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黄炎培是我国现代职业教育的首倡者和引领者,撰写出版了大量有关职业教育的论文和专著,为推进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功勋卓著。

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黄炎培少年贫困,1898年20岁时开始当家庭教师。1901年他考入南洋公学,受教于著名教育家蔡元培。

1902年,黄炎培参加科举考中举人,并义务办学。1904年自日本回国后继续从事教育活动。1905年加入同盟会。

辛亥革命后,黄炎培担任江苏省教育司司长、江苏省教育会副会长。

1913年,黄炎培提出实用主义教育主张。他剖析了旧教育的弊端,认为有必要大加改造,并在上海创立中华职业教育社,任董事长,就此首创中国职业教育。

中华职业教育社以推广职业教育为宗旨,目标是改良职业教育,改良普通教育,使之适于职业之准备。

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的推动下,各种类型的职业学校越办越多。

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黄炎培创办的“上海中华职业学校”,根据普遍实用工种,开设了木工、铁工、珐琅、纽扣等科。

他还亲自制定了“劳工神圣”、“双手万能”、“手脑并用”的办学方针和“敬业乐群”的校训。学生实行半工半读,边学习边做工,边出售自己制造的产品。

黄炎培采取双管齐下的方针,提倡普通学校也要有职业教育的因素。他设想在小学进行职业陶冶,初中进行职业指导,高中设职业分科,建立起一个由“职业陶冶、职业指导和职业训练”等环节组成的职业教育体系。

黄炎培还特别提出,办职业教育不仅是教育家的事,也是实业家的事,主张实业家参与办学,教育界与实业界联合办学。

在黄炎培和其他职业教育热心者的倡导和实践下,职业教育随着民族工商业的发展而发展。清末1909年共有实业学堂254所,到1926年有各种职业教育机构1695所。

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但是,实践使黄炎培认识到,在当时的情况下,随着帝国主义逐步加紧对中国经济的掠夺,民族工商业受到严重摧残,走职业教育救国的路是行不通的,就职业教育论职业教育也是没有出路的。

随后,黄炎培提出了“大职业教育主义”的主张,把工作重点转向平民职业教育。在城市主要开办职业补习学校,在农村建立改进试验区,成立农业教育研究会,附设“中华新农具推行所”,提出“富教合一”,把职业教育推向农村。

黄炎培十分重视职业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总结。认为办职业学校的关键是社会性,无论设校、设科、课程、培养规格等,都必须考虑社会的需要。

黄炎培还强调办职业教育要重视职业道德的教育,要求学生要有“金的人格,铁的纪律”。

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黄炎培创办的中华职业教育社,共举办、代办、合办事业单位114个,为社会输送了大批有知识、有技术的人才,为发展我国职业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黄炎培历任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1965年逝世,享年87岁。

附录一:黄炎培(1878年10月1日—1965年12月21日),号楚南,字任之,笔名抱一,江苏省川沙县(今上海市浦东新区)人。中国教育家、实业家、政治家,中国民主同盟主要发起人之一。他以毕生精力奉献于中国的职业教育事业,为改革脱离社会生活和生产的传统教育,建设中国的职业教育,作出过重要贡献。著作有《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新大陆之教育》、《东南洋之新教育》、《中国商战失败史》(合作)、《中国教育史要》、《黄海环游记》、《断肠集》、《蜀道》、《抗战以来》、《延安归来》、《学校教育采用实用主义之商榷》、《黄炎培教育考察日记》、《中华职业教育社宣言书》、《八十年来》、《南洋华侨教育商榷书》、《我之人生观与吾人从事职业教育之基本理论》、《中国关税史料》、《对外贸易史料》、《淞沪抗日史料》,诗集《断肠集》、《苞桑集初稿》、《红桑》等。

黄炎培——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开山鼻祖

附录二:1945年黄炎培访问延安,在同毛泽东谈话时讲到: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他说:“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听了黄炎培的这番见解后,毛泽东对他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调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炎培认为:“这话是对的”。“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以上这段对话也被称为“窑洞对”。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