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西安事变时的三份遗嘱都写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200727135458.jpg

左起张学良、宋美龄、蒋介石

西安事变蒋介石在被扣押期间一度想到了死,甚至想自杀,在一天之内,写了寄其妻宋美龄、两儿蒋经国和蒋纬国与全国国民三份遗嘱。人们皆知蒋介石在西安事变时写有遗书,但从未有人看见过,即使2004年4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室对外公开的《宋子文西安事变日记》,其中虽然提到遗书事,但没有具体内容。今据蒋介石的孙媳蒋方智怡存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室的蒋介石日记,将遗嘱介绍如下,并就蒋的日记分析其写遗嘱的原因。

蒋介石的三份遗嘱,虽然均写于1936年12月20日,但在当时的日记中并未记录,而是录于西安事变二周年之际,蒋介石在1938年12月13日的日记内写道:“本日捡得前年在西安寄妻与两子之遗嘱,读之不禁有隔世之感。此特录之。”在20日的日记中云:“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在西安遭难时告国民之遗嘱,特录之。”

另外,12月15日,蒋介石写给宋美龄一信,交给奉宋美龄命随同端纳(英籍澳大利亚人、蒋介石的顾问)一起来西安了解真相、也是深得宋美龄和蒋介石信任的黄仁霖转寄。此信与前两份遗嘱内容相差无几,实即遗嘱。

蒋介石的信被张学良扣留了,黄仁霖亦被留陕,不准回南京。蒋的三份遗嘱于20日交给以私人身份来西安联络的宋子文转交宋美龄,但也被张学良扣下了。宋子文日记记其事云:“我于11时再次面见委员长,他交我几封分致国民、蒋夫人及其二子之遗嘱,并要我将这几封遗嘱给汉卿看。(张扣下遗嘱,谓假如发生战事,他以人格保证将把这些遗嘱发送,但现在他不会允其发送。)”

蒋介石给宋美龄和两子的遗嘱,有四点重要内容。

  • 其一,因他自己的原因而遭拘押,致使宋美龄为他担忧,自责自己。
  • 其二,他已准备死,决不向张学良投降。
  • 其三,希望他死后,宋美龄善待断绝音信近十年、远在苏联的蒋经国和在德国柏林的蒋纬国,“视如己出”。
  • 其四,叮嘱蒋经国、蒋纬国,他死后对宋美龄尽孝道,“如你们自认为我之子”,那么宋美龄就是你们“惟一之母”,“无论何时,皆须以你母亲宋女士之命是从”。危难之际,蒋介石关心夫人和两个儿子,安排家事,也是人之常情。

在告全国国民遗嘱中,蒋介石检讨西安事变发生的责任在他自己,“上无以对党国,下无以对人民”,决心以死补偿。同时希望全国同胞在他死后严守并实行其所倡言的信条:“明礼义”“知廉耻”“负责任”“守纪律”。他相信中华民族必有复兴的一天。但他至死也不肯摘下自诩为至高无上的君王的头衔,说“天君泰然,毫无所系念”。

人之将死,预先留给后人嘱咐,乃正常现象。但西安事变发生当天,张学良的部下在骊山活捉蒋介石时就明确告诉他兵谏的原因,“只求你带我们抗日而已”,并没有侮辱杀害他的意图。蒋介石也从端纳那里得到了张学良对他并无加害之意,以及张、杨扣押他的真实动机。那么,蒋介石为什么还要写下遗嘱准备死,甚至自杀呢?笔者以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微信图片_20200727135512.jpg

左起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

第一,蒋介石被部属扣押,使他感到屈辱、沮丧、悲伤和愤怒

蒋介石身为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副主席、中央政治委员会副主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却被他的部属张学良、杨虎城拘押,沦为阶下囚,失去了尊严和自由;而他经过十年的“剿共”战争,现在已到了关键时刻,消灭红军已经指日可待,西安事变爆发,使他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他宁愿死,也不愿受侮辱,不愿放弃“剿共”。

