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中国的总理夫人,最终却沦为弃妇,孤独终老

身为亚洲巨富“糖王”的千金,黄蕙兰分明是含着粉钻出生的。

她曾是中国的总理夫人,最终却沦为弃妇,孤独终老

早年,祖父偷渡到南洋,凭着一口气和过人胆力,从底层做起,逐渐积累财富,给子孙留下700万美元遗产。
到了黄仲涵这一代,更是钱生钱,凭经商天赋,一手打造糖业帝国,成了20世纪初最富有的华商,母亲魏明娘是爪哇中国城第一美女,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黄蕙兰从小锦衣玉食,就像童话里的公主。

黄家豪宅占地200多亩,仅维护房子的佣人便多达40个,整座宅院修得宛若皇家宫殿,甚至有马场和私人湖泊。每日三餐有名厨亲自配菜,每次用餐十几人前呼后拥。
黄蕙兰根本不用去学校,所有课程都请人登门授课,学的是艺术、外语、礼仪等贵族课程。小小年纪,她已跟随母亲周游各国,成年后,会说6门外语,唱歌、跳舞、画画、社交、应酬,她都能够信手拈来。

非常不幸的是,财富让父亲有太多选择,母亲虽是正房,却只生下2个女儿,自然无法阻拦丈夫纳妾。丈夫把一个又一个女人迎入家中,魏明娘实在无法忍受,很快便带女儿离家远走。黄仲涵一生姨太太多达十几个,孩子都生了40多个。对于黄蕙兰,他的宠爱简单粗暴,就是不断用钱让她感到快乐。黄蕙兰3岁时的生日礼物,是80克拉的钻石项链吊坠,差不多跟她的拳头一样大。因挂在胸口把嫩皮肤擦破了,干脆先丢在首饰盒里。本想大一点了再拿出来用,结果后来有了更好的。

她曾是中国的总理夫人,最终却沦为弃妇,孤独终老


母亲对她的期望很明了:将来要成为一枝独秀的名媛。魏明娘带着2个女儿住在伦敦,不断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多少人一辈子没去过的餐馆,黄蕙兰就跟进自家厨房一样。
母亲不光注重开拓她的眼界,书,必须读,艺术熏陶,不能少,不能做一个空有华贵皮囊的花瓶。黄蕙兰端庄、优雅、智慧,养成了绝无仅有的人生底气,七分美丽,三分孤傲。

她出现在社交圈时,名流纷纷拜倒在其裙下,学者、富贾、军阀,全都渴望着一吻香泽。面对追求者的甜言蜜语,她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态度,直到遇见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
这位面容俊朗、辩才过人的男子,是中国近代最卓越的外交家之一。1919年,巴黎和会上他拒绝签字,就山东的主权问题据理力争,创造了“弱国也有外交”的历史。顾维钧拥有超人的才华和胆识,是一个非常理性的男人。

顾维钧的第二任妻子,乃袁世凯内阁总理之女,两人感情非常要好,可以说是心灵契合的伴侣。可惜造化弄人,妻子撒手人寰,去世之时还留下两个孩子。
那天,顾维钧在黄的姐姐家,看到钢琴上黄蕙兰的照片,便热心地问照片上的女孩是谁。黄蕙兰的姐姐多留了一个心眼,转身把这些话告诉了母亲。正在意大利游玩的黄蕙兰,忽然就接到母亲的通知:“你赶紧来巴黎,来见一个人。”

见顾维钧第一面,黄蕙兰的印象并不好。顾维钧留着老式平头,服装也显得有点保守,丝毫没有绅士的派头。
但随着晚宴的进行,她很快发现自己错了。顾维钧优雅的谈吐,逼人的才气,一如喷薄的日光照耀在她脸上。最让黄蕙兰难以忘怀的是,后来,他请她去看戏,坐的是使馆的车,看戏的包厢是外国使节专有的位置。
这种待遇,即便是黄蕙兰,在以往的人生中也未曾尝过。对于拥有巨大财富的她而言,顾维钧的身份,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顾维钧为她打开的那扇门,背后是一个更耀眼的世界,承载了她无限的梦幻期待。奢华的生活挑动不了她的神经,而做一名外交官的妻子,将一身才艺和知性、优雅,像跳芭蕾舞一样展现在国际舞台上,不正是自己和母亲所期望的吗?顾维钧向她求婚的时候,明知这个男人大自己十几岁,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至于顾维钧,那是何等聪明,他知道妻子光会相夫教子,远远不够,最好美艳动人,能与自己并肩作战,黄蕙兰,是最完美的人选。

据说,几次约会后,两人间曾有这样一段对话。每每提及之前的国事活动,顾维钧便说自己有妻子陪伴。黄蕙兰说:“你的妻子已经去世了。”顾维钧说:“而且2个孩子,需要母亲。”“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娶我?”顾维钧:“我希望如此,也盼你愿意。”
不能否认两人之间有男女情爱,但某种意义上,他们更需要对方。1920年,两人举行婚礼,各国使节都到场祝贺,酒宴餐具都是纯金打造,奢华的婚房让人惊掉下巴,连婚纱手套都镶满钻石。

到底是爱与不爱,两人或许并未问过。美丽的漩涡来得太快,很快就把黄蕙兰卷入其中。
一切正如她所期待的那样,嫁给顾维钧后,进入外交场合,她的贵族气质,精通各国语言,倚仗夫君的身份,她在外交圈里左右逢源,成了顾维钧最好的助手。

