大的一次战役。张先云的77团伤亡超五分之四,而张发奎率领的第四、第十一军伤亡就达三千以上,全军伤亡总数当过万。这次张学良的奉军溃败,或许为这位公子哥儿尝到南方铁军的拳头,为今后东北易帜归顺国民政府埋下伏笔。若如是,蒋先云功不可没。

据说张学良虽然打仗不行,但也留下一件美谈。他溃退前修书北伐军声明三事: 第一件事:我们剩下很多粮食……这些粮食我不忍白白烧掉。烦请贵官把这些粮食拿去赈济百姓,以赎你我内战之罪恶。

第二件事:黄河铁桥我应该炸掉的,我知道如果不炸你们会追击上来。但是我没炸,因为桥梁那是国家财产,你我不应随意毁坏。希望贵军也能好好保护。第三件事:我军有些伤患官兵,都是我的生死兄弟,但他们伤势太重,不便移动,恳请贵官本着人道主义观念,加以医救,不胜感激。

哈哈,好一个败军之将张学良,总算还有点良心,但区区这点东西,与他几年后将整个东三省留给日本人无法相比。

黄埔明星蒋先云,毛伟人和蒋校长最钟爱的弟子

蒋先云之死对国共两党皆产生了极大的震动。因为他是跨党党员,又太过于优秀,逞一时匹夫之勇,马革裹屍以命殒义,值与不值?

同样令人悲痛的是,在此之前一个多月,蒋先云之妻李祗欣(1906-1-14―1927-4-11)亦病故于武昌红十字医院,年仅21岁。蒋妻是李立三的胞妹,他俩喜结良缘才两年,尚未有子嗣,可惜了这么优秀的基因未续香火。

纵观蒋先云的一生,虽然如流星划空般短暂,但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始终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如果不是一时激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英年早逝,那么他的排名当在新中国十大元帅之前列。

蒋先云、蒋百里、蒋介石,中国近代史上名声赫赫的”三蒋″,我认为三者中智商或有参差,但最不畏死者当数蒋先云,可惜情商並不匹配。

雨果说: 人类的心灵需要理想甚于需要物质。上世纪前半页,一大批爱国青年,热血沸腾救国图存,意气风发投笔从戎,凭着各自执着坚守的理想,百折不挠奋战在历史舞台,蒋先云是其中过早殒落的最耀眼明星之一。但愿今后笔头替代拳头,中华民族早日摆脱同室操戈的轮回命运。

作者:梅雨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