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评说宋美龄与江青:一个雅 一个野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宋美龄、江青都有过接触,他对两人进行了比较:

“蒋夫人有教养,打扮入时,很有女性风度,但又是很坚强的人。 江青毫无幽默感,完全没有女人特点,是一个分不清性别、狂热妇女的样板。”也就是说,宋美龄和江青,一个雅,一个“野”。

尼克松评说宋美龄与江青:一个雅 一个野

尼克松曾于1953年在台北和蒋介石谈话时,由宋美龄担任翻译。在尼克松的印象中,“蒋夫人远远不只是她丈夫的翻译”,“我认为蒋夫人的智慧、说服力、道义上的勇气,单凭这些就足够使她成为一个领导人物”,“她妩媚端庄,这样或多或少地冲淡了蒋那副冷酷的形象。”

而1972年尼克松作为美国总统访问中国,会晤毛泽东时,江青留给他的印象却是:“她为我的访问安排了一个文化宣传的节目,我们坐在一起,她没有一点毛泽东的温暖、热情,也没有一点周恩来的翩翩风度。她是如此之紧张,以致手上额上出现了汗珠。她头一句带有意见的话,典型地表现出她令人讨厌的挑衅态度。 她问我:‘你为什么到了现在才来中国呢?’”

蒋介石去世后,宋美龄颇识时务,于1975年9月17日,借口有病,赴美国就医,从此在美国长住。虽说凭借她对国民党政治几十年来的深刻影响她完全可以在台湾“垂帘听政”。如果江青是她,必定这么做。宋美龄比江青高明,她超脱了。

江青则在毛泽东去世之后,迫不及待地和她的“帮友”一起,企图夺取最高权力。她想当主席,让王洪文当人大委员长,张春桥当总理,最后,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尼克松评说宋美龄与江青:一个雅 一个野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从2月21日到28日,尼克松总统在中国待了一周的时间。期间,尼克松爬了万里长城,游览了美丽的杭州,并在上海签署《中美联合公报》。

访问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当时的很多中国领导人给尼克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他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尼克松称毛主席改变了世界,毛主席却谦虚地说,我顶多改变北京附近的几个地方。

周总理的细心更让尼克松震惊。宴会上,中国播放的是尼克松最喜欢的曲子,那是他总统就职典礼上播放的《美丽的亚美利加》。原计划尼克松第二天要爬长城,结果北京却下起了鹅毛大雪,周总理连夜发动北京市民把道路上的积雪扫干净。

尼克松对两位伟人进行了高度评价。他说:中国如果没有毛主席,就决不会点燃起火来。没有周总理,它就会烧光,只剩下灰烬。当然了,尼克松还见到了江青。

为了欢迎尼克松总统,江青特意安排了一场文艺演出。

当时江青就坐在尼克松旁边。她略微有点紧张,当时正是冬天,江青额头却渗出了汗珠。她可能不太适应这种场合。

令尼克松感到吃惊的是,江青问他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为什么你不早一点来中国?这好像有点兴师问罪的派头,既粗鲁又有点霸道。所以,尼克松对她没有什么好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