她曾是中国的总理夫人,最终却沦为弃妇,孤独终老

对顾维钧事业的支持,金钱,才是她的王牌。当时,使馆经费拮据,顾维钧许多应酬都由她出钱,波特兰广场使馆破旧不堪,黄蕙兰觉得这有损国家脸面,自掏腰包将其翻修一新。
她特意将一些中式家具、装饰,放在国外使馆供外国使节鉴赏,让他们了解中国瑰丽的文化。丈夫回国,为了凸显其身份,她豪掷20万美金买下,吴三桂一处府邸,装修后做公馆。
顾维钧想要在东北开农场,她眼都没眨一下,大手一挥,给丈夫买下23000多平方米土地。918事变爆发,日本占领东北,几十万大洋说没就没了…

在黄蕙兰的帮助下,顾维钧可谓如虎添翼,40岁不到就出任国务总理,达到很多人一生不可及的巅峰。
据说当时有人去问章士钊:“顾维钧能否组阁成功?”章士钊说:“以顾太太的财力,别说国务总理,就是总统也不难。”
虽说没过多久,北伐胜利,因在北洋政府担任高职,顾维钧遭通缉流亡海外,但有黄蕙兰的支持和帮助,不久后就与宋子文搭上关系,在新政府里打通了人脉。顾维钧自身才气固然重要,但黄蕙兰的财力,作用也并不小。

顾维钧的雄才和务实,加上黄蕙兰的魅力和机敏,让西方人因这对“中国橱窗”,对某些外交事务有了特别权衡。
黄蕙兰对顾维钧的帮助,是任何女人都无法取代的。顾维钧给她的光耀与舞台,也是任何男人都给不了的。
但很可惜,看似“天造地设”,心灵深处却没有太多交流。实际上,黄蕙兰的大手笔,对顾维钧始终有一种压迫感。不止一次,他对妻子说:“我赠送给你我力所能及的首饰,以我现在的地位,你戴的珠宝,一望而知并不是来自于我的。我希望你除了我买给你的饰物外,什么也不戴。”

像黄蕙兰这样的女人,根本无法低调地生活,不可能退掉豪车和珠宝,变成仰望顾维钧的崇拜者。面对丈夫提出的要求,她依然是我行我素,珠光宝气。
对于黄蕙兰与异性的往来,在社交圈里如鱼得水的姿态,顾维钧觉得她太爱出风头。久而久之,两人裂隙越来越大,顾维钧不止一次责备黄蕙兰,说她打扮太过,不懂收敛。黄蕙兰对此不以为然,顾维钧也就越加冷漠。
一次会议,顾维钧演讲完毕,主持人请黄蕙兰也上台讲几句,她惊慌地希望丈夫帮她解围,顾维钧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她硬着头皮发言,得到全场喝彩,顾维钧却是嗤之以鼻。

她曾是中国的总理夫人,最终却沦为弃妇,孤独终老


最终让两人崩离的,是大家闺秀严幼韵的出现。在两人感情逐渐淡漠之际,顾维钧与严幼韵的风流韵事,早已吹到了黄蕙兰的耳朵里。从小受尽宠爱的千金小姐,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痛苦?
当时,顾与严之间的感情,在圈子里公开示人,毫不避讳,这更让黄蕙兰觉得屈辱。有次,她听说两人在一起打牌,怒气冲冲地闯到牌桌前,不顾在场的张学良等人,拿起茶水往顾的头上浇下去,结果顾还气定神闲的打牌。黄蕙兰见状,无计可施,最终只得黯然离去。

在后来的自传中,黄蕙兰曾提笔写道:一个英国学者问我,中国最冷酷的成语是什么,我凄恻地回答他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终,黄蕙兰拿这句话做了书名,因为这是她与顾维钧之间的命运。
她和顾的相识、相知、相伴,不能说没有爱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建立在需求上。顾可以给她一个光鲜亮丽的世界,她也想站在这个世界里发光,用光亮帮助丈夫步步高升。这可以说是一种双赢的结合,但未必是一种最美的爱情。
说到底,两人间差异太大,裂缝渐生,两个高傲的灵魂,谁也不愿意迁就对方,1956年,两人36年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离婚后不久,顾维钧就与严幼韵结婚,剩下黄蕙兰一人孤独终老。这时的她已失去了青春美貌,身边也没有了大把的追求者,在拒绝了大陆和台湾的邀请后,独居于纽约曼哈顿的公寓里。
不久,黄家三代财富遭受冲击,爪哇财产被日本人侵占,巴黎的房产被德国人抢走,北京的豪华公馆也悉数充公,纽约价值25万的珠宝被洗劫一空。在见过了那么多繁华之后,命运将她拥有的一切,一一夺走。
子女、佣人、朋友都不在身边,靠最后50万美金遗产生活的她,只身与狗为伴,自己操持家务。不过她也并未觉得有多失望,凡事亲力亲为,反倒觉得快乐。

失去了一切后,能留下的便只有回忆。在自传里,她依然放不下顾维钧,固执地称他为“我的丈夫”,将自己视为“唯一的顾太太”。关于她和顾维钧之间的恩怨,张学良对她颇有微词,但她从没有说过张任何坏话,也未曾指责过任何人的背叛。
她不断赞美顾的才华和能力,称他是一个杰出的外交家,“但却不是适合我的丈夫。”就这样,一生的喧哗、热闹,化为一段段无声的文字,诉说着生命的孤寂与寒凉。
1993年12月,在纽约公寓里,一代名媛黄蕙兰离世,享年100岁…这一生她得到了许多,留下的回响却并不长。

世上的爱情各种各样,有的门当户对,有的棋逢对手,有的刹那芬芳,有的细水长流。有的人爱人,只是因为需要对方,有的人爱人,只是因为被人需要。无论是哪一种爱情,
身处其中的两人,心灵若不能共颤,这样的爱多少会有些遗憾。
因为真正的爱,不是占有、索取,
而是发自内心地,想让一个人熠熠生辉。

来源:敢评天下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