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与背叛:女儿公开母亲的丑闻,谁是恶之花?

话说俊朗帅气有胆有识的大才子李锐,在参加一二九运动时,认识了大美女范元甄。范此时担任郭沫若领导的政治部第三厅所属抗战演剧九队负责人,俩人在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互生情愫,少女怀春,少男钟情,“大江东去浪滔滔,似火青春万丈苗”,爱情之火烧起来并不逊于革命的烈火,22岁的李锐和18岁的范元甄结为连理,郎才女貌。1939年底,两人一起奔赴延安,投身更伟大的革命洪流。

忠诚与背叛:女儿公开母亲的丑闻,谁是恶之花?
(范元甄和女儿李南央)

范元甄有着辉煌的过往:早年投身革命运动,1935年参加武汉学生联合会,领导学生参加武汉声援北平”一二·九”运动的罢课和大游行等活动。1936年7月参加了筹组武汉学联的工作。同年12月参加筹组武汉”民先”工作,并当选为宣传干事。

她1937年加入中共,曾在《解放日报》、《西满日报》等报社工作。1937年12月参加筹组中共中央长江局青委领导的青年救国团,并任总团宣传部副部长、汉口区团部训练部部长。1938年秋,转入周恩来领导的政治部下属第三厅抗敌演剧九队任党支部书记。1939年2月调入重庆中共南方局党报《新华日报》任记者,同时任南方局女卫委委员。

范元甄成名很早:在学生运动的时候,就深得王明的赞誉;在重庆时期,更是为周恩来夫妇所宠爱;在延安马列学院,连毛泽东都知道她的名字,路上遇到,都会说一声:“小范你先走”。论美貌,她和江青等人并称为“延安四大美人”;论学识和能力,众口赞誉,身为毛泽东秘书的丈夫李锐,曾亲口对女儿李南央说过,范元甄能力在自己之上。

天有不测风云,1943年4月,李锐被组织中的革命同志诬陷为特务,关进延安的监狱——保安处。范元甄怀着对革命的无比忠诚,在检举材料中写道:“他的一切都是为了麻痹我,为了他的政治目的。我就很平静,想到将来,想到我正需要一个新的开始,摆脱了他正是一个解放,想到这些我是很冷静的。在所谓感情上,我真是对他毫无留恋了……”。更为过分的是,范元甄为了保持革命纯洁性,决然与李锐离婚了。

忠诚与背叛:女儿公开母亲的丑闻,谁是恶之花?

风停雨住,阴天转晴,李锐在被关押一年零三个月之后,从监狱出来了。范觉得李锐是被革命队伍误解了,于是主动要求与他复婚,李锐不想再惹事,只想做个顺民,于是他俩又重新成为夫妻。  

然而,更大的风暴总是出人意料,1959年李锐因“彭、黄、张、周”反党集团案而受到牵连,组织上竟然将范元甄发配到热处理车间当炉前工,接受改造,她的身体在重压之下彻底垮掉,精神也随之崩溃。多次的政治连坐使她严重心理扭曲,在很多运动风潮中,她疯狂的揭发李锐、揭发亲人,甚至连女儿都不放过。她大概以为,这是灵魂的自我救赎,只要虔诚地向组织靠拢,就能迎来云开日出。

李锐于1960年4月被发配北大荒。在北大荒过的是非人的生活,他写信请范给他寄点东西,范竟然去信挖苦他,还把他们夫妻间讲的枕边话写成揭发材料,把李的两封信交给组织作为证据。伤心欲绝的李锐对老婆不再抱任何指望,提出离婚,两人于1961年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    

然而世事无常,命运总爱捉弄善良的人。李锐竟然于1979年被组织彻底平反了!范元甄蒙圈了,但很快醒悟过来,她又主动提出与李锐复婚。但是这一次,她的运气不太好,同时遭到李锐的拒绝和女儿的反对。

范元甄和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曾经写过一篇回忆文章《我有这样一个母亲》,文章揭示了极左的思想斗争方法可以把人性压抑和扭曲到什么程度。 

