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决定命运:蒋介石的崛起之道

蒋介石因廖仲恺被刺杀一案,赶走了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粤军老大许崇智,一跃为与汪精卫比肩的国民党内第二号人物。天才般的蒋介石似乎也悟到其中真谛。廖案发生后,汪精卫接替廖的位子任黄埔军校的党代表,此时汪在党内排位老大,背后还有共产党和苏联做靠山。蒋介石知道只是手握第一军的兵权的黄埔校长,与政治还不太沾得上边,而汪精卫作为党内元老则集党军数个要职于一身,与自己地位相距甚远。

性格决定命运:蒋介石的崛起之道

蒋介石对汪可谓恭敬之极、奉承之极,电报信函中时时可见“主席钧鉴”、“职中正叩”。蒋介石既忠心又温顺,总能把事做到汪精卫的心坎上,令汪精卫怎么看怎么舒服。很快好处就来了!1925年10月,汪精卫以国民政府主席的名义,发布了第二次东征陈炯明的命令,蒋介石任东征军总指挥。

孟子有云,上伐下为征;《尚书》有道,奉辞伐罪为征。这次伐谁?陈炯明。汪精卫做梦也想不到,正是这次东征,让蒋介石变得强大起来;他更想不到蒋介石在不久之后,成为了与自己抗衡、甚至取代自己的对手。

蒋介石知道如何让自己成功:创造机会、把握机会。第二次东征这次机会,是他向苏联顾问罗加觉夫“争取”来的。为东征,他做了十足的准备,为东征,他会全力以赴。东征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很快陈炯明逃亡香港,广东宣告统一。

在汪主席的提携之下,蒋介石的知名度与威望与日俱增,特别是东征胜利后,蒋介石更成为军界最风光的人物。借着东征的耀眼光芒,蒋介石的崛起已势不可挡。

1926年1月在国民党“二大”会议上,蒋介石以248票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仅比汪精卫少了一票,并兼任国民革命军总监。这个在两年前“一大”时连代表都不是的年轻人,迅速成为国民党中的一颗政治新星,并一跃成为国民党内的明正言顺的第二号人物。让汪精卫想不到的是,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这只兔子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凶狠的狮子。

虽然蒋介石在“二大”上捞到了不少的好处,可顶头上司汪精卫却是中常会、中政会、国府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主席数要职于一身,依然高高在上。在蒋介石看来,汪主席是个才子,可他有的不过是词歌赋、吟风月、唱别绪的文人才气,而自己有的是以经世致用之学,究天理、探人生、养性里、求浩气做圣人的才气。

他不服,他不甘屈人之下!做了太久的兔子,已经让他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什么时候可以披上狮子外衣,他在等待,他也会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这个机会让蒋介石并没有等太久。

此时,广东的情势并没有因廖案的终结、陈炯明的败走而有所好转,而是越发扑朔迷离。一个关键人物出场了,更让广州的本来就不晴朗的天迅速变成了北京般的雾霾天。这个人是戴季陶,党内哲学家,孙文铁粉,蒋介石的结义兄长。

孙文死后,戴季陶慧眼识势地看到了没有了孙文的国民党危机重重,于是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国民革命和中国国民党》:在组织上,凡是高级的干部,不可跨党。他树起了第一面反共大旗。可此旗一举便被扯下。因为有苏联代表在其间糅和,国民党与共产党相处还算愉快!

ww.jpg

然,树欲静,风不止。

反对共产党的火一旦被点燃,就不再那么容易扑灭了。本来孙中山晚年实行联俄、容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就让国民党右派分子很不待见,但出于对孙中山领袖地位的尊重,在党内没有泛起波澜。可孙中山一死,新的领导核心汪精卫的威信与能力都无法与孙中山企及,根本无法镇得住全党。

党内反共的情绪愈来愈浓烈,声音也愈来愈高。1925年底,邹鲁、张继、林森等人组织召开了以反对联俄联共、反对汪精卫“左倾”为主要议题的西山会议,通过了一系列反对联俄联共的决议案,还罗列汪精卫“为共产党护符”的九大罪状,宣布开除汪精卫党籍半年,以观后效。

西山会议虽然声势很大,可军权掌握在左派手里,所以没有形成很大气候。倒是西山会议宣布开除汪精卫党籍的决定,颇有点乌鸦嘴的味道,因为半年后的汪精卫真的“出事”了。

1926年2月7日,军事委员会将黄埔军校的经费无故由原来的30万元降到了27万,而砍掉的那部分经费,却给了自己的第一军第二师。第二师本也是蒋介石的主力,但是,师长王懋功代理广州卫戍司令后,与汪精卫关系亲密起来,加上追加经费,让蒋介石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蒋介石也做过广州卫戍司令,他深知这一职务重要,去年,他就是在这个位置上,把许崇智给逼走的。