12月12日黎明时分,当他在骊山虎斑石后,被张学良的部下活捉时,他说:“余为蒋委员长,今既为你等所执,你应即可将余枪毙。但余尚为你之上官,除枪毙余以外,你不得对余有所侮辱。”(蒋介石日记,12月12日)他自被扣押西安绥靖公署杨虎城总部新城大楼后,态度羞愤绝望,不吃不喝,并坚决拒绝和张学良谈判国事;让他迁移到张学良公馆附近的金家巷高桂滋公馆,他拒绝,且称张学良如果不送他回南京,他就死在这里。他在13日的日记中表白:“生而辱,不如死而荣。”他决心自尽。这是他准备死而写下遗嘱的一个原因。

第二,担心中共会趁机除掉他

蒋介石深知,按因果关系的逻辑推论,他被已经与共产党结成三位一体的东北军、西北军扣留,共产党会利用这个机会杀掉他。事实上,当中共中央收到张学良电报得知西安事变发生后,在如何处置蒋介石的问题上,一度杀蒋复仇主义占了上风,认为现在是清算血债的时候了,主张严惩。不过,共产党很快调整了策略,确定了释放蒋介石,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

14日,在端纳的劝说疏通下,蒋介石同意搬出新城大楼移住张学良公馆。在张学良向蒋提出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等八项和平解决事变的条件,并明确告诉他有共产党和红军参加其间。(蒋介石日记,1936年12月14日、15日)就是在知道了有中共和红军参加的情况下,15日,蒋写了给宋美龄的信,表明他决心“为国牺牲”,“为革命而死”,并交代安排家事。

17日,应张学良的邀请,周恩来率李克农、罗瑞卿、张子华等人以红军代表团的名义到达西安,共商事变解决大计。蒋介石以为共产党来插手其间,会加重他的危机处境,会加速他的死亡。后来宋美龄至西安,蒋亲自对宋说:“此事症结在于共产党。”(蒋介石日记,1936年12月23日)蒋介石担心中共会乘机除掉他,是他写下遗嘱的又一个原因。

微信图片_20200727135522.jpg

前排为张学良和蒋介石

第三,恐惧西安方面孤注一掷

蒋介石的生命安全取决于西安方面。事变发生后,他与张、杨处于严重对立状态。张向他提出和平解决事变的八条,他严厉拒绝,并痛斥张学良。16日,南京又正式颁发讨伐张、杨令,对西安进行军事威慑。张学良忍辱着南京国民政府的严厉处罚,请被扣押的蒋方震劝说蒋介石给南京中央写信,停止轰炸西安和军事行动。蒋介石却提出限期送他回京为交换条件。蒋的不合作态度,使得事变几乎没有一点解决的希望。

这使得绝不赞成杀蒋的张学良,也同意了中共代表周恩来提出的“答应保蒋安全是可以的,但声明如南京进兵挑起内战,则蒋安全无望”。(中央档案馆编《中国共产党关于西安事变档案史料选编》)杨虎城在扣押蒋介石后态度谨慎,认为蒋气量狭小,翻脸不认人,如果轻易放蒋,恐遭打击报复。蒋介石感到被释放的可能性渺小,心理上作了被杀的准备,这是蒋写下遗嘱的第三个原因。

第四,蒋介石自知武力解决西安事变也会危及自己的生命

南京颁布讨伐令,集结兵力向西安挺进,并对西安郊区进行轰炸,在张学良答应三天内送蒋介石出西安的条件下,蒋给在南京主持军事的军政部长何应钦写信,命令停止军事行动和停炸西安。但蒋只给了何应钦三天的停战时间,他仍然“甚盼剿讨部队能早到西安”。(蒋介石日记,1936年12月18日)20日,蒋要来西安的宋子文将他“应急速进兵之意见转达中央,并示以进兵之方略”。

次日宋子文回南京前和蒋介石辞行,蒋叮嘱他不要再来西安,并转告宋美龄不要来西安,同时“以手势全力示以速即进攻”。(蒋介石日记,1936年12月21日)蒋介石希望南京政府对西安发动军事进攻,固然是想利用讨伐这张王牌来要挟张学良、杨虎城早日释放他,但他也知道,南京方面的军事行动将首先危及自己的生命。蒋介石明了自己期望的军事讨伐将不能保证自己的性命安全,这是他写下遗嘱的第四个原因。

根据蒋介石日记的记载,随着蒋夫人宋美龄的到来,蒋改变了态度,并最终接受了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西安事变以和平收场,蒋介石写下的三份遗嘱没有实现。

——摘选自作家文摘合订本145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