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大学消失了,现在的大学坍塌了,简直了!

民国的一些著名大学,不是取缔、也不是关闭,而是消失了,应该说是“被消失”吧。例如,除了当年亚洲第一的中央大学之外,还有十几所教会创办的大学,其中大部分称得上当时的世界级大学,包括燕京大学、齐鲁大学、东吴大学、圣约翰大学、之江大学、金陵大学、岭南大学等等。它们全都消失不见了。

民国的大学消失了,现在的大学坍塌了,简直了!

那么现在的大学呢?纷纷建成了楼堂馆所,再配上大操场、大礼堂、大食堂,它们在“产业化”的洪流和地震中,成为利益集团的点钞机、收割机,成为压在民众头上“三座大山”之一,气节尽失、纷纷坍塌,在世界上的排名跌跌不休、节节败退。顶也顶不住,扶又扶不起。简直了!

民国那些消失的大学,起点很高,直接引进西方近代教育模式,在中国教育近代化过程中起着重要的示范与导向作用,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知识界的精英。

遗憾的是,在1952年院校大调整中,这些大学被拆解,融入其他大学,它们的名字也随之成为历史记忆。谁主张谁举证,例如——

燕京大学(Yenching University)创办于1916年,由华北地区的几所教会大学合并而成,初期名为“北京大学”。司徒雷登1919年任校长后,对学校进行了改革并把学校更名为燕京大学。随后经过几年的努力,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环境最优美的大学。曾与哈佛大学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在国内外名声大噪。它的教授与毕业生主要活跃在中国的教育界、政界和宗教界,包括埃德加.斯诺、雷洁琼、吴文藻、冯友兰、钱穆、周作人、郑振铎、冰心等一大批重量级人物。

1952年,燕京大学资产由政府接管,文科、理科多并入北京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并入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校舍由北京大学接收,现在其建筑仍为燕京大学古迹。

民国的大学消失了,现在的大学坍塌了,简直了!

辅仁大学(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1925年由罗马教廷创办,20世纪初与北大、清华、燕京并称北平四大名校,拥有浓厚的天主教色彩。胡适、翁文灏、季羡林、郑振铎等名师都曾在辅仁任教。

1952年在中国高校调整过程中,其校舍划入北京师范大学的北校区。人员与系所编制则分别并入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由此在中国大学名录中消失。

上海圣约翰大学(Saint John’s University)前身是创建于1879年的圣约翰书院,1905年升格为圣约翰大学,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大学之一,也是在华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教会学校。1913年,圣约翰大学开始招收研究生,后来发展成为一所拥有5个学院(原来的4所加上后来的农学院)16个系的综合性教会大学,是当时上海乃至全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圣约翰大学是中国首个全英语授课的大学,以“光与真理”为校训。有“东方哈佛”和“外交人才养成所”之雅称,创下了民国教育的多项第一。该校培育了林语堂、张爱玲、邹韬奋、顾维钧、宋子文、荣毅仁、刘鸿生、贝聿铭、施肇基等一大批影响中国历史的杰出人物。

1952年,圣约翰大学被分拆,原校址划给了华东政法大学,一代名校就此消弭于历史长河。

金陵大学(Universityof Nanking)是美国基督教会在南京创办的教会大学。教育家陶行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哲学家方东美、文学史家程千帆等著名校友均出自于此。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对外人在华所办大学编类中,金陵大学是教会大学中唯一的A类,持有金陵大学学位的毕业生有资格直接进入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是当时社会评价为“中国最好的教会大学”,享有“江东之雄”、“钟山之英”美誉。

1952年中国高校院系调整,金陵大学撤销建制,主体并入南京大学,其余院系参与组建南京农学院、南京师范学院等高校。

唉唉,不能再这样数下去了,令人发指啊!

众所周知,现在的公立大学都有行政级别,大学校长都是官员。虽然“苏联”早已失败解体,但是长期被苏联模式所滋养的官僚们,玩“摸石头过河”游戏成瘾,舍不得上岸。

民国的大学消失了,现在的大学坍塌了,简直了!

媒体报道,资中筠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2011年清华百年校庆,她收到请帖后拒绝出席,原因是已不认同当下的清华。“清华就像一个大官,非常势利,向权力和财力聚集。而中国名牌大学招天下英才而毁之,伤天害理。我本来想写一篇《哀清华》,但是一想人家在那过生日,就没有这样写,但是真的是这种心情。”清华已经60年未给国家贡献大师了,资中筠怎能不伤感!

2010年的国家最高科技奖是由最高领导人亲自颁发的,当时他把500万元奖金和获奖证书,授予了两位毕业于民国大学的90岁的龙钟老人时,真正令人疑惑的是,现在的教育与民国时期的教育谁更像教育?

民国时期社会的整体文盲率一直徘徊在80%以上,并且剩下的20%识字的人当中,还有好多连封信都不一定能写全。1948年中国高校毕业生2万人,现在多少呢?2018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20万,吓死你。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嘉教授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是领先的、成熟的,也是成功的。但中国的大学教育却是失败的,从理念到实践,都非常落后。中国的大学体系,相当于是一个西方舶来品,并没有真正把西方大学的一些精髓学到,中国的大学就像一所超级高中,高中怎么教学,大学还怎么教学,高中怎么考试它还怎么考试。中国到现在为止,还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大学。”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谈及送孙女出国留学时,提出了三问:第一,什么时候全球的精英会把孩子送到中国留学,而不是像今天都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美国、欧洲留学?第二,什么时候全球的年轻人会欣赏中国的电影、文化、书籍,而不是像今天他们最喜欢美国、欧洲的电影、书籍、音乐?第三,什么时候全球的消费者在选择产品的时候,会首选中国的品牌?

从家庭教育“一切都为你好”到学校教育的“培养一样的人”,我们一而贯之地,就是在抹杀个人的选择,让孩子们接受安排。中国教育依然呈现的是:令人厌恶的师道尊严,反人性的教育规条,以金钱和地位作为价值衡量的变态社会意识,严重的反智倾向和全方位的道德滑坡。更有甚者,很多大学为了达到某些“国际化”指标,纷纷以各种超国民待遇为诱饵,大量引进非洲留学生,完全不计后果也不计成本,抑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像“把国民经济搞上去”那样办成世界第二的大学,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是,为了孩子,我们从现在起必须改变,否则一旦垮掉就什么都没有了!中国,请救救自己的大学!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1条)

  • 匿名 2021年7月14日 上午10:31

    不干燕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