第二师很有可能不保!这一念头一闪现,让蒋介石不由得打了一激凌。当两广统一委员会成立时,原定六个军,此时将广西军队改编为第八、第九军,而空出第七军。这一想,更加坚定了蒋介石对季山嘉(苏联代表)的猜测:要将第七军留给第二师,进而削弱自己的第一军。

他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可心里隐隐地的感觉到,暴风骤雨很快就会到来。他必须做好迎接风雨的准备,做一只不折不挠的狮子,与天斗与人斗。

ee.jpg

        识破了季嘉山削蒋“阴谋”,蒋介石迅速行动,马上扣押了第一师师长王懋功遣送上海,并任命刘峙为师长。细心的蒋介石还发现,昔日对自己十分温和的汪精卫态度也悄然改变了,不耐烦中流露出了些许的轻视和不屑,甚至语多讥讽。这让蒋介石幡然醒悟,以前种种不唯季山嘉一个,汪精卫也有一份,他们正合起伙来对付自己。

这两个对手太强大了,他告诉自己,没有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蒋介石很快看到,想对付自己的人还不止这两个。此时,黄埔军校中共党人与孙文主义学会间发生了“党务纠纷”。加上西山会议派的掌门人邹鲁也到了香港坐镇和推波助澜,整个广东的上空乌云密布,到处疯传着,要推翻广州国民政府,苏联不日以运军械之名,要强行把蒋介石押到苏联。

更巧的,1926年3月18日傍晚,一艘从上海开来的商船定安号驶到广州江面时遭到匪徒打劫,向黄埔军校求救。值班人员电请驻省办事处派船只往救,办事处主任朱一鸿则向海军局请求,海军局即命令中山舰连夜出动,并于次日晨时驶往黄埔。

恰在此时,俄国来了一支考察团,提出参观中山舰,海军局代理局长李之龙便打电话请示蒋介石,告以其事,并询问能否将中山舰调回。这时,凑巧的事都来了,汪精卫又连续三次来电询问蒋介石何时回黄埔。蒋介石便将这些事联想到一块了,一边是中山舰未得他的命令便开往黄埔,一边是汪精卫三番催他回黄埔,顿时他的眼前便浮现出请君入瓮的场景。

为什么我既没有命令要中山舰开去,而他要开回来,为什么要来问我?中山舰到了黄埔,因为我不在黄埔在省里,他就开回来省。这究竟是什么事?中山舰长李之龙是共产党员,同时既是海军局代理局长,黄埔一期毕业生,中山舰的动静让熟悉苏俄的蒋介石自然联想到俄国十月革命时巡洋舰炮击冬宫的历史画面,于是蒋介石认定有人欲摆布陷我也。

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单枪匹马,前虎后狼,孤孽颠危。他陷入忧疑恐惧、极度焦虑之中。怎么办?难度要在这里等死么?三十六计走为上,撤!3月19日,蒋介石决定回汕头东征军司令部休养。

可走到半路,他越想越不对劲,他在日记里也写道:自忖为何必欲微行,予人以口实,气骨安在?于是,他决定:牺牲自己,拯救党国。意已决,兵贵神速。

3月20日晨,他宣布广州戒严,断绝内外交通,逮捕海军局代理局长、共产党员李之龙和黄埔军校及第一军的全体共产党员,包围搜查苏联顾问住宅、省港罢工委员会,收缴纠察队的枪械。

蒋介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一连串的大动作时,汪精卫正在家里养病,当他得知时,气得肺都快炸了。而蒋介石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事起仓卒,处置非常,事前未及报告,专擅之罪,诚不敢辞。但深夜之际,稍纵即逝,临机处决,实非得已,应自请从严处分,以示惩威,而肃纪律。

这一事件,让汪精卫看到了蒋介石自恃武力,独断专行。不仅汪精卫生气了,谭延闿、朱德培、李济深这些实权派人物也生气了。汪精卫震怒之下,决定好好教训蒋介石这小子,意联合第二、三、四军共同“反蒋”。可一向支持汪精卫的苏联顾问,这次并没有投赞成票,苏联不想采取军事行动与蒋介石决裂。

汪精卫一气之下,告病休养。4月16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与国民政府委员会举行联席会议进行改选,谭延闿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蒋介石任军事委员会主席。这个选举的结果,让汪精卫感受到了政治的恶劣,还感受到了自己颜面尽失,带着对蒋介石的满腹怨气和对党内同志的心灰意冷,于5月乘坐“安者号”远赴法国。

中山舰事件,让蒋介石作为一只狮子出战,这只凶猛的狮子不仅打击了共产党,最重要是赶走了党内老大汪精卫。中山舰的内幕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也无从得知。可蒋介石在极端不利的环境下发动“三二O”事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并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汪登上船后,蒋介石笑了:他应该撑下去,昔日总理有言,汪书生难成大事,果不其然。汪兆铭正因为缺乏锲而不舍精神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劲,才取“精卫”之名。

应了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蒋介石用坚韧不屈和勇敢顽强战胜了汪精卫的怯懦有余、刚毅不足的书生意气,登上了权力的巅峰,成为了林中之王!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