李南央的父亲李锐作为特务嫌疑被关在保安处进行审查时,李锐的妻子范元甄也被列为被抢救的对象,而邓力群受政治研究室的指派,负责对范元甄进行所谓的政治“抢救”,帮助她摆脱非无产阶级思想,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满嘴马列主义的邓力群在“帮助”范元甄的时候居然把她“帮助”到了床上,两人“就睡到一起了。”那天,范元甄在邓力群的办公窑洞里,两人正睡在一起,邓力群的老婆来找邓,撞破了现场。哎呀好尴尬!范元甄起身穿好衣服,说了声“对不起”就走了。还有一次,胡乔木去找邓力群办事,邓从窑洞里出来,对胡说:“小范在这里。”胡心领神会,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但范元甄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做法并没有得到组织的赞许,她也从此一直没有再次得到闪光的机会。王若水在《左倾心理病》一文中提出的对范元甄的看法是:”范元甄的性格有个人因素,又是制度的产物。某种制度塑出某种性格的人,这种社会性格的人又成为该制度的维护者”。

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范短暂恢复过一段工作,在航空部技术局总技术处任处长,后由于文革开始,被发配到干校劳动,回京不久后便被做离休处理。

这位曾经才貌双全的母亲,人生遭遇了什么?她为何背离自己理想的人生?

    范元甄是五四后第一代试图走出家庭、追求平等,渴望在事业上真正与男人比肩的女性。为这个目的,她努力交付一切,不惜与至亲决裂,却以悲剧收场。此间她的挣扎、抉择、痛与恨、精神的异化,都可作镜鉴。

忠诚与背叛:女儿公开母亲的丑闻,谁是恶之花?
 (晚年李锐)

李南央说,我只庆幸,今天当一个女人怀有和范元甄相似的欲望,我们可以不必再做范元甄,不用再经历她所忍受的一切。妈妈年轻时很是得意过的。先是抗战初期,担任郭沫若领导的政治部第三厅所属演剧九队负责人,后任重庆《新华日报》记者。周恩来夫妇视她为女儿。她到延安后,周恩来亲自写信给她,还附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母亲一直珍藏着。他们结婚的照片是叶剑英给拍的,新婚的洞房是周恩来夫妇的卧室。周恩来夫妇把范元甄当女儿看待,周还专门给范元甄写过一封信,关怀和勉励她。

范元甄在延安时,是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还有四大美男子。三个美男子都找了丑女,只有李锐和范元甄,是大家公认的天作之合,才华相貌都十分般配。然而,李锐没料到,他这辈子就毁在了老婆范元甄手里。

1944年6月,经周恩来干预,李锐平反出狱。博古专门找范元甄谈话,嘱咐她千万不要把她和邓力群的事告诉李锐,以免再度打击他。可李锐放出来当天晚上,范元甄就对李锐说,她敬佩邓力群,俩人是真心相爱。

李锐听完,当即走出窑洞,决然和范元甄离婚,这回,他大病一场,住院抢救。

此后,杨尚昆召开批判会,将范元甄和邓力群狠狠批了一通。范被下放到延安周边一个乡,谁料邓力群竟追过去,俩人“顶风作案”,同居了一周。

范元甄一下子名声扫地,在延安臭不可闻,于是写忏悔信给李锐,想要复婚。李锐是个硬骨头,软心肠,俩人又复婚了。谁料,范元甄带给李锐的灾难远在后头。

李锐在庐山会议中逆鳞惹祸,范元甄再次向组织表忠心,她竭尽全力揭发李锐,把“大跃进”时期李锐议论毛领袖的私房话做成一盘菜献给了组织。结果,李锐被开除党籍,劳改坐牢。范元甄落井下石提出离婚,并多次对李锐打骂泄愤。

李锐的日记写道:“我宁肯饿死,也不能再受此欺凌。我生何孽!”“此人之反复任性,人类之空前绝后。”“我是夜半不能寐,服药独伤心。”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他们也曾有过热烈甜蜜的爱情!

两性关系煎熬到最后,即便是最初的那点荷尔蒙吸引都烧成了灰烬,也仍应存有义气、恩情和亲情。

与李锐离婚后,范元甄一直没有再婚,她先是担任了一段时间航空工业总局总技术处处长,之后被发配到干校劳动,并在不久后返回北京离休。1979年,李锐得到彻底平反,此时范元甄再次提出来,希望与李锐复婚,不过他们的女儿与李锐都不同意。范元甄无奈,只能一个人孤独终老。2008年,范元甄辞世,享年87岁。曾经的延安四大美女之一,窑洞里生长出来的一株恶之花,由此彻底凋谢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