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有佳人,千年第一美,迷倒五位总统

她是一位民国名伶,曾与中国戏曲大师梅兰芳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是当时戏曲舞台上的一对金童玉女。她曾说过今生只想嫁给梅兰芳为妻。但十分可惜,没有能实现。她在当时被认为是千年第一美,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上至达官贵人,中有士绅名流,下至贩夫走卒,真是轰动九城,颠倒众生。她就是刘喜奎。

北国有佳人,千年第一美,迷倒五位总统
刘喜奎

刘喜奎,原名刘志浩,后改桂缘。出生于1894年,河北沧州人,自幼对戏曲着迷,8岁时便入天津李海科班学戏,学京剧青衣,兼学花旦。她身材窈窕,五官玲拢,眉目如画,气质高雅,清丽不俗,尤其高雅清丽,与她配戏的尽都是精挑细逃的美人胚子,她未出场时,满台都是莺莺燕燕,个个美如天仙,令人目不暇接,一到刘喜奎登场。一声婉转娇啼,唱腔圆润,与她配戏的坤伶们相形之下,就都变成了庸脂俗粉。

在民国时期,人们对美也有一种执着的追求。像刘喜奎这种长得好看,身材好,在舞台上水袖轻扬,眉目流转的妙女子,是极受追捧的。当时看她的相貌,听众们便已醉了三分,她一开口,咿呀呀的唱腔更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并且更加令人们着迷的是,她还是个极富才华的女子,被称为千年第一美,也是当之无愧吧。

刘喜奎出道不久便红透半边天,她的才华,一度被认为在梅兰芳之上。许多民国商界、军界、政界的名流大佬,都慕名前来。其中有五个总统以及袁世凯父子三人,都曾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尤其是袁世凯父子三人最突出,不仅袁世凯本人想要去刘喜奎做姨太太,他的次子还有第三个儿子也都疯狂的追求刘喜奎。她的美也给她招惹了不少是非。

一次刘喜奎下台之后,追求她的人中有一位是段祺瑞的侄子,他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看到刘喜奎下台,立马冲上去一把抱住亲了一口,还说了一句“心肝宝贝,我想死你了”,把刘喜奎吓得不轻,最后被警察带走了。还罚了他五十大洋,出警察局的时候,他还大笑道:痛快!值得!

正是因为刘喜奎的声名和香艳引起当时军阀政客达官贵人的垂涎,迫不得已离开了曾让她辉煌一时的戏曲舞台。提到民国时期著名的艺术家,可能大家首先会想到的是梅兰芳,确实没有听说过刘喜奎这个名字。其实在当时那个时期,提起刘喜奎,那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无论是王侯贵族,还是市井小商贩,这里都会唱几句刘喜奎的戏,想想当时那种社会背景下是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她的号召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现在的女明星,她的知名度,也可以说远远超过了梅兰芳。

北国有佳人,千年第一美,迷倒五位总统
刘喜奎
女伶三杰

1894年,刘喜奎出生于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寨子镇黑龙村。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8岁的刘喜奎入天津李海科班学戏,学京剧老生、武生、刀马旦以及花脸。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10岁时的刘喜奎拜河北梆子演员宋永珍为师。出师后,在天津等地演出,以武生应行。当时女伶难登大雅之堂,戏曲舞台上的生、净、旦、末、丑皆由男子扮演,时间一久,听腻了男艺人的演唱,人们对女伶趋之若鹜。北京成立了专门培养坤伶的”崇雅女科班”,刘喜奎又成为学生。经过调教包装,在”中和园”挂牌演出走红。随后到哈尔滨、海参崴(今苏联甫拉迪沃斯托克)以及上海等地演出。演出剧目有《鸿鸾禧》、《新安驿》及时装戏《新茶花》等。在上海与周信芳同台,在天津、北京与谭鑫培、杨小楼合作,皆获好评。与鲜灵芝、金玉兰并称”女伶三杰”。袁世凯、黎元洪邀请唱堂会,均被刘喜奎拒绝 。

北国佳人

宣统三年(1911年),刘喜奎对旧戏进行改革,上演时装新戏《义魂孤女》(又名《二县令》)等 。

民国2年(1913年),刘喜奎参加张勋在北京江西会馆做寿的堂会。张勋欲纳刘喜奎为妾,未能成功。

民国3年(1914年),刘喜奎在天津演出河北梆子新戏《宦海潮》、《黑籍冤魂》、《新茶花》,把救国理念融入艺术,抨击军阀官僚,宣传民主自由,激发学生爱国热情,观众中有正在南开读书的周恩来 。

