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立煌审问日本军妓后感叹,这真是个疯狂得可怕的民族!

卫立煌,字俊如,国军陆军二级上将,是老蒋的“五虎上将”之一,日军华北最高司令官香月清司称其为“支那虎将 ”,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称他是国军中最能干的将领。1943年11月,卫立煌接替陈诚任远征军司令长官。

和其他国民党高级将领不同,卫立煌到任后,除了狠抓部队的训练外,还不畏艰苦,亲自深入各部视察,了解敌情、军情和民情。这一天,卫立煌来到位于云南保山福禄地的远征军长官司令部独立营,竟意外地发现在该营第一连关押着十数名日本军妓俘虏。

在日寇军队里,每个中队都分配十数名年轻军妓,专供官兵们发泄兽欲。卫立煌曾听说在前线作战时,这些营妓往往赤身裸体跳出战壕,向中国军队投掷手榴弹。当俘虏她们时,挣扎扭打,嗥嗥怪叫,甚至像野兽一样咬人!所以不免有些好奇,便让翻译官带一名军妓来审问。

被带来的军妓名叫田中信子,21岁,穿着中国士兵的服装,长发盘在头顶。当翻译官介绍完卫立煌后,她便朝卫立煌深深一鞠躬。卫立煌打量这个日本女子,倒也眉清目秀,暗想这样年龄的姑娘,在正常情况下,应该还是求学时代,即便嫁了人,也是小夫妻,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这个姑娘却被日本军阀强迫来当军妓,受尽蹂躏之后,现在成了俘虏,有家归不得,有国难投,她的今后命运是很难预料的,至少在战争没有结束前,无法处理她们。即便战争结束了,把她们遣送回国,她们的这番遭遇,又有谁能同情呢?估计即便回国也没有好日子过。

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卫立煌于是和颜悦色地问她的家事和来当军妓的经过。田中信子原有个比较幸福的家庭,父亲在东京开店,虽非豪富,却也是富裕的中产阶级。她姐妹三人,先后来到缅当军妓。在中国远征军攻入棠吉时,日寇撤退前将全部军妓杀害,其中就有她的姐姐和妹妹。

卫立煌审问日本军妓后感叹,这真是个疯狂得可怕的民族!

按情理而言是一部血泪史,但是田中信子在诉说时表情十分平静,毫无悲容。卫立煌不免惊讶了,于是问道:“你是怎么被强迫来军营妓的?”田中信子的回答,更使卫立煌意外:“我们军妓都是志愿的。为什么?男人们为效忠天皇战死而无憾,我们女人就应该用身体使他们得点享受。我们女人的献身,比起他们男人,真是太微不足道了!”田中信子在说这番话时,态度虔诚至极。

卫立煌愣了半响,才又问:“那么,你们女人为男人作了如此大的牺牲,他们却随便把你们杀害——就像杀害你的姐姐和妹妹那样,难道你还不痛恨他们?”田中信子反倒诧异地说:“为什么要痛恨他们呢?在危急的时候,他们也会剖腹尽忠的。所以,在危急的时候把我们杀死,是对我们的帮助,因为我们女人虽也有决心,却没有勇气。男人们帮助了我们,为什么要痛恨他们呢?我们实在是由衷地感激呢!”

卫立煌审问日本军妓后感叹,这真是个疯狂得可怕的民族!

卫立煌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会是事实,因此他一连审问了好几个军妓,结果所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因此卫立煌不禁感叹:“这真是个疯狂得可怕的民族!”

(参考书籍:《中国远征军》)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