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声长江:是谁灭掉了“中国船王”?

引子:嘉陵江水和长江水在重庆汇合,但在汇合之后仍然保持各自的颜色,出现了“泾渭分明”的自然奇观。在交汇口,长江水是黄的,嘉陵江水是清的。经科学实验表明,水的温度、密度、流速不同,决定了它们不能互相融合!

问一声长江:是谁灭掉了“中国船王”?
长江嘉陵江交汇处(今日重庆)

他是卢作孚,原名卢魁先,1893年4月14日出生于四川省合川县。他是近代著名爱国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民生公司创始人、中国航运业先驱,被誉为”中国船王”、”北碚之父”。

他幼年家境贫寒,辍学后自学成材,自己编著多本教材。1910年,加入同盟会,从事反清保路运动,投身辛亥革命。1914年,担任合川中学教师,之后先后任报纸编辑、主编、记者。1925年,创办民生公司,陆续统一川江航运,迫使外国航运势力退出长江上游。1938年秋,卢作孚领导民生公司组织指挥宜昌大撤退,用40天时间抢运150万余人、物资100万余吨,挽救了抗战时期整个中国的民族工业,受到国民政府嘉奖。

卢作孚跨越了”革命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三大领域,并在几方面都各有成就。他青年时提出教育救国并为之奋斗,创建学校、图书馆、博物馆,普及文化和教育,并以北碚为基地,从事乡村建设的理论探索和社会实践。抗日期间坐镇宜昌,组织领导宜昌大撤退,保存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命脉,被历史学家评为”中国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毛泽东评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万万不可忘记的人”;蒋介石称他”民族英雄”。

1937年,民生公司已经成为我国当时最大的民族航运企业,卢作孚也被海内外誉为”中国船王”;8月,卢作孚出任国民政府交通部常务次长。

1938年,武汉失守后,大量后撤重庆的人员和迁川工厂物资屯集宜昌无法运走,不断遭到日机轰炸。卢作孚集中全部船只和大部分业务人员,指挥”宜昌大撤退”,采取分段运输,昼夜兼程抢运,不顾日机狂轰滥炸,经过40天的奋战,终于在宜昌失陷前,将全部屯集的人员和物资抢运到了四川。卢作孚指挥民生公司用自己的船只,抢运了聚集在宜昌的人员150万余人、物资100万余吨,为保存当时中国的政治实体、经济命脉以及教育文化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他的民生公司有16艘船只被炸沉炸毁,69艘船舶被炸伤,117名员工壮烈牺牲,76名员工伤残。这次抢运被誉为中国版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1944年5月,国民政府以卢作孚在抗日期间办理军运卓有劳绩,授予二等卿云勋章。次年10月,国民政府又为卢作孚在抗战期间的重要贡献颁发胜利勋章。

1949年6月10日,卢作孚先生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秘密从香港返回内地,6月15日到达北京,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第二次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专门宴请了卢作孚先生和荣毅仁先生,周恩来表示希望他担任新中国交通部的负责工作。11月3日,卢作孚先生到香港,为保护民生公司滞留在香港、台湾和在海上的21艘海船不遭到破坏。这期间,他与中国共产党的地下代表建立了紧密的联系,也有代表直接接受周总理的指示。这期间,台湾也几次派要员到香港来找他,邀请他到台湾当”交通部长”。

从1949年到1952年,在卢作孚先生的缜密安排下,民生公司滞留在海外的21艘江海船舶除一艘被炸毁,一艘被特务劫持到台湾外,全部开回到大陆,准备接受公私合营。

问一声长江:是谁灭掉了“中国船王”?

从卢作孚的生平事迹来看,他的为人正如一些大人物的评介那样——

张澜:我与卢先生是数十年至交,深知其人艰苦朴素,严于律己,从不置私产,一心为公,工作不计报酬、废寝忘食,是为国家作出过巨大贡献的人。

周恩来:卢先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党和政府将畀以重任。

黄炎培:他是耐苦耐劳的,是大公无私的,是谦和周到的,明决爽快的,是虚心求进的,是富于理想又勇于实行的。

张群:他是一个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学者,一个没有个人享受追求的现代企业家,一个没有钱的大亨。

梁漱溟:作孚先生胸怀高旷,公而忘私,为而不有,庶几乎可比于古之贤哲焉。

晏阳初:我一生奔走东西,相交者可谓不少;但惟有作孚兄是我最敬佩的至友。他是位完人。

1950年卢作孚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于10月回到重庆,受到邓小平的接见,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在11月民生公司董事会和业务总结会上,卢作孚都反复提出要积极推动公私合营的过渡。1951年1月卢作孚在西南军政委员会第二次委员会议上的发言,更是十分动情地谈到西南地区“非常迅速的进步,非常显著的伟大的成就”,讲到农民、工人、工商界、妇女都“有了自己的组织”,表示要推动中国航运事业的大发展。这一切都表明,卢作孚对民生公司的事业和与共产党的合作前景是非常乐观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民生公司忙于公私合营“过渡”的关键时刻,1952年2月,风云突变,并迅速导致最后的结局。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的研究者是这样描述的——