北国有佳人,千年第一美,迷倒五位总统
刘喜奎

民国4年(1915年),袁世凯的外交总长陆徵办堂会,刘喜奎和梅兰芳首次同台演出。另外还有谭鑫培、杨小楼。四人的戏码分别是《洪羊洞》、《水帘洞》、《贵妃醉酒》、《花田错》。演出后,谭鑫培感叹:”我男不如梅兰芳,女不如刘喜奎。”

民国6年(1917年),张勋率”定武军”入北京,和康有为一道拥立溥仪复辟,在各界欢迎堂会戏中又遇到刘喜奎,再次要娶刘喜奎。段祺瑞在天津马厂誓师,组织”讨逆军”直扑北京,迫使张勋自顾不暇,为刘喜奎解了围。

民国7年(1918年),《顺天时报》主持评选伶界大王,结果梅兰芳以232865张选票获男伶大王徽号,刘喜奎以238606张选票获坤伶大王徽号。

民国10年(1921年),刘喜奎参加曹锟六十大寿的堂会。戏一唱完,曹锟就硬留刘喜奎。惹得曹锟的正室大太发威,刘喜奎才逃出 。

终身守寡

民国11年(1922年),为摆脱陆锦等权贵的纠缠和迫害,仓促嫁于武清县崔昌洲。婚后,刘喜奎自知上当受骗,原来相亲时崔承炽偷梁换柱,是派年轻的勤务兵刘四代其前往。刘四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刘喜奎只得将错就错。崔昌洲比刘喜奎年龄大13岁,是陆锦的手下,北京陆军部参谋局代理二局局长,患有肺病。结婚第四天,崔昌洲即陆锦施计调离,奔波于江西、福建、河南等地。

民国14年(1925年)初,崔昌洲终因沉疴复发,积劳成疾,病死于法国医院。刘喜奎与崔昌洲结婚仅三年零四个月。崔家为了留住刘喜奎,将崔承炽的侄子崔光辰过继给了刘喜奎。刘喜奎下定决心,永不再嫁。

民国24年(1935年),为褒扬刘喜奎的贞节,在崔承炽的同乡、七十四混成旅旅长赵俊卿的倡议下,陈调元、吴光新、宋玉珍等20余个北洋军阀,联合为她送了一块”志洁行芳”的匾额。刘喜奎足不出户,闭门谢客,退出演出舞台。

惨被逼婚

刘喜奎颠倒众生,引起当时军阀政客、达官贵人的垂涎。《亚细亚报》记者刘少少,虽年逾花甲,也单恋刘喜奎,在报上替刘喜奎大吹特吹。还在报上发表骈文,册封刘喜奎为”喜艳亲王” 。北洋时期的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曹锟等都曾打过她的主意。有一次,袁世凯用总统的名义”请”她去中南海唱堂会。刘喜奎跟着听差到了一间陈设华丽的屋子,房中无人,就问:”是谁找我,有什么事?”袁世凯从门后走出:”没有什么事,请你来随便聊聊。”刘喜奎见袁世凯不怀好意,不卑不亢:”既然没有事,我还得去化妆。”说完就回去了。后来袁世凯对人言:”那个女戏子真不好惹。”

张勋曾邀刘喜奎到府中唱戏,妄图”金屋藏娇”,被刘喜奎识破没有得逞。后来张勋复辟时,恰巧刘喜奎也在北京,张勋又要逼婚,刘喜奎提出要张勋先剪辫后再论婚嫁。张勋爱辫如命,当年”北洋之虎”段祺瑞曾派专人到徐州劝张勋剪辫,张勋闻言大怒:”头可断,发辫绝不可剪。”没想到张勋却痛快地答应了刘喜奎。复辟失败,张勋自顾不暇,此事方才作罢。

金童玉女

刘喜奎与梅兰芳是20世纪初中国戏曲舞台上的一对金童玉女。刘喜奎和梅兰芳相互钦敬、相互欣赏,梨园圈内的同行也都希望他们能够喜结连理。刘喜奎钦佩梅兰芳的刻苦好学,坚信他定成为出类拨萃的演员,梅兰芳同样挚爱着志同道的刘喜奎,但这对有情人没能结成眷属,重要原因就是刘喜奎毅然斩断了情丝。刘喜奎在回忆中披露:”当时我20多岁,正所谓花容月貌、青春年少时,在艺术上也有一些成就,那些军阀阔少们,纷纷打我的主意。……看来不肯牺牲身体,就得牺牲艺术。”刘喜奎认识到中国京剧艺术的发展,不能没有梅兰芳,牺牲个人的爱情事小,葬送中国京剧的前程事大,所以她只有割断和梅兰芳的情缘,这样才能消除某些权贵借机陷害梅兰芳的借口,让他继续留在京剧舞台上 。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QR code