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振贤:蒋介石和史迪威没有缘分的组合

1940年7月,日本出兵占领法属印度支那,将侵略范围扩到了东南亚,英美对日政策渐趋强硬。与此同时,德国横扫欧洲,英国岌岌可危。为免战火延及自身,美国改变中立国策,加大对各反法西斯国家的援助。

康振贤:蒋介石和史迪威没有缘分的组合

1941年,中国已独立抗战四年,由于海岸线被封锁,海上外援通道断绝,中国在南北战场因军备物资缺乏而处于被动状态。3月11日,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租借法案》,将援助力度进一步加大。依照这个法案,总统有权向“其防务对美国国防至关重要的任何国家出售、转让、交换、租借或以其他方法处理……任何国防物资”,并决定受援国的偿付方式。由此,美国真正成为“民主国家的大兵工厂”。

驻美大使宋子文闻讯,即向美提出军事援助,并提交了一份申请清单,希望美国,“一、帮助中国建立一支有1000架飞机的现代化空军;二、帮助中国训练并准备陆军30个师;三、帮助中国建立一个有效的国际交通线”。但美国陆军部评估后,以中国当时不需要,也没有能力使用这些物资为由,回绝了宋子文的要求。

不久,《日苏中立条约》签订,苏联援华停止。宋子文在白宫向罗斯福力陈:“中国远东形势之严重;我国望援之迫切;至盼在援助抗战国家新法案之下,能得着大量之实质援助;并盼总统能于最近期中发表援华具体方案节目。”为让中国不致在日本的进攻下崩溃,能继续发挥牵制作用,5月6日美国政府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

康振贤:蒋介石和史迪威没有缘分的组合

但美国此时给予中国的援助,同宋子文给出的清单相比,尚有相当差距。美国对改善中国运输能力最为关注,一次性批准了价值4510万美元的交通器材;给中国批准价值4934.1万美元的军火,而中国要求的是12959.18万美元;至于申请的1000架飞机,经过两个多月谈判,美国才批准了435架,其中110架还是来自英国定额。

后经宋子文不断努力,10月美国派军事代表团团长马格鲁德( Magruder John)赴重庆磋商,对中国后方交通及军备情况进行了考察,协议由美国补充国军30个师的装备。不料,马格鲁德将协议电告美国政府后,未获批准。美国政府没有让步,只同意拨给5000万美元的军事装备。

然而,美援装备尚未起运,就于年底突然发生了珍珠港事件,拉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蒋介石闻讯,极为兴奋,急召何应钦、白崇禧,徐永昌、商震等商议,鉴于德意日已正式结成“三国轴心同盟”,决定向美建议成立中、美,英、荷、澳五国军事同盟,并由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华盛顿主导其事。会议后,蒋介石召见马格鲁德,要求将此建议转告罗斯福,几天之后,中方即收到罗斯福表示同意的复电。

随后,罗斯福与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华盛顿召开阿卡迪亚会议,对盟国在全球的总体战略作出规划。12月23日,中英双方签订《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并于26日订立军事同盟,蒋介石决定中国编组远征军赴缅甸支援英军对日作战。中国远征军进抵滇西中缅边境,杜聿明司令部驻大理,先头部队戴安澜第200师驻保山。期间,英方仍在观望日军动态,未同意中国远征军入缅 。

1942年元旦,罗斯福与英国首相邱吉尔发表联合宣言,参加同盟国共有26个国家,以美、英、中、苏为首领,加盟各国均须各尽职责,打击共同敌人,不准单独媾和。此时,中国远征军先头部队第6军(军长甘丽初)一部已开抵滇缅边界,因英国政府心存疑虑,没有跨越国境 。同时,军委会加紧了远征军的动员。

同盟国宣言发表后,蒋介石得罗斯福电,建议组织中国战区,并推蒋介石为中国战区统帅,指挥中、越、泰、缅军事。在统帅部内设联合参谋处,由中、美、英三国派员担任参谋。与此同时,日军攻克缅甸东部重镇,英国依照协定求助远征军协防缅甸。此时,中国远征军第6军(军长甘丽初)已进入缅甸景东地区,其余各部仍在滇缅边境集结待命 。

蒋介石担任中国战区统帅后,为加强中美两国的勾通,电请罗斯福指派美国高级将领一人来华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不久,宋子文从美国来电,说罗斯福总统及美军参谋总长马歇尔(Marshall)拟派约瑟夫·史迪威 (JosephStilwell)来华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并告知,史迪威是美国很有能力的将领,盼能接纳。蒋即复电,表示欢迎,并委任杜建时为委员长侍从室中将参谋、国民政府中将参军,主要负责对外联络工作,及时处理美英事务。

康振贤:蒋介石和史迪威没有缘分的组合

史迪威,1883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巴拉特卡市。1904年西点军校毕业,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担任过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1926—1929年曾出任美军驻天津的第15步兵团营长、代理参谋长,晋升为中校。在此期间,曾对北伐军进行考察,评价较高。但他认为北伐军由于运输问题将会于徐州停止(后被事实验证),同时为《卫兵》撰写《当代中国名人》,曾有一篇写过蒋介石,且评价不错。同时,他的笔下也有大量描写中国下层人民的苦难与艰辛。当时马歇尔任该团副团长、代理团长,两人在此结识,彼此公交私谊都很不错。史迪威曾多次来华,会讲中文。

因为,史迪威具有这样不同的阅历,使蒋对其来华充满期待。1942年3月初,史迪威到重庆就职。在谒见蒋介石时,史迪威向蒋说明了其来华职责,总结起来共有六项:一、美国总统的代表;二、驻华美军司令官;三、驻华空军司令官;四、对华租借物资监理官;五、滇缅路监理官;六、中国战区参谋长。

由于史迪威在蒋面前过分强调其是美国总统代表,而忽视参谋长这一根本性职务。使蒋闻之颇为不悦。随后,史迪威又来见蒋。蒋问其对中国战区全部情况如何估计?今后应如何拟订作战方案?联合参谋处应如何组织?结果三大问题,史迪威均含糊其辞,没有正面答复,使蒋颇感诧异和失望。

至此,蒋自珍珠港事件以来的兴奋心情,因史迪威的到来给泼了一瓢冷水。由于两人是没有缘分的组合,导致此后在中美关系中,摩擦不断,矛盾百出,使中美合作几近破裂!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