“2月8日,民生公司召开‘五反’动员大会。卢作孚大为吃惊的是,大会主题竟是揭批资方腐蚀拉拢国家干部。而事实不过是卢作孚与公司的公股代表一起在北京出差时,互请吃饭,看戏,洗澡而已。更出人意料的是,当公股代表作了检查后,卢作孚平时最关心、最亲信的一个通信员却跳上台来,揭批公股代表中了资本家的‘糖衣炮弹’,被资本家腐蚀拉下水。这个通信员表面上是批判公股代表,而实际上是把矛头指向卢作孚。当时会场上口号不断,气氛紧张,卢作孚坐在台下,困惑,难堪,痛苦交织。”

这天的大会对卢作孚的身心造成了突如其来的毁灭性打击,这个道德完人、商业奇才、民族英雄,当晚服下大量安眠药,果断地结束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至此,人们不禁要问:卢作孚在1949年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大陆与新政权合作?两年之后又为什么会绝望到自杀呢?

看一下卢作孚生前的一些作为,就不难发现,他是一个心怀社会主义理想的人,并且近似于乌托邦。1927年春,卢作孚到北碚出任江(北)、巴(县)、璧(山)、合(川)峡防团务局局长,他对峡区进行乡村建设实验。在这里陆续建成北川铁路、天府煤矿、三峡织布厂、中国西部科学院等;在四川率先架建成乡村电话网络;开辟北温泉公园。他在这里修公路、开运河、办农场、建工厂、辟公园、修建体育场、改造旧城市,并在城镇中设医院、建立图书馆、博物馆以及各种学校。

他所做的这些社会公益事业,正好与新政权的理论模型相一致。这是合作的思想基础。1946年,卢作孚集平时所思所愿,写成了《论中国战后建设》一篇雄文。他心中的理想社会“是一个虽有私有制,有资本家的存在的社会,但无阶级对立,无贫富悬殊,无失业痛苦,物质又很丰富,而人与人之间,又是‘人人为社会,社会为人人’,或是人人不谋私,一心为集体、为国家的关系。”

问一声长江:是谁灭掉了“中国船王”?

卢作孚是中国最大的民营轮船公司及民生集团的创办人,但其实他在公司所持有的股份却只有公司总股份的两千分之一。他的品行正如人们所评介的,是“一个没有个人享受要求的现代企业家,一个没有钱的大亨。”

一个不久前在北京受到毛泽东的宴请、被周恩来推举为交通部负责人、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社会名流,回到自己公司却被基层组织开了批判会,这确实是一幕悲剧。卢作孚对“三反五反”政治运动毫无思想准备,精神世界轰然倒塌。

也许你会认为,他不该如此脆弱。而事实上,卢作孚并非孤例。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卢作孚从香港回来得不是时候,民国有影响的企业家要么留下来被整垮,要么远走他乡了。当时自杀成风,很多企业家跳楼。卢作孚的自杀倒是救了很多人,因为他的死震动了最高层,中央发现马上消灭资本家会影响自己的政权,于是开始调整政策和策略。

另一方面,从人性的角度去分析,当时的阶级仇恨教育,极大地鼓励了过去的贫穷无产者向“剥削阶级”发起报复。卢作孚理想破灭,绝望之中以死明志,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倘若他暂且能够忍辱负重地活下去,以他的品性,也绝对活不过后来的反/右与文/革。

由此回到卢作孚1949年的选择,客观地说,那就是一场巨大的误会。在两江的交汇口,长江水是黄的,嘉陵江水是清的。但合流的趋势,必然是清流被浊流所污染。

问一声长江:是谁灭掉了“中国船王”?

1952年2月8日,卢作孚在重庆走了,当时未满59岁。自杀前,他留下一纸遗书,上面只有两行字:“把家具还给民生公司,好好跟孩子们过。”家人将他掩埋在长江南岸的一座山坡上,那里可以眺望长江和嘉陵江的汇合处,滔滔两江水见证了他的一生。

学者晏阳初在《敬怀至友作孚兄》中写道:像作孚这样一位正人君子、爱国志士、了不起的实业家,国人应当敬重。然而,他的结局竟是如此悲惨。我为国家伤心,我为至友哀痛。(民国网原创)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1条)

  • 匿名 2020年12月27日 下午7:56

    @民国网 读完此帖,勾起我的一段回忆。家公民国时代一直在民生公司工作,并任重庆分公司襄理、经理,1952年合营改造,1956年併入长江航运局,他担任供销科长,以他的一生见证了公司的起落兴衰,老人家60年辞世,但,家里人也不大愿意提及这些。只知合营后实行赎买政策,占有股权的员工和家属每半年还能收到一点利息,但到WG就没有发放了。记得改开后落实政策,大约是82年前后,拿到了66年三四季度的利息大约三百多元,这事是我经手的,也是家里人得到的最后一笔息。以后与民生公司再没了联系。婆婆对民生有感情,听说大姑姐当年想入党,组织找她谈话,要求她做工作让家里放弃股权,婆婆坚决不答应,她自然也没被组织吸收成为